小太陽的星與心

定居日本,寫寫散文和生活所聞,只是個喜歡文字的人。

我的愛情之路

(edited)

人到了某一個歐巴桑的年紀時,就會開始回憶往事。

反正人生就是一部紀錄,沒有人知道未來會如何,當然,也沒有人會幫你記錄。所以,就讓我在對未來的無知與對人生的無常之下,用文字表現並證明自家曾經存在,獻醜這段愛情之路吧!

我的第一個男朋友是個開飛機的。他當時是軍官學校的學生。

你要問我在哪裏認識這樣炫的職業的人?年代太久遠我也忘了,應該是當時有共通的朋友。我還記得相遇的地方叫做Flying「飛行萊茵」。

我只隱約記得他帶我坐上ICF經國號的斷續情節。對!我的年代是經國號啊,如果再晚出生幾年,是否就能坐上阿帕契了呢?(笑)

他長的高大挺跋,人生最美好的年紀和體態。至於長相,飛行墨鏡是很神奇的東西,不管是誰,戴上飛行墨鏡以後,都會變身成像湯姆克魯斯一樣,至少當時滿眼愛心的我是這麼覺得的。

印象深刻的是,他和我這種千年近視龜不一樣,他沒有近視,眼睛總是閃著屬於少年的光芒。

每個週末我們相約見面,牽手漫步在夕陽西斜漫天雲彩的海邊。傍晚在熱呼呼瀰漫海味的南國空氣下,共享一碗大大的冰涼剉冰。剉冰上滿溢的大紅豆和紅糖漿,仿若當時兩人的情緒,充滿大紅豆的動心甜蜜和紅糖漿的愉悅焦香。

但我們感情就如同那碗剉冰一樣,很快被南國的熱空氣融化的無影無蹤。因為每週我們只有一個下午的時間,每次見面就像兩部說愛的機器和壞掉的錄放音機一樣,重複著你愛我我愛妳的話語。

回想起來,我不知他腦袋裡有沒有裝東西、肚子裡有沒有入墨水,我們沒有共同的生活環境,我說的事情他聽不懂,他講的事情我不理解。曾經何時,在一起漫步的堤防邊上變的沈默無語。

兩個當時十幾歲的孩子,年少輕狂又虛有其表的愛情,就這樣融化在南國的驕陽下。也許,他喜歡的,只是我大大的眼睛和嬌小可愛的樣子。而我當時愛上的,只是他的飛行夾克也說不定。

就這樣,在他還沒正式起飛的時候,我們的愛情已經墜地。

第二次,我學聰明了,不再執著飛行墨鏡和飛行夾克,這次的對象是一個戴著超厚眼鏡,長相普通的醫學院的學生。

我從小就對醫學院生有憧憬。國中時,讀遍侯文詠的「大醫院小醫師」。當時,有幾個醫學院生非常會寫文,他們醫學院生忙碌卻又自我調侃的幽默筆觸,再再撥動我的心弦。

所以我想,是上天安排我遇到命運中的人了。

一踏進他的宿舍,震耳欲聾的古典音樂,剛開始非常的佩服,醫學院的人層次跟愛好果然不一樣啊!

他的古典音樂總是轟隆轟隆的如雷聲般,全天候大開放。我曾問他原因,他說,教授們都喜歡這些東西,非學起來不可!我那時才知道,他不是發自內心喜歡這些音樂,而是為了某些特殊的目的,強迫自己聽那些東西。

有一天,他要我幫他畫「共筆」封面。我真的幫他設計了一點花樣,然後用電腦打字,在那本筆記上印了大大的「共筆」兩字。

我滿心歡喜的交給他,沒想到他一頓暴怒。

「誰會在這裡寫「共筆」啊!!我這樣還要重做!我們那組的明天會罵死我!」

我聽得滿頭霧水,「你不是要做「共筆」的封面嗎?!」

那次大吵了一架。我真的不知道什麼是「共筆」。筆記自己寫自己的就好了,寫什麼「共筆」(共同筆記)啦!我的學校裡從來沒有這種東西。我心中的疑惑和抱怨,不會比他少。

這樣的因為生活環境不同,溝通不良問題的事情,接二連三的出現了幾次以後,我覺得他的古典音樂聽在我耳裡越來越像噪音。令我煩躁不安。

他發現我居然不懂「共筆」的意義。而我發現,他的心裡,剛開始覺得我傻的很可愛,慢慢的演變成,傻的很討厭。

他房裡似要震碎人耳膜的超大聲古典音樂,最後在我腦裡,轟隆轟隆的變成了催狂魔,最後,我們得了愛情的癌症。

他後來坐上了醫生的診療椅,但我們的愛情已經得到絕症,無法醫治。

再來我吸取前兩次的教訓,不求長相,也不求學識,這次是位再普通不過的學生,我的高中同班同學。

這位暖男同學每日晴雨接送,溫柔體貼。唯獨有個很大的毛病,就是多疑善嫉,情緒激烈。

他總是會莫名奇妙板起ㄧ張舖克牌臉,常常都是我輕搖著他的手,「你又怎麼了?」彷彿我是男方。

當然,版本很多種,最多的一種答案就是,「剛隔壁有個奇怪的男人一直色瞇瞇的在看妳!」

接下來就會為了一位,根本有沒有存在,我都不知道的莫名其妙的男人,大吵一架。

後來我發現,他的7-11全天候無休接送,有一大半的原因是來自他的監控欲。

我去上班了以後,他要跟我吵架的題材,他嘴裡的,老是在我旁邊打轉的莫名其妙男人,越來越常出現。

在我加班時會出現,超微晚一點下班也會出現,跟朋友去聚餐也會出現,晚上忘了打電話給他也會出現。

老實說,我根本不知道他口裡說的,在我身邊打轉的男人,到底在哪裏?

有一次,我下班後和朋友去聚餐,一走出餐廳,發現他跨在機車上,在對面馬路看著我。連聚餐地點都找得到,這人未免太神通廣大了吧?

但這不是我佩服他的時候,我看到他的瞬間,整片天空都垮下來!這表示他已經在那裡看了我很久了,他居然可以執著跟蹤到這種地步?

當然,我也會反擊。最後會演變成,他板起臉痛斥我的不是,而我為他的無理取鬧,繼續冰山臉。光只是化做兩座大冰山那也就算了,火山大爆發,火花四濺火球紛飛,也不是稀奇事。

回想起來,除了他雄性相嫉這一點,我很不能理解以外,基本上,我們是兩個個性很相像的人。因為太相像,所以沒有辦法走下去。

一開始,我和他的愛情小船,開心的以溫馨接送情的方式,慢慢地滑向大海,卻因為他的多疑善嫉,無法溝通,溫馨接送情曾幾何時變成了偏執跟蹤狂,我倆已經在船上站起來爭執,小船越來越飄搖,不要說靠岸了,隨時都會翻覆。

在他口中出現了幾百次的莫名其妙的男人,數年來不曾出現,很諷刺的,直到我最後想要跳船的時候,有人划著小船靠進我。

這人不是別人,就是我家打呼聲震耳欲聾的老頭。

我縱身一跳,跳上了老頭的小船。老頭就載著我一路划到日本。這就是我的愛情之路,最後走的是水路。

愛上飛行夾克?聽音樂聽到愛情崩潰?有控制欲的暖男?這些一點一滴圍繞在我們身邊大大小小的事情,我把它截取並放大,寫成了這篇「我的愛情之路」。

愛情,讓人在短時間內能遍嚐所有酸甜苦辣的東西。我的第一個飛官男朋友曾經說過,希望我以後想起他的時候,是微笑的是甜蜜的。我現在能夠告訴自己,我滿心歡喜的想起他憶著他。

希望每一個人,每一段感情,都有一個若干年後微笑回憶的戀人。

你呢?你的身邊一定圍繞著更多事情,你的愛情一定更加精彩吧!告訴我,關於你的愛情之路吧!

文字創作,如有雷同,純屬巧合

此文

2021年1月8號發表於個人部落格探路客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30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