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凝

目前只想把長篇小說寫完。偶然會寫寫讀書心得。個人網站:http://siying1611.github.io/

我的Instagram被官方封鎖並在4個月後取回的經過

看到網友被META封鎖Instagram(IG)帳戶的事件,我也想分享之前IG帳戶被鎖(並在4個月後取回)的經過,好讓大家知道META到底是怎樣的公司… 因為電話壞了之後遺失了IG介面的截圖,以下只有電郵記錄截圖。糊掉的部分是我的個人資料。

(這篇文我本在另一個平台的帳戶發表,後來想想連截圖都做好了,也許放在這裡能讓更多人看到。)

看到網友被META封鎖Instagram(IG)帳戶的事件,我也想分享之前IG帳戶被鎖(並在4個月後取回)的經過,好讓大家知道META到底是怎樣的公司…

2020年初,剛開始肺炎自肅時,我把個人IG變成日常飲食記錄,上面只有自家料理的遺照。這帳戶在2020年12月初疑似被他人登入,在我改密碼後,當時的Facebook就把我的IG帳戶封鎖了,說我違反了使用規條(但沒說哪項),並說若我認為他們錯判可以申訴。以下是我申訴後和Facebook的電郵來往及後續。

因為電話壞了之後遺失了IG介面的截圖,以下只有電郵記錄截圖。糊掉的部分是我的個人資料。


在我申訴幾天後,Facebook就發了這個電郵給我,要我拿著寫著特定數字以及本名和IG帳戶名的紙,自拍一張照片發給他們,以表明我的身分:

在我申訴後,Facebook給我發的電郵。

因為這IG連結了許多中學時代朋友的私帳,我很想取回,就乖乖照做了(以下screen cap那張照片附件就是我的自拍照):

我給Facebook的回覆。

過了幾天全無回音,我就發了一個電郵跟進,但同樣一直沒得到回應。

2021年4月,一位在Facebook工作的朋友問我是否還沒取回帳戶,我說還沒,然後他叫我告訴他帳戶ID,他試試替我取回。過了幾天,我終於成功重新登入我的IG帳戶了。後來我跟另一位在Facebook工作的朋友提起這事,對方有點驚訝地告訴我,員工是可以替用戶取回帳戶,但那用戶必須是員工的家人才行…(原來是這麼大的人情)

這麼大的平台,要維持穩定和避免SCAM/TROLL等會令用戶不滿而大舉遷移的存在,META有一套演算法去判定要不要flag/block一個帳戶,而被block的無辜帳戶非常多,申訴之多已不是員工人手可處理的範圍,而且大部分被block的帳戶都是沒有付費的帳戶,對META而言,沒有付費帳戶其實都只是商品而非顧客,之所以會提供空間和「服務」給免費帳戶發貼,只是因為這些帳戶生出的內容能吸引其他用戶更長時間待在IG,那就有更多用戶會刷到META顧客(商家)付費登的廣告 — — 想想你一天刷story會刷到多少廣告。

至於為何員工家屬會有取回IG的「特權」,那是因為:

  1. 很直觀地,員工說是家屬帳戶的,肯定不會是SCAM/TROLL,而且
  2. 員工就是為他們設計演算法/淘金的工具,公司不會想得失他們。

換句話說,個別沒有付費的IG用戶,封鎖掉你的成本遠低停止維穩的代價,META根本亳不在乎失去你。

真的,失去了一個有幾千追蹤者的IG,對用戶而言是極大災難,但那被鎖帳戶的幾千追蹤者,不會因為失去一個訂閱帳號而離開META,所以對META而言是完全沒所謂的。

所以,我只能說,當使用META平台時,就得有帳戶可隨時被鎖掉的覺悟。

不要以為強者就會自覺要履行道德責任。早在2018年美國的聽證會上,Mark Zuckerberg就說過Facebook是一家科技公司(technology company)而不是媒體公司(media company),也就是說,你不要指望他們會有媒體公司應有的操守(即是他們做什麼都可以)。

如果考慮完這一切,還是覺得使用META平台利多於弊,那麼就繼續使用吧。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