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光鏡

文章收藏箱,一個寫文章不以營利而以教學為目的的奉獻者

堅持得以撥雲見日──日向坂46

回顧當初我接觸偶像團體的經歷,是透過眾多紀錄片的洗禮,以一個外人的觀點去看待這些追求夢想的少女們。當時的我,或許不算是個合格的飯,寫出來的東西多少可能會令資深的飯們嗤之以鼻。但我最初的目的,其實並不是寫給粉絲看的,也不是為了推坑用的。要說我的立場,我寧願站在一個旁觀的角度,觀察偶像這個行業是如何成長茁壯、又是如何面對新的挑戰。 唯有以一個非粉絲的角度去描寫她們,才有可能讓更多人認識、關注,且不再以異樣眼光看待這個已經成為許多人憧憬的新職業 。沒錯,偶像也可以是人生的規劃之一,跟讀高中、大學一樣,可以是少女在踏入正式職場前的一個選項,而且可能是最有可能進入演藝圈的管道之一。當然,台灣是否適合發展偶像環境就不在本篇討論。

如果讀者還沒閱讀過筆者的偶像系列文,建議從AKB初探那篇開始、再到乃木坂、最後再到這篇。這樣比較能從一個門外漢的角度漸漸踏入了解偶像的世界。

還記得我當初寫乃木坂46的開頭序言,是「來到這世上的理由,是為了與他人競爭」。那請容許我給予這個改名重新出發的團體一個概括。

有什麼事比與他人競爭更重要、更開心?是堅持的過程最終能被人看到

回顧

照理來說,提到日向坂46,就必須先提到 櫸坂46這個在乃木之後、日向之前的團體。但在這裡我只會簡單帶過,就像日向的紀錄片拍攝的一樣。沒錯,日向坂在近幾個月出了該團體相關的紀錄片。其中一部,是所謂官方的紀錄片──3年目のデビュー(第三年的出道),這部的主軸主要是敘述日向坂從身為櫸坂under團體開始說起,再講到團體在三年內上紅白的故事。而另外一部比較特別,我會建議想了解偶像內心心路歷程的觀眾,去看另外一部── Self Documentary of 日向坂46 。從這部可以發現團體內的每個人的言談都非常流暢且具有個人特色,這是在其他團體很難看到的對談形式紀錄片,很值得一看。接下來,我會稍微簡略敘述一下我個人理解的日向坂歷史。而這之中可能難免會有些錯誤,畢竟我不是從櫸坂的角度去開始敘述。但必須老實說,櫸坂跟日向坂粉絲之間難免會存在些芥蒂,這不僅僅是從兩團的歷史可以猜到,從網路上粉絲的發言也可以看到這個現象。究竟為何呢?請容許我以道聽塗說、從各大論壇擷取下來的觀點來訴說。


意料之外的「她」

想了解日向坂的歷史,必須先簡單敘述一下櫸坂這個母團體的發展。首先,櫸坂46是秋元康繼乃木坂之後創建的第二個坂道團體,相較於乃木坂的優雅大小姐風格,該團體以激烈的舞蹈、強烈的叛逆風格,在剛出道時就贏得許多人的關注。以 サイレントマジョリティー(沉默的多數)作為出道單曲,一出道就轟動日本偶像界與樂壇,不只是作曲與編曲夠好、 TAKAHIRO 老師編的舞蹈夠激烈華麗、其MV的世界觀也充份反映了少女們不甘於屈服現狀的精神,受到許多村外人士與偶像宅宅的推崇。而這樣的一個團體下,其C位是由平手友梨奈,一個僅有14歲的少女,在舞蹈上跳出了與該年齡不相符的叛逆風格。當然,由於平手一直以來都是擔任該團體的C位,因此始終讓外界只記得平手自然也不怎麼意外。不過,還有另一個成員是一個很特殊的例子。在這邊我只會提起一個跟日向坂最密切相關的偶像,只要提到日向坂的歷史必定會提到她。

她就是來自長崎的 長濱ねる

史上銷售量第三高的女性寫真集─────長濱ねる的「ここから」

要說日向坂的創立,絕對跟長濱ねる脫不了關係。長濱ねる原本是櫸坂46的合格成員,但在營運公布成員當天被父母拉走,喪失了成為團體一員的機會。本來應該是一個會被很快遺忘的故事,畢竟,出道前臨時被父母拒絕而無法成為偶像的人可多著(像是乃木坂早期的C位吉本彩華),但幸運的是,在女兒的苦求、還有營運也沒有放棄她的情況下,父母在營運的安排下觀看了其他偶像的表演,因此決定支持女兒的決定。但在這裏有個問題,那就是成員都已經對外發表了,在沒有補選的情況下,這時突然宣布新增一員顯然對其他落選的人不公平。這時有著商業頭腦的肥秋想出了一個兩全其美的方法,既能讓長濱有個名義進團、又能不引起其他落選者的反彈。

那就再新增一團,讓長濱以該團名義加入、並辦甄選不就好了

不得不說,這商法真的厲害。缺點只是底下的人又要忙著找工作人員負責創團事宜了。因此,我們就看到了以下由長濱ねる為主角的新團體宣傳片。

新團體的名稱為 けやき坂,也就是所謂的 平假名櫸坂46。想當然要創個新團,也不能隨便找個理由就說要創,這時肥秋擅長的玩弄文字遊戲就發揮作用了。他把櫸坂46稱為 漢字坂,因為櫸是以日文的漢字書寫,以此為發想,想當然耳要有個以 平假名書寫的團體,而這就是けやき坂命名的由來(けやき是櫸的平假名寫法)。營運的規劃就是接下來把長濱ねる先加進 けやき坂 ,之後再找個名義將她轉移到櫸坂46。這樣不僅能讓長濱回歸,還能創造一個名義上的新團體,多賺一筆偶像財(?)。

因此,長濱ねる成了平假名櫸坂46唯一的初始創團成員。這樣的安排是否是正確的?或許在營運看來是唯一兩全的方法,但無意間也在兩團的成員、粉絲間、甚至是長濱本人內心創造了難以修補的矛盾。後續我們會提到這點。


背負原罪

由於平假名櫸坂46一開始的創立,被認為就是一個附屬在櫸坂46底下的子團體。既然大家都知道這是一套營運想給長濱名份、而布的一場局,粉絲自然都以「附屬在 櫸坂的子團」、甚至是「 櫸坂的UG團 」(UG,全名Under girls,意思就是沒有被選入專輯演唱的成員們)去看待平假名櫸坂46。UG向來在村外少有出場表演的機會,畢竟大眾認識的都是專輯上那幾個有名的成員。

有一種有爭議性的說法是,比起其他平假名櫸的成員被櫸坂粉絲視為UG,長濱ねる由於是營運給的特例,因此還是被櫸坂的粉絲視為正統櫸坂的一員。這麼說雖然對其他平假櫸的人很不公平,但當時櫸坂的公認兩大台柱,一個是平手友梨奈、一個就是長濱ねる。一個代表叛逆的表C、一個則是代表溫柔的隱C。 可以說,很多人會勉強關注一下平假名櫸坂,是因為還有長濱這個王牌在。 沒有人敢想像沒了長濱的平假名櫸坂會變成怎樣。

成員人氣的高低,在握手會現場血淋淋的呈現。

握手會現場:較遠的那一排是櫸坂46,靠近畫面這邊的是平假名櫸坂46

先前我在撰寫乃木坂46的時候,敘述的主要都是一些團體的主力成員。因為以外人的眼光來看,這些主力成員曝光率高、支持的粉絲多、被不熟悉偶像團體的人認識機會也就高。我並沒有專門開一個專欄撰寫這些在乃木坂46的UG成員,甚至在AKB集團內也是有許多只能當候補出場的成員,畢竟我對她們認識有限。我知道有些飯UG的人會指責我們這些人不關注這些容易被忽略的成員,但畢竟不是每個人都能認識偶像團體內的每一個成員並給予關注。但撰寫日向坂文章時,透過紀錄片我們很難得得以一窺UG們的心情。最重要的原因是, 日向坂就是一個完全從UG熬過來、並重新出道成為主流團體的特例。比起官方紀錄片,我更推薦各位去看 Self Documentary of 日向坂46 ,成員們針對她們在平假名時期受到的營運對待、粉絲的反應等都有很詳盡的口頭描述。紀錄片採用3個人輪流採訪的方式,由兩人訪問另外一人,接著交換,是非常有意思的編排。我想這種紀錄風格也只有日向坂才做得起來,因為唯有她們真正經歷過UG時期的辛酸,也才能講出這麼觸動人心的故事。


在迷茫中摸索的營運與成員

由於平假名櫸的創立可說是不在原本的計畫之內、趕鴨子上架一般,因此一開始的營運甚至不知道該如何去 定位這個團體的風格。像是乃木坂的大小姐、櫸坂的叛逆,而眾所周知,如果在建立團體前無法確立團體的風格,那成員就無法針對該風格做出相對的反應、作曲舞蹈等也都會無所適從,更無法被村外的大眾記得。根據紀錄片的說法,營運嘗試了很多方向,包括拍了很多 黑歷史的寫真 ,可能想把她們定位成模特兒類型吧。但看那個拍攝風格實在不免讓人懷疑營運真的差一步路就走歪了。

最後營運甚至想把平假名櫸定位成 雜耍團 ,要成員在演唱會上練習單輪車、拋接棒等馬戲團特技,可以說是把成員的才能應用到極致。但即便做了這麼多努力,許多粉絲還是擺脫不了「平假名櫸坂=UG」的概念。但粉絲這樣想也不令人意外,畢竟平假名櫸坂的成員不僅在專輯上都得和櫸坂搶僅有的幾個曝光機會、在櫸坂的綜藝節目上也沒幾次出場,頂多就是出道時來上個節目和前輩打個招呼。也難怪會有某些粉絲大罵營運,一開始根本就是把平假名櫸當作UG來看待、不打算認真經營。

另一個令人懷疑是不是營運有意為之的意外,一次演唱會彩排的失誤,讓平假櫸的一期生無意間看到了即將招收二期生的消息。根據後來的綜藝節目提到,這樣的「意外」讓一期生團結起來,集體把自己鎖在更衣室不出來,以示對營運的抗議。在她們觀點來看,招收二期生是否就代表營運認為一期生已沒有利用的價值了。但我們永遠不知道當時決策的答案,因為也有一種說法是,營運看到了一期生的努力、產生打算繼續經營下去的決心,因此決定招收二期生累積能量、等待該團體再次出道的機會。當然,一期生的擔憂也不能說空穴來風,畢竟,招收的二期生在後續粉絲的評價中,真的各個臥虎藏龍,堪稱是最有偶像感的一期。或許也就是因為有開疆闢土的一期、和才能兼備的二期,才能讓平假名櫸有重新出發的契機。

其實早在二期生入團前的平假名櫸時期,營運就投入資源,讓一期生就拍攝了電視劇《Re:Mind》,但在村外不了解該團體特色是啥的情況下,依然沒有甚麼認知度。其中的主題曲《それでも歩いてる》(即便如此也要前行),描寫了少女們即使在摸索中跌倒仍要前行的內容。不得不說,秋肥的詞在還沒有WOW、YEAH的時候真的寫得很好。

舉高手掌擋住天空後,瞇起眼睛的青春時光
是因為反射到這個世界的,某個東西太耀眼奪目嗎?
那個時候,暢談過的夢想,被風吹走、隨風遠去
不甘地用力踩踏廣闊的大地,古老的太陽是否早已西沉?
「別垂頭喪氣」有人這麼告訴我,而我也只是聽話地一直看著前方
若在人生路上走得太過老實,總有一天會跌倒受挫
那絆腳石的存在,直到現在我才知道
人生就是不停受挫,膝蓋就是用來擦傷的東西
無論多少次都重新站起吧,儘管人生如此,我也要走下去
些許苦澀的淚水,不曾抹去,強忍哭聲的日子
我曾深信這就是命運,是想找藉口將愛當成錯覺嗎?
在互相擁抱了許多次的期間,手臂也漸漸變得麻木
不堪無條件付出的溫柔,才是讓自己最不幸的
「別放棄希望」雖然大家都高高在上地說道,很了不起似地雙手抱胸
「就算某處的某人受傷了 你也不痛不癢對吧」
但我忍不住想說出這種話,是因為所謂的年輕嗎
人生就是不斷失敗,清楚明瞭「沒有什麼勝利可言」才好
重要的是輸法,即使人生如此,我也仍然活著
夕陽在不知不覺間,照射出長長的影子
陪在我身邊,「朝著某條路前進吧」不知為何,感傷不已,不禁想要哭泣
人生就是不停受挫,膝蓋就是用來擦傷的東西
無論多少次都重新站起吧,儘管人生如此,我也要走下去
所謂人生是什麼呢?輸贏又有什麼意義?
從出生之時直到臨終之日,無論如何,都會走下去
所以,儘管人生如此,我也要走下去
-from https://elegeia2658.pixnet.net/blog/post/96312531-【翻譯】けやき46『それでも歩いてる』

一個時代的結束

在二期生加入後不久,出現了一個震撼成員們的消息,此時身為創團成員的長濱ねる,將要重回櫸坂46的懷抱,實現當初營運給她的承諾──一個遲來的、完整的櫸坂成員身分。在這之前,長濱由於同時兼任櫸坂跟平假名櫸,一直是兩邊的活動都要跑。在她求好心切的情況下,不管是櫸坂還是平假櫸,都明顯無法兼顧兩邊歌唱與舞蹈的練習。

關於解除兼任這一段,紀錄片中可以看到長濱相當捨不得平假名櫸的成員,但由於兩邊跑導致她的身心靈都已經到了極限,因此勢必得選邊站。在這樣的情況下,或許有人會問:為何她不留在平假名櫸?或許是營運的安排、或許是因為櫸坂畢竟也是她當初本該去的地方、或許是因為其他原因。如果我們以馬後炮的形式去評價她的選擇,或許會認為她留在平假櫸比較好。因為,日向坂後來真的成了一個以Happy Aura為主軸的團體。而長濱ねる如果留下來,比起櫸坂相對來講表現較生硬的節目,或許她的風格在平假名推上的表現會更如魚得水。

工作人員:你還是喜歡這份(偶像)工作吧?長濱ねる:連這個我也不知道答案了。

紀錄片中有一段非常有意思,就是剛入團的平假名櫸成員,在見到長濱的時候都感動到哭了,可以說平假名櫸的成員是真的非常崇拜長濱ねる,由此可見長濱在村外的高人氣,吸引了無數少女願意入團一探偶像長濱的風采。但長濱ねる也沒有因此而自滿,反而跟平假名櫸如同輩一般相處。甚至憑藉著自己在村外的高人氣,拼命向粉絲推銷自家平假名櫸的成員。解除兼任想必她內心也是相當矛盾的,畢竟要離開打拼了這麼久的夥伴、但如果沒有當初那顆想進櫸坂的心、或許根本不會跟這些平假名櫸的少女相遇。長濱起於平假名櫸、終於櫸坂畢業,消失了一段時間才重新在演藝圈出道。如果在平假名櫸待久一點,或許能夠看到改名的那一天,也能在日向的成員祝福下較風光的畢業吧。

長濱的解除兼任象徵著一個時代的結束,一個由長濱帶領平假名櫸起飛、卻始終得不到認可的時代。今後,失去了村外唯一王牌,平假名櫸坂勢必得靠成員找出自己的風格。 考驗,才正要開始


偶像女團嘛ㄟ大喜利

長濱解除兼任後不久,或許是看到了平假名櫸一期與二期的努力,營運終於有經費給予這個一直以來被櫸坂光芒蓋過的團體,一個專屬於她們的綜藝節目。這就是「ひらがな推し」(平假名推)的誕生。一直以來,秋元康底下偶像團體的綜藝節目總會有個負責帶領該團體的主持人MC(Master of Ceremony,等同於主持人),且通常以男藝人為主,因此被成員或粉絲親切的稱為 公式哥哥。像是早期AKB的 Bad boys乃木坂香蕉人櫸坂土田晃之和澤部佑,而負責平假名櫸綜藝節目「ひらがな推し」的則是知名搞笑團體奧黛麗的兩位藝人── 若林正恭春日俊章 。事實上,奧黛莉並不是第一次擔任偶像團體的MC,但即便在這麼有經驗的情況下,還是被平假名的成員們耍得團團轉。原因在於平假名櫸跟奧黛莉擦出的火花與其他團體有顯著的不同。

前排兩位可說是平假名櫸坂的貴人: 奧黛麗的若林正恭與春日俊章

比起乃木坂的香蕉人、櫸坂的土田晃之和澤部佑,平假名櫸的這兩位MC有個很特殊的特質:就是都是 「怕生藝人」。其他兩坂的主持人的個性都偏向斗S,也就是吐槽偶像幾乎不留情面,在早期的主持節奏幾乎不會被偶像帶走。但奧黛麗正好相反,或許因為兩位都是一開始尚未結婚的藝人,因此比起其他兩坂的MC跟成員有明顯踏入社會的隔閡,奧黛麗跟平假名櫸反而比較像是年齡接近的學長學妹關係。這也就造就一個很神奇的現象,就是主持跟成員的關係是反過來的──奧黛麗在節目上常常被成員們玩死。後來平假名櫸坂改名成日向坂後,這個關係還是沒有絲毫改變,甚至還有越玩越起勁的現象。不僅是奧黛麗被成員爆料 在節目開始錄製前、甚至停止錄製後好像很怕跟成員講話,私底下總是找各種理由逃走,成員因此吐槽節目上的融洽關係是不是裝的。乃至 春日被八卦雜誌Friday拍到結婚前還去偷吃 這個梗,都能被成員拿來節目上大玩特玩、拿著攝影機對著春日猛拍想套話,大概全日本的綜藝節目也只有她們敢這樣搞了。

特別需要說明的是,雖然營運給平假名櫸坂開了一檔節目,但製作規格可以說是三坂中最客家的。這點節目的開頭動畫、布景、道具等等都可以發現,直接拿成員的公式照當作節目開頭也算是史無前例省經費了。但這樣拮据的製作並沒有讓平假名櫸的成員們氣餒,反而充分在節目上爭取表現機會。要說最為人津津樂道的就是從平假時期就非常擅長的「 團體藝」跟「 大喜利 」了。團體藝大致就是成員們在做某些綜藝效果的時候都非常有默契,不管是一起模仿某藝人的梗、還是集體吐槽,以至於都能產生額外的笑點。或許是因為平假名櫸在困境中奮鬥的意志,造就了她們盡全力希望上台表演的渴望、而衍生出的團體默契。

而在這點上,隊長 佐々木久美 有著不可或缺的功勞。眾所周知,坂道系列團體的隊長是沒有甚麼威嚴的,而且是常常被玩的那個。但除去被玩的設定外,也要有令人信服的溫柔氣勢才能擔當起隊長這個職位。而佐々木久美在紀錄片的練舞片段中,不斷提醒成員們的站位、甚至思考怎麼做才能讓表演更好,這樣的表現使她被選中為隊長。或許有著這麼一個願意被玩、卻能受眾人順服的隊長,讓營運看到「就算是UG在表演上也絕不馬虎」的精神,使其願意幫助平假名櫸獨立。

大喜利則是一種猜謎,但比賽的重點不是講出多麼正確的答案,而是誰最能「講出讓眾人捧腹大笑的的答案」,相當考驗臨場的反應跟創意。而這當中的佼佼者,就是俗稱團寵的三期生 上村ひなの

早在節目開播前,營運就舉行了史無前例的乃木坂、櫸坂、平假名櫸坂的 坂道聯合甄選。也就是說坂道同時招收成員並一起進行篩選評分,最後通過的成員會根據自身志願和營運的分配進入三坂中其中一個團體,可以說是為了cost down的考量(?)。這些成員最終成為了乃木坂第四期生、櫸坂第二期生、以及平假名櫸坂第三期生。特別的是,平假名櫸只錄取了唯一的一位三期生──上村ひなの。而這個偶像史上的特例理所當然成了團寵,甚至有一期節目更是偏心的專門介紹她,後來更有 天才大喜利少女 的稱號。

後話先提,在日向坂更名後,平假名推也更名為 日向坂で會いましょう(在日向坂相會吧,簡稱日會、日吧)。在一期如何鼓勵若林的節目中,上村ひなの的一句「元氣田支店長」讓村外知名度瞬間飆高,也讓天才大喜利少女這個稱號聲名遠播。日向坂因此成為名符其實的「大喜利女團」,成功找到屬於自己的定位。


第三年的出道

平假名櫸坂在各方面的努力,或許被營運看到了一絲曙光。原本由櫸坂與平假櫸擔當演出的武道館公演,由於平手友梨奈的受傷,營運決定三天的公演都由平假名櫸負責演出。儘管網路上充斥著各種冷言冷語,特別是來自於某些比較推崇平手的粉絲,畢竟原本都是要來看平手表演的,結果卻換成他們眼中的UG,難免會氣憤難平。但酸歸酸,事實證明三天的票依然賣光光。且紀錄片中也可看出,成員們都將這場看似不可能的任務視為難得的機會,且非常努力練習。畢竟,身為櫸坂的附屬,出場的機會真的不多。演出過後,營運總算沒有像上次一樣遜炮提早破梗,宣布將推出第一張完全由平假名櫸成員演唱的專輯。這是一份得來不易的禮物,畢竟先前平假名櫸在櫸坂專輯上亮相的機會,就僅僅是專輯上的某一首曲子而已。

不久後,營運再次宣布有重大事情發表,平假名櫸將有單曲出道、並將舉辦單曲演唱會。由於先前的專輯理論上還是以櫸坂的UG名義發表,這次單曲出道意味著平假名櫸將正式成為一個獨立的偶像團體。成員只知道這兩件事,還有另一件事是當場的工作人員拿信封遞給她們公布,在公布的瞬間所有人都驚呆了。那就是 更名

平假名櫸坂 -> 日向坂

新舊團體名稱的開頭,巧妙地使用了同樣的發音,因為平假名櫸坂(ひらがなけやきざか)跟日向坂(ひなたざか)開頭都是ひ,因此成員們在宣傳時的招牌手勢不需要更改。於此同時,大部分成員都是驚訝且開心的。根據紀錄片,唯有一個成員 柿崎芽實 對於更名抱持悲觀的態度。原因或許是因為,她憧憬的並不是變成新團體成員,而是期望能真正成為櫸坂的一員。如果真是如此,或許粉絲們也不需指責。畢竟,每個人內心都有一份各自的目標。

不管在怎樣的逆境中,這些少女們依然相信著── By 秋肥

以水藍色作為主視覺的日向坂,營運最終終於找到了這群少女的風格。那就是大喜利特質滿滿的Happy Aura(快樂氛圍)。 從拍攝不明所以的性感寫真、要成員學習雜耍,到抓準日向坂的人設,營運跟成員花了整整三年的時間。 在此期間,許多成員也紛紛被雜誌簽下成為模特兒。當初的電視劇《Re:Mind》並沒有到大紅的程度,直到近期拍攝的時尚電視劇DASADA才獲得一些關注度(雖然比較像是一群穿著時尚的搞笑藝人?)。可以說,如果沒有容易被記住的特色,即使再多資源也終究被淹沒在浪潮之中。

三年的堅持,著實不容易。如今,甜美的果實是屬於她們的。


毀MC人設?

坂道系列最為人津津樂道的就是偶像通常會毀掉MC的人設。也就是說,原本在村外綜藝節目總是毒舌的男藝人通常凹不過這些伶牙利嘴的偶像而開始崩壞人設、顯露出相當照顧這些後輩的一面。繼乃木坂在惡搞式綜藝節目BINGO系列毀了男藝人 猥瑣岡田的人設後,BINGO系列也降臨在現今有著豐富資源的日向坂身上。而這次帶領的主持是以毒舌著稱的男藝人──吉本新喜劇座長 小籔千豐 。不意外地,原本放話說會讓偶像流淚的座長,在第一集就被聲稱崇拜他的東村芽依給說得害羞了。在後續幾集,也可發現座長與這些偶像相處的氣氛越來越好。

面對日向坂時展現毒舌面具下意外的溫柔──吉本新喜劇座長小籔千豐

想必是第一季BINGO成員和MC的互動相當受歡迎,營運送了日向坂一個大禮──那就是第二季,但可惜的事也就止於第二季,原因是因為本來BINGO系列的布景就要拆掉而停播了。雖然只有短短的兩季,但這兩季真的非常精彩。尤其是第一季後幾集,座長談到他本身在有名前的心路歷程,有著同樣經歷的成員各個感動流淚的畫面。或許真的是巧合吧,營運找來如此高知名度的座長,除了帶動節目娛樂的氣氛外,談論過去自身的辛酸經歷、使偶像感同身受,無疑讓節目的層次昇華了不少。 或許不只是座長被偶像們改變了人設,BINGO這個原本以惡搞為主的娛樂節目也同樣被這些偶像們改變了,遊戲已不再只是惡搞的工具,而是變成了一個讓偶像們與主持人能互相理解的媒介。

在節目 日向坂で會いましょう 上,若林偏心小坂菜緒、加藤史帆瘋狂迷上若林、渡邊美穗瘋狂吐槽春日、春日偏心丹生明里、甚至是小氣梗都被成員玩的爐火純青。非常推薦某一期專門講述怎麼選出若林偏心成員,也就是上村講出那個大喜利梗的那一期。可以發現,日向坂在不需要太多藝人指導的情況下,憑著與成員間的默契,已經可以和MC做到有默契地玩梗,而且是毫無顧慮的那種。這也是為什麼我私心認為現今乃木坂工事中的節目成員在應對上似乎到了一個瓶頸,而日向坂的還充滿活力的原因。當然,我無意挑起爭端,傾向於是企劃的問題。畢竟,乃木坂四期生也蠻香的(?


少女們的故事還在繼續

之後,日向坂甚至出了第一本寫真集《立ち漕ぎ》,在小露性感的情況下也有不錯的銷量成績。而近期也推出了獨立後第一張同名專輯與主打單曲,擔任了四張單曲的小坂菜緒首次卸下重擔,重新由平假名時期曾擔任專輯C位的佐々木美玲挑大樑。日向坂每個成員的個性都很鮮明,特色其實多到可以另開一篇了。如果大家有興趣再繼續開坑。

Happy Aura嶄露無遺,期望能繼續成為最團結最歡樂的團體

回顧序言,日向坂告訴我們,等待三年的出道,終究嘗到甜美的果實。這份堅持,無疑為所有的偶像團體立下了一個標竿,或許秋元康和營運想要告訴大家「只要你夠努力,總有一天會有人看見」。 但回望乃木坂,當初被當作UG的二期生,如今還留下多少成員能等到出頭的那一天 。這些少女的故事,給予我們的啟示從來不是一個應有的回報,而是一份持有的希望。多年來,因為憧憬偶像光環,無數少女甘願千里迢迢來到東京、只為了手上捧著的那份希望、來找一個成名的夢想。偶像賣的不是努力就有回報,而是永遠抱著微小的希望、儘管真正成名的例子並不多。

而日向坂無疑是這樣信仰產物下、僅有、也最成功的例子。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