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撞墙

揭露易富贤和反节育派造假,就跟鬼撞墙一般,一次次兜兜转转,把自己撞得头破血流,却怎么都撞不破那屹立如墙、颠扑不破的谎言与谣言。不过一想到这个国家的历史也是如鬼撞墙一般兜圈子,我也就释然了。

猪蹦极引爆批评,说明中国女人的地位连猪都不如?

發布於

前几天,重庆一个景点因发布一个绑猪蹦极的视频,招来国内外网友和动物保护组织的批评。

我们都知道,小罗斯福总统曾经针对人类提出“四大自由”的说法。但很多中国人可能还不知道,其实动物也有“五大自由”,即:1、免受饥饿、营养不良的自由;2、免于因环境而承受痛苦的自由;3、免受痛苦及伤病的自由;4、表达天性的自由;4、免受恐惧和压力的自由

值得注意的是,这“五大自由”中,有两项都提到了不同语境下免于痛苦的自由。这说明,虽然我们人类跟其他动物不属于同一个物种,但我们也会对它们产生同理心,不愿意看到它们承受痛苦。

日前,迫于网上的舆论压力,那个景点已经出面道歉。

这个消息让我既喜又悲,喜的是,中国也有越来越多的网民关注动物福利了;悲的是,前些年一些所谓的妇产科专家和媒体记者纷纷传播反剖腹产言论,完全忽视分娩女性也有免于痛苦的自由,甚至在他们间接导致马茸茸(及其他未知名的女性)惨死之后,至今也没有一个人出来道歉。而那个炮制此类不负责任的“医学建议”的南郭先生,至今仍被一些媒体奉为专家。

一句话:在此类“专家”和媒体眼中,中国女性的地位连猪都不如。说好的人权在哪里?

下面就转帖我当年揭露这一系列谎言的文章(有所改动,原文见:http://longnightendless.blogspot.com/2017/12/blog-post.html):

2017年9月,媒体爆出陕西孕妇马茸茸因无法忍受生产痛苦而跳楼自杀的新闻。院方称这是其家属拒绝为她实施剖腹产手术造成的,而马茸茸的家属则提出相反的说法。一时间,这件事情竟然成了罗生门。

但是如果追踪这些年媒体的反剖腹产手术宣传,我们就会发现,害死马茸茸的元凶也许既不是榆林医院,也不是她的家属,而是易富贤之流的妇产科“专家”。这个惨案的背后,是易富贤等人精心掩盖7年之久的一句谎言。

事情要从2010年1月31日说起,那一天《科技日报》上发表了一篇易富贤的文章《透视剖腹产率畸高的背后》(以下简称《透》文)。在文中,易富贤提出,“世界卫生组织建议,在普通医院,剖腹产的比例不应该高于10%,在专门收治疑难病例的特殊医院,剖腹产的比例也不应该高于15%”。

就在这篇访谈发表的次日,也就是2010年2月1日,共匪党报《人民日报》旗下的人民网,就在《世卫组织建议剖腹产率不应高于10%》中引用了易富贤的说法。人民网这样急不可耐的摘录转载,无疑是为易富贤站台,从官方的角度,对他的提议给予正式的认可和支持。

2013年8月,易富贤又在《滥用剖腹产:“不疼”的代价》中重复了世卫组织建议剖腹产比例不应该高于10%的提法。此后这一说法就一直在兲朝媒体的报道中流传。

更令人匪夷所思的是,在那篇文章的末尾,易富贤还提出:

“如一些临床医生所估计,中国50%以上的孩子是经剖腹产出生的,这意味着至少一半人口是有'出生缺陷'的。”

这是一个极为草率的结论,因为其一,易富贤居然在未经科学验证的情况下,简单地把剖腹产出生的孩子等同于“出生缺陷”,这种荒谬的说法闻所未闻;其二,易富贤居然把“50%以上的孩子”等同于“至少一半人口”,这是赤裸裸的偷换概念。

毕业于湘雅医学院的威斯康星大学“高级科学家”,竟然会如此信口雌黄,看来易富贤在这两所一流大学接受的专业训练和学术训练约等于零。

事实上,根据维基百科“剖宫产”词条,世卫组织其实在2010年6月,也就是易富贤抛出《透视剖腹产率畸高的背后》一文不到半年之后,就收回了这个建议,其官方声明说:“有關剖宮產的理想比例沒有實驗上的證據,最重要的是所有需要進行剖宮產的產婦都可以接受剖宮產。”

有鉴于中文版维基百科有时不太靠谱,我还查了该词条的英文版,里面也提到“The World Health Organization officially withdrew its previous recommendation of a 15% C-section rate in June 2010”。

需要注意的是,这里提到世卫组织的推荐比例是15%而非10%;另外,它确实在2010年6月“正式”收回了这一建议(详见http://apps.who.int/iris/bitstream/10665/44121/1/9789241547734_eng.pdf,p25)。

后来,在2015年的《世界卫生组织关于剖宫产率的声明》中,WHO虽然指出:

“1. 剖宫产可有效挽救产妇和婴儿生命,但仅限于有医学指征的情况下。”

“2. 在人群水平,当剖宫产率高于10%时,与产妇和新生儿死亡率降低并无关联。”(易富贤在《透》文中说“剖腹产婴儿死亡率比自然分娩高”与这一点明显不符)

“3.剖宫产可产生严重的,甚至是永久性的并发症,残疾或死亡,特别是在缺乏实施安全手术和治疗手术并发症所需设施和/或能力的场所。剖宫产只应在医学必需情况下实施。”(然而顺产也有自己的弊端,也会导致产妇和胎儿死亡。)

但WHO也再次强调说:

“4 应该不遗余力地提供有必要的剖宫产服务,而不是致力于使剖宫产率控制在某个特定水平。” (后者正是中国医疗保健部门在做的事情)

“5. 剖宫产对其他健康结局的影响尚未明确, 例如死产、孕期和围产期疾病、儿科疾 病、以及心理或社会适应状态等,需要开 展更多研究来了解剖宫产对健康结局的短 期和长期影响。” (这一点也推翻了易富贤在《透》文中所说的什么剖腹产会导致“小儿多动症、统合失调症、协调能力差”以及“成人后的糖尿病等疾病”等等结论。)

然而,兲朝甚至一些海外媒体显然没有注意到这方面的消息。就连《金融时报》也在2016年的年度报道《中国二胎妈妈们的新态度》中引用易富贤那样的说法。声称:“世界卫生组织(WHO)认为从母婴健康角度来说最适宜的剖腹产率在10%到15%之间。”

这篇文章还特别提到:“中国剖腹产率在2008年达到46%,随后卫生官员意识到了这个问题的严重性。有些城市医院接生婴儿70%以上是剖腹产,直到四年前政府开始遏制这种现象。”

这就再次证明中国政府在听取易富贤之流的“专家”提出的过时建议后,确实采取了强制措施,以减少剖腹产数量。

至于这些年在西方越来越普遍的无痛分娩,在那篇《透视剖腹产率畸高的背后》里,易富贤是把它跟剖腹产一起加以批评的。

他的原话是:“所谓剖腹产手术分娩和注射药物的无痛分娩,只是适合妊高症、心脏病、甲亢、骨盆狭窄、胎位不正以及严重产痛等产妇的一种选择性、补救性手术。”

以上证据证明,这些年兲朝媒体、医疗机构和民间对剖腹产的一致排斥,显然直接来自威斯康星大学妇产科“高级科学家”易富贤等人,来自他们这个早已过时的建议。

作为妇产科专业的专家,易富贤居然不知道(或者是故意隐瞒不说?)世卫组织早就收回了那一建议,这让人不得不怀疑他的专业水准(如果是真的不知道)和学术道德(如果是知道而不说)了。

而《金融时报》那篇文章在提到无痛分娩时则说:“庞汝彦认为这只是把一种干预主义手段换成另一种。”

这简直就是易富贤那种看法的翻版。庞汝彦并以中国“没有足够的麻醉师”为借口,来为兲朝政府在推行无痛分娩手术方面的不作为辩护。

采写FT那篇文章的记者是FT北京分社副社长,叫 Lucy Hornby,中文名韩碧如。如果是墙内的兲朝记者引用WHO那个过时数据,他们或许还可以找借口说是GFW阻止自己访问维基造成的。

但身为墙外人且女人的韩碧如,居然也懒得去查一查相关信息加以验证,居然也仅仅采访一下庞汝彦这样的兲朝“专家”,却不问问一些西方专业人士对这个问题的看法,就匆匆得出无痛分娩没必要推广的建议,就有点匪夷所思了。

同样值得注意的是,喜欢出风头、到处接受记者采访、炫耀自己曾获得共匪“商务舱机票”赏赐的易富贤,也是《金融时报》等西方媒体的“宠儿”。可是在韩碧如这篇文章中,为何没有出现他的声音?再联系易富贤在反节育宣传和反剖腹产领域的“专家”地位,他的这一次缺席和失声实在是耐人寻味。

如果不是因为这次马茸茸的惨死,如果不是因为喜欢刨根问底的我在维基上读到世卫组织收回那一建议的文字,相信兲朝媒体还会继续传播易富贤们的那个过时的说法。还会有更多应该接受剖腹产手术的孕妇和胎儿,因为家属(为了方便生二胎)、自己或医生不愿实施这一手术而死去。

事实上,甚至在马茸茸惨死后,依然有一些媒体在继续鼓吹那套过时的WHO建议,说什么“医学已经证明,顺产婴儿健康程度优于剖腹产婴儿”,以及“世界卫生组织的研究称,中国多数医院剖宫产率大约在40%-60%之间,个别医院甚至一度高达70%以上,已经远远高于世界卫生组织倡导的10%-15%的水平”。(见《若中国普及无痛分娩,马茸茸或许不会跳楼》)

在易富贤等人放出反剖腹产论以来,到底有多少孕妇和胎儿因为没有及时接受剖腹产手术而死去呢?

没有人关心,没有人在乎。因为这些女性的丈夫永远都可以选择另外找个女人再次结婚生娃,而那些死去的女人和胎儿不会说话。

最重要的是,在易富贤之流的反节育派眼中,女人和孩子不过是实现共匪“人口大业”的工具,除非出现大量死亡,否则他们的生命就无关紧要。

如果说“失独家庭上千万”谎言证明易富贤是个外行假充内行、滥竽充数的骗子“人口学家”,那么这个案例则证明:在易富贤自己的专业领域内,他的学术水准和学术道德同样非常可疑。

到目前为止,依然没有任何媒体反思易富贤之流的“专家”在反剖腹产宣传中造成的有害影响。

虽然极少数像我这样的草根网民想方设法地揭露他的种种谎言,但这个炮制出“失独家庭上千万”假新闻的骗子,依然是兲朝政府官员、众多知识精英和“良心媒体”(如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的《中国经济报告》期刊、搜狐网、《南方人物周刊》、《南方都市报》)心目中的英雄。

易富贤和反节育宣传中充斥着大量谎言与偏见的现象,都再次证明了兲朝从最高领导层到海内外知识精英和媒体界的无耻与集体堕落。

---------

2019年3月8日,BBC发表了一篇文章《中国妈妈的生育选择:“谁说了算”背后的数据和故事》(https://www.bbc.com/zhongwen/simp/chinese-news-47437291),该文把中国强制限制剖腹产的责任全部推给共匪政府,对易富贤在其中扮演的恶劣角色只字不提。

然而,文中所附的“中国大城市剖腹产率下降”一图却说明,京津沪广深五市中,除了天津之外,另外四个城市的剖腹产率都是从2010年开始急剧下降的,在2011和2012年下降趋势减缓,之后又在2013年再次急剧下降,这几个转折,都跟我在拙文中推测易富贤那些不靠谱文章以推动共匪政府强制降低剖腹产率的时间点相吻合。

不可思议的是,在我从推特上向BBC那篇文章的作者之一Aidila Razak指出这一点后,BBC旋即将该文英文版(https://www.bbc.com/news/world-asia-china-46265808)中的那张图去掉了,真有点欲盖弥彰的感觉,说这篇文章是隐蔽地为易富贤洗地,应该不会冤枉它。

为什么那么多西方女作者对满脑子性别歧视的易富贤如此呵护有加,甚至不惜专门写文章为他的过错巧加掩饰?这让我深感不解。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计生、人口与人权,习近平快滚蛋!

猪蹦极引爆批评,说明中国女人的地位连猪都不如?

“基督教信仰,也是一个杀子的文化!”

13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