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hua

音乐迷

转:美国蓝党非裔Stacey Abrams

以下网搜:

  蓝党非裔女候选人 Stacey Abrams 挑战共和党人 Brian Kemp。

  她排除万难贷着款上了大学(Spelman College,南方著名的女子黑人大学),以优异的成绩毕业,并投入了社会福利相关的法律工作之中。2007年,她进入州议会,一路当上少数议长,并在佐治亚蓝党的支持下竞选州长。亲和接地气、又能言善道的Stacey 受到了选民喜爱,但这一仗她是注定打不赢的。2017年到18年,在时任州秘书长的 Kemp 主政下,有70多万注册选民的登记,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被取消;而就在选举举行之前一个月,Kemp 办公室暂停了大约5万选民的重新登记请求。

  Stacey 以不到2%的微弱劣势落败,差不多刚好输了5万票。Stacey 输掉选举之后,蓝党各级机构都向她申来了橄榄枝,想要争取这个有底层奋斗经验、又能团结少数族裔、能力又非常过硬的人。纽约州参议员、少数党领袖 Chuck Schumer(也就是参议院老二)甚至邀请她去国会做国情咨文的回应演讲(response address)。就在外界一度以为她要竞选参议员的时候,她宣布不竞选。

  她要去最根源改变整件事情,去帮助最需要帮助的人。

  她成立了一个组织,叫 Fair Fight Action。这个组织最主要的工作,就是去走访社区,挨家挨户地了解每个人的诉求,帮他们注册登记,为他们讲解每场选举

  需要做什么、可以做什么。此外,她带着社工实地考察,查看哪些地方需要更好的投票站、需要更多的人手,并向各级机构反映,尽最大力气争取改善。两年来,他们帮助至少30万选民成功注册登记,而他们的目标是十年内帮助一百万选民。这不仅仅是为了蓝党——虽然提高少数族裔选民投票率,的确是对蓝党有利的。

  更重要的是,鼓励政治参与,是赋权(empowerment)的一部分。比如今年的大选,一张选票上,不仅仅有总统提名,还有当地参众两院议员,以及相当多的本地事务需要投票。大家了解比较多的,有加州的16(教育平权)和22(互联网平台劳力相关);佛州的票上有关于涨最低工资的;好多州有税收相关的;等等等等。(个别州还有肥宅快乐草[doge][二哈])虽然对于底层人民来说,需要帮助的事情很多,选举可能不是最紧迫的;但这种zz赋权,能够让他们自己认识到,许多事务与自身息息相关,且可以通过自己的力量去表达、去呼吁、去改变。那些潜藏在社会角落的机会不公,是可以通过合理手段一点点松动的。而对于这些事务的参与,能够很大程度上释放社会压力。不管四年后变成怎样(老实讲,下届还是很可能红回去),佐治亚的「变蓝」都释放了一个积极的信号:每一个人都值得用正面的力量去争取、去说服,而不仅仅是靠谎言、阴谋论、仇恨去煽动(你知道我说的是谁)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