聯經《思想》

此圍爐已更新完畢。請過去已訂閱的用戶取消訂閱。 《思想》季刊由聯經出版社發行,錢永祥為總編輯,編輯委員有王智明、沈松僑、汪宏倫、林載爵、周保松、陳正國、陳宜中和陳冠中,為一面對華人世界的思想性刊物,期望在華人社會中打開思辨空間,發揮思想的力量。

王江松:對華人川粉成因的一種社會民主主義透視|《思想》42期:解讀川普現象

發布於
華人川粉為什麼把自由民主的希望寄託在川普這個主張白人優先、美國優先的外人身上了?因為他們對自己失去了信心。因為他們的世界觀、歷史觀、價值觀是偏右的甚至是極右化的自由主義和精英主義,在他們眼裡,大眾要麼只是消極被動等待拯救的一群,要麼就是被極左分子煽動起來造反、搶劫、殺人的烏合之眾和暴民。
  • 本文共3837字,預計閱讀時長20分鐘。

此文開放給所有讀者。這是這一期雜誌第二部分的內容,關注川普現象導致的華人自由派的爭論、分裂、對立。希望通過這系列文章,深入澄清左與右、進步價值與保守主義、文化多元與文明衝突、世俗政治與宗教背景等等問題。

《思想》圍爐將持續更新,加入圍爐可以看到更多內容。歡迎讀者訂閱😊。


川粉,不同於一般挺川者,更不同於共和黨的傳統基本盤,而特指具有如下(一個或一組)特徵的一群人:

  1. 深信川普是天選之子,或是拯救美國免於衰敗、讓美國再次偉大的不二人選,是歷史上足以躋身拉什莫爾山群雕的偉大總統。
  2. 川普贏得了2020大選,但被拜登民主黨犯罪集團以系統性的舞弊偷走了勝利果實。
  3. 川普總統擁有一切合法權力和手段來反轉大選舞弊結果,包括宣佈緊急狀態、軍管、抓捕拜登民主黨人和背叛的共和黨人,直至訴諸於人民推翻暴政的武裝起義。
  4. 各州、最高法院和國會的共和黨人,副總統彭斯和川普政府的大多數成員,參謀長聯席會議……依次背叛川普和美國憲法,美國國家政權被深層政府全部攻陷和掌控。
  5. 雖然如此,一切都在川普總統的預料和掌控之中,劇本早已寫好,只不過讓隱藏的大鱷一一暴露出來而已,種種跡象表明,川普總統將率領軍隊和人民將其一網打盡。
  6. 即使拜登於1月20日成功就職,川普也雖敗猶榮,川普主義已經深入人心,川普和他的人民必將勝利歸來,讓美國再一次偉大。
  7. 最後川普指控1月6日國會山上的暴力行為和暴徒,承諾和平、有序、無縫交接總統權力,表明川普背叛了自己,背叛了川普主義,背叛了信仰和上帝,背叛了支持他的人民,理應受到嚴厲的懲罰,一個極右翼組織甚至憤怒地喊道:「吊死懦夫總統!」

以上七個特徵,具有一定的前後因果聯繫,即可以由後一個追溯到前一個,但有了前一個不一定有後一個,如果能夠根據其他約束條件止步於某一環節並抽身而退,就是程度較輕的川粉,只有堅持到第七個特徵的,才是極品的川粉。

關於美國川粉的成因,就由美國人自己去分析。本文關注的是,是什麼原因讓華人川粉異常亢奮、高潮迭起,成為川粉隊伍中一道格外亮麗的風景?為什麼會有那麼多具有相當影響力的政治反對派、海外民運、異議人士、啟蒙公知、意見領袖、自媒體人、人權律師、網路大V……成了狂熱的、不願回頭的、雖九死而不悔的川粉?

首先來分析華人川粉的表層思維邏輯和價值觀。

上個世紀90年代以來,西方自由主義第二次傳入中國。20世紀之初由嚴復、梁啟超、胡適等人傳入中國的自由主義,都或多或少帶一點社會主義或社會民主主義,但這一次則完全以米瑟斯、哈耶克、弗里德曼等人的新自由主義(20世紀的古典自由主義或原教旨自由主義)為絕對主流。最近十餘年來,與世界範圍內出現的政治極右化逆流相呼應,在中國一直沒有取得話語主導權的保守主義思潮也突然高歌猛進,英國人柏克、德國人施特勞斯和施密特、美國人柯克以及基督教基要主義和福音主義,在中國變得大紅大紫。

按照中國的右翼自由主義和保守主義的理論預設,凡是在它們左邊的,都是理性建構主義,都是致命的自負,都志在破壞自由市場經濟,都必然成為通往奴役之路、導向極權主義。左翼自由主義、社會民主主義、白左政治正確、共產主義以及美國民主黨、歐洲社會民主黨、共產黨,這些東西性質相同,只有程度差異,彼此可以劃等號。它們都是對自由世界和西方文明的腐蝕和威懾,必須嚴加防範和打擊。川普政府和川普主義就是對走火入魔的、極左化的西方進步主義運動的撥亂反正,而拜登、民主黨和美式自由主義(左翼自由主義和進步主義)必定會將美國社會主義化和共產主義化,從而顛覆美國的憲政民主和市場經濟制度,使美國淪入極權主義的深淵。

中國極右化的自由主義和保守主義,與美國極右化的保守主義即川普主義在價值觀上的同構性,是華人川粉得以產生的第一層次的原因。

普通挺川的人或者共和黨的基本盤,絕大多數都不是狂熱的川粉。隨著選後川普團隊一系列起訴拜登、民主黨選舉舞弊的訴訟接連失敗,一步一步地展示出事實真相和法理邏輯,他們都比較平靜地接受了川普敗選的事實和結果。但是少數極右翼組織不願意和不準備接受。他們不接受是可以理解的,因為這與他們的生存和命運息息相關,他們認為自己是直接的政治受害者和利益受損者,獨有一大批美國推特上和中國微信裡的華人,雖然絕大部分與美國大選沒有直接關係,卻以一種高漲的國際主義精神,不依不饒地追責大選舞弊,鼓動川普戰鬥到底,甚至不惜以顛覆美國現存和正常運行的憲政民主法治秩序的方式,以政變和革命手段來達到川普連任總統的目的。他們不惜破壞他們一直嚮往的美國憲政民主制度以捍衛川普的權力,而當這一目標實現不了時,就誇張地宣佈美國已經淪陷,民主的燈塔已經熄滅。這究竟是為什麼呢?

這就要追溯到更深層次的思想感情了。

原來,這些身處大洋此岸的川普擁躉們,雖然可以以彼岸的白左(拜登和民主黨)為假想敵,盡情和任性地予以口誅筆伐而沒有絲毫風險,但在真實的生活中,卻無時不刻必須承受此岸的打壓,令他們切齒痛恨而又無可奈何。無邊的黑暗一眼望不到頭,以自己的力量走出這種黑暗,也是完全不可能的。唯一令人精神一振的是,大洋彼岸的同道中人,川普政府、共和黨人、美國樹大根深的右翼自由主義和保守主義,卻是有力量的,並且自川普執政以來,通過貿易戰等方式重拳出擊,一掃過去數十年來的綏靖主義!俗話說,敵人的敵人就是朋友,何況川普還與我們有相同的價值觀呢?美國是世界的燈塔,是世界的救星和希望,美國垮了,世界就會被魔鬼統治了,讓美國再一次偉大起來,才能夠拯救中國人民和自由民主世界。這是正邪之戰,這是人類命運之戰,我們不站在正義一邊,竭盡全力支持川普戰勝與邪惡國家勾結起來偷竊選票的民主黨叛國集團,難道我們甘心世世代代為此岸之奴嗎?

只有這樣一種深刻的代入感,這樣一種痛徹心扉的緊迫感和危亡感,才能解釋華人川粉這麼不把自己當外人,這麼全情地投入,這麼全天候的關注和呐喊,這麼歇斯底里地搧風加油,這麼不假思索地相信、接受和極力轉發各種荒唐的謠言,而對各種如頭上蝨子一樣明擺著的事實視而不見,並且反覆聲稱自己就代表了真相、真理、道義和正義,而反對者都是喪失了起碼良知的人,是五毛和大外宣,至少客觀上是與魔鬼同向同力的傻瓜和蠢貨。

但是,為什麼另一些數十年來同樣追求自由民主並且處境也同樣糟糕的中國人卻沒有成為川粉呢?這裡面既有對川普、川普政府有褒有貶的人,也有反感川普、川普政府和共和黨但對拜登團隊和民主黨並不寄予厚望的人,還有支援民主黨理念和政策的人,他們基於普世價值和憲政民主規則看待這次美國大選。難道他們都變成了大大小小的五毛和腦殘嗎?

這就需要更深層次地挖掘華人川粉的成因。

華人川粉為什麼把自由民主的希望寄託在川普這個主張白人優先、美國優先的外人身上了?因為他們對自己失去了信心,對中國人憑自己的努力獲得自由民主失去了信心,抓住一根好像能夠救命的稻草就當作神來崇拜。

他們為什麼對自己和所有中國人都失去了信心呢?那不是因為中國人真的沒有自我解放的可能性了,而是從他們的世界觀、歷史觀、價值觀出發,他們看不到任何希望,除非上帝和耶穌來救贖這片罪惡的索多瑪之地,除非有川普這樣的大力神,來清掃這個骯髒的奧吉亞斯牛圈。

因為他們的世界觀、歷史觀、價值觀是偏右的甚至是極右化的自由主義和精英主義,在他們眼裡,大眾要麼只是消極被動等待拯救的一群,要麼就是被極左分子煽動起來造反、搶劫、殺人的烏合之眾和暴民。我在2013年就把這種自由主義稱之為「中國特色的自由主義」,最近左翼自由主義者張雪忠稱之為「中國特色的保守主義」。之所以是「中國特色」的,是因為它雖然表面上與「中國特色的社會主義」勢不兩立,其實都是歧視和蔑視民眾、高踞於民眾之上的,兩者遵循非常相近的深層政治邏輯。

他們完全地、無批判地繼承了毛左、極左的左右二分法,只不過顛倒過來予以評價而已:他們欣然自認就是右派,而右派就是正確的、好的、追求自由民主的;左派,無論以什麼面貌出現,都是錯誤的、壞的、通往奴役之路,即使是西方同樣反對共產主義的中左、憲政民主左派、社會民主主義,也是虛偽的,必然會導致極權主義;即使是左翼自由主義、社會自由主義、現代自由主義、新政自由主義、進步主義,只要它們在左邊,就會不可避免地向極左方向演變。

在他們的眼裡,在他們的思想政治光譜裡,完全沒有憲政民主左派的位置。不言而喻,當他們把所有左派都推到極左之後,他們也就把自己推到極右的位置了。

他們在低人權和奴役之地反對積極自由和實質平等,在全球基尼係數最高之地、在教育養老醫療居住領域的公共產品極度缺乏之地反對福利、再分配和社會保障,在遍佈血汗工廠之地反對獨立自由民主工會,在官商勾結、權貴官僚資本專制之地反對集體維權和罷工抗爭……

他們所理解的憲政民主只是保護私有財產、自由放任市場經濟、企業經營自主權和按資分配的憲政民主,而不同時也是保護勞工權利、底層民眾權益、勞資平權和共享市場經濟成果的憲政民主;他們對於底層民眾的政治參與要求,充滿了恐懼的記憶,認為只要民眾一起來,就必然會發生毛澤東式的、民粹主義的、消滅資產階級和知識分子的工農民主革命。

他們的確是堅決反對權貴官僚專制和權貴官僚資本主義的,只不過,連他們自身的淵源與已經擁有的一切,都和他們所反對的對象有剪不斷理還亂的關係,他們根本不能憑自身的力量去完成這樣一場偉大的憲政民主革命。他們完全不敢甚至堅決反對喚醒十幾億普通民眾一起追求自由平等和憲政民主。他們注定孤芳自賞、軟弱無力。但他們真的不甘心,於是就把希望寄託在敵人的敵人身上了。

他們沒有想到的是,慌不擇路、饑不擇食的結果,卻是認同了一個極右化的保守主義者、白人至上主義者、美國優先主義者。他們因此走向自己的反面,竟然歌頌和讚美一個貪戀權位的總統號召他的支持者衝擊和破壞憲政民主法治制度的行為,甚至呼籲和鼓勵他採取更加瘋狂的舉動。

他們如果繼續下去,會沿著極右化的方向越走越遠,成為一種民間的新極右力量,他們與掌權的老極右力量之間的鬥爭,與大多數中國普通民眾無關。即使他們憑藉外力或者偶然、天意上臺,也不會給這個國家的人民帶來自由民主。

中國三千年未有的偉大的社會轉型,有賴於憲政右翼和憲政左翼的政治大聯合,有賴於越來越多的保守主義者和古典自由主義者成為社會自由主義者、現代自由主義者和進步主義者,也有賴於越來越多的激進左翼甚至極左派能夠轉化為憲政民主左派、中左派和社會民主主義者。只有當這些力量足夠強大時,才能逼迫極右派放棄對權力的壟斷,才能夠遏制新極左力量的崛起,才能在中國建立以中右力量和中左力量的競爭與合作、制衡與輪替為主體的憲政民主法治的政治結構,實現中國的長治久安與偉大復興。

王江松,原任中國勞動關係學院教授,2016年以來成為圖書管理員。主要研究領域為哲學、勞資關係,著有《悲劇人性與悲劇人生》、《悲劇哲學的誕生》、《勞動哲學》、《勞動文化學》、《致敬底層:當代中國的勞工運動》、《中國社會民主主義論綱》等。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聯經《思想》圍爐

聯經《思想》

加入《思想》圍爐,將獲得: 1、全部《思想》雜誌內容,目前共42期,近400篇文章。 2、與其他《思想》作者、讀者一起討論與分享。 3、圍爐每1-2個月更新一期《思想》雜誌。大部分文章將上鎖,只有圍爐內讀者可以閱讀。 4、目前已更新《思想》:解讀川普現象、新冠啟示錄

1346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吳玉山:超越川普的川普主義 | 《思想》42期:解讀川普現象

張魯生:悲壯而滑稽的「出征」|《思想》42期:解讀川普現象

賀衛方:中國語境下的大撕裂|《思想》42期:解讀川普現象

1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