葳wei

samsara, 輪迴之香。 *♡*.。.:*♡*.。.:*♡`❁♡o

觀影筆記×隻手探險

發布於
「因為不會再遇見,所以保證了這一刻傾心以授,不必負責沒有承擔,轉過身離去,自有浩瀚忘海來收拾,仁慈的忘海將這一刻很快吸納去,永久吞沒了。」

陰鬱的色調,可能還包含一點法式浪漫風情,時而彩色,時而黑白,昭示著這將是一場青春浪華悲歌,而非狂喜。導演傑赫米·克拉潘用一隻被切斷的手作為故事的開始與終點,亦硬生生切斷我們對於青春電影的印象:熱血、粉紅泡泡的甜美與不切實際的美好,這部電影好像訴說著,所謂青春、所謂年少,實則是被神化成一種神話;我們對青春看似有一種鄉愁,但那種懷念的目標物根本不存在,像亞特蘭提斯大陸。

主角諾福的青春我相信才是逼近某種現實,在歲月的金沙地帶,卻是面臨種種苦痛,離別,然後悲傷。諾福很小的時候雙親喪命,他一直有個習慣,拿著麥克風收錄周遭一切的聲音,爸媽的說話聲、車窗外馳騁風聲、地球儀轉動之聲......,但收錄之聲到父母車禍那天戛然而止。卡帶還不知情地依著空白膠卷咔嚓咔嚓地跑,跑著跑著,那空洞之聲帶著諾福的思緒到一個荒蕪清冷的大千世界。從此他的人生只剩生與活,多麼苟延殘喘。這是他人生第一次死。

因為人只能一活,卻可以常死,故而我們生來其實就有好幾段人生可以過,一段死了,換下一段。

「騙過命運之後呢?」
「然後,就盲目地走,祈求一切平安就好。」

後來諾福在平凡的青春年華裡終於遇到不平凡的事,他遇到蓋碧兒,為了接近她,他去當工匠學徒。然以為短暫狂歡美好可以綿延一生,殊不知漫長告別是青春盛宴。

我想諾福人生第二死是蓋碧兒無法接受他的隱瞞而拒絕了他。這一次的死外加了肉體的崩解,混沌的一場宿醉與陰鬱之情,讓諾福在工作中斷送了隻手。那陪伴他十幾年光景的手,在脫離身軀時進行一場如迴光返照之旅,它好似盲了的探索花花世界,迷茫而困惑、憂傷而害怕,可憐那個從來沒被命運善待的小男孩。但經歷一場探索之旅,諾福終於在什麼都不剩之下,發現自己也不會有什麼可失去了。

他跳躍大樓與大樓之間,像太空人穿梭星球之際,在滿天飛雪的頂樓,明白了時間,明白了歲月。他知道自己是被世界愛著的。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