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知

我唯一知道的,是我的一无所知。

赏丑

丑是什么?丑是孩子嘴边的那一抹冰淇淋,还是鼻子上总挂着的擦不干净的鼻涕?是教室里那叽叽喳喳议论的声音?又或是操场队伍里那调皮的总站不好的同学。

丑是我们从来没有勇气面对的,也是我们总是想办法抹去的。比如,不管是过去何等的艰难,一旦有朝一日拜得庙堂之上,从前的胯下之辱穷困潦倒,皆可用“忍辱负重”全部抹过。纵然,朝堂之上岂容众人馋涎,得道之人乃凤毛麟角,芸芸苍生就在自我批判和一心向“美”中苟延残喘。当一种病只是一个人得,大家很容易都觉得他有病,可是当一种病受众太多,年代又久远,就无人觉得它是病了,反而觉得它是理所应当的。并以次自我勉励,还籍此教育后代,让她们更好的懂得什么是美,什么是丑。

于是乎,08奥运上的小妹妹轻声假唱“五星红旗迎风飘扬”的时候,原唱的小妹妹因为门口的两颗门牙缺了,只有在电视机前观看这个外表更可爱,更代表伟大祖国形象的妹妹来代替自己。

于是,在中国的公共场所,你很难看到有残疾人,一旦看到,往往你是想躲避他们的眼光的,因为他们大部分没有尊严可言。如果你能看到一个精神矍铄,姿态优雅的残疾人,那一定是在欧洲或者其他地方,哦,大陆也有极少数,要么姓邓,要么姓毛。

街头巷尾你从来听到的都是女孩子们娇羞的说,哎哟,这几天又长胖了,一定要下决心减肥了,可是你从来没有听到她们说:上个月有本书不错,你读了吗?

走过小学的教室,孩子们在上课是鸦雀无声的,我们的发动机无法做到鸦雀无声,但是我们总有办法让孩子们失去他们最宝贵的东西,自然和纯真,想想那些聪明可爱的小学同学,初中同学,哪一个调皮一点的,有个性一点的不被看作是丑,非要强行的整治为美。美是什么呢? 听话,服从和满口的仁义道德。

卫道士在我们的社会里从来不欠缺,可是往往其中很多人并没成为社会资源的分配者,更谈不上是既得利益者,他们也没有看明白道德的作用在于什么。自己浑身已经被病态的美捆绑,还要不遗余力的将最自然,最美的纯真强奸。

于是,我们继续的生活着,在追求美的道路上,离着世界的趋势和先进的文化越来越远。我们是那么的在意自己的外貌和别人的看法,却无法冷静的问问我们自己,我到底原本怎么样,我为什么不能爱上我自己。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1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