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hua

音乐迷

摘录杨之华:妇女运动概论(亚东图书馆,1927年)

妇女运动并不是单独可以解决的,可以完成的;它是与整个的社会运动有密切的关系。人类社会生活黑暗的原因,是由于阶级社会的构成,私有财产制度的存在;倘若这两者消除以后,我以为全人类解放的希望一定可以达到,而妇女问题也就可以解决了。因此,注意妇女运动的人们,应知道阶级社会与私有财产制度,是全人类的公敌,尤其是妇女受压迫的来源;倘若这两者不消除,全人类永无走入光明之道的可能,而妇女更永不能逃出黑暗的生活。

  (五)中国妇女之状况与国民革命

  A 宗法社会下之妇女

  上海的大产业有纺织工业,缫丝、丝织工业,烟厂,针织工业,蛋厂,肥皂厂,印刷,铜铁机器厂,造船厂,海轮,铁路,自来水厂,电气厂,等的工业(其他手工业,女裁缝,家庭雇佣等还不算在内)。在这许多产业里面,前面七种产业都有妇女做工。而尤其以纺织工业,缫丝与丝织工业及针织工业(被厂、毛巾厂等厂)需用多量的妇女,因为这种轻便工业是适合于妇女的工作。在这许多产业中,女工约有十余万,其中以纺织缫丝女工为最多,次为烟厂蛋厂等。她们的生活非常之惨酷,每天工作时间大概要有十二个钟头以上,每天的工资平均起来最高七八角(少数的工头),最低的大多数不过一二角。

  她们做得少许不好一点或是晚到几分钟,或是和工头管工回几句,就要扣罚工钱,常常被工头打骂。如果生得好看点的女工,还要被男工头、巡捕、包探等强奸,有些不得已忍辱偷生卖了劳力还要牺牲皮肉,因为如果坚决拒绝,势必至于被他们设法开除,便没有饭吃。

  生得不好的女工,更容易被人欺侮。

  还有一椿黑幕,就是最高的工头要向以下的女工头借钱(不还的),而下层的女工头要向她们所指挥之下的女工借钱;如果不答允,做工头的人,就以别种名义告诉厂主,将她开除。这种情形,尤以某某烟草厂为最多。

  有些女工还要负担着家庭中的老年的父母翁姑的生活,她们每天的工资,往往不够开支一天的用费,所以她们还有做夜工的时候,很愿意地大家争做,即使自己不愿意,翁姑丈夫的威权,也迫着她们去做。

  然而她们的精力有限,到了第二天免不了要疲倦,以致被打骂!

  女工娠孕生产的时候打扮不但没有医疗费,还要扣除工钱,有小孩的女工,不准在工作期间哺乳,母亲做十二小时工,小孩便得饿十二小时。有些工厂里甚至于限制工人大小便的次数,尤其是女工。

  有一工厂大小便时工人须领取“牌照”,而在三四千人的工厂里,这种牌照只有六块。

  工厂里,如纺织缫丝烟草等厂,空气都非常之坏,每年工人因此得肺病的总在百分之七十以上。生活程度(成本)日益增高,但没有听到哪个厂依着生活程度的增高而添加工资的!

  最可恨的,就是一般厂主利用女子没有抵抗力而格外加以侮辱剥削,男女工资大半是不平等。一般社会上还要对于女子分外的贱视,譬如“湖丝大姐”一名称,差不多成了暗娼的别名,家族亲戚之中看到上海厂里做工的女人,都是最下等的贱妇。

  因此,女工待遇改良的运动,简直不能得社会上丝毫的注意和同情。

  这些“上等社会”从五四以来也不知听了六七年多少方面的劝告,如戴季陶先生所主张的劝告主义,其实已经行了不少时候,始终只有女工自己起来奋斗表示自己的力量之后(五卅及以前的工厂烟厂等的罢工),现在才争得很小很小的改良,社会上面才开始略略注意她们。

  帝国主义的基督教还要到工人区域及乡村里去做所谓慈善事业,文化事业,欺罔女工农妇,做帝国主义的宣传,以新式的束缚妇女的思想来驯服他们所要的奴隶,帮助中国旧礼教的不及。

  中国女子处在这种宗法社会与资本主义化的社会环境之下,所谓“人剥削人的社会制度”之下,过非人的生活:第一,多数的女子也同多数的男子一般,都为富豪所束缚,所压迫,所剥削;第二,女子为仰望以终身的丈夫翁姑所束缚;第三,女子在道德上及知识上,又受一般社会和家庭所束缚。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