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頭佬

80年代人。喜歡讀書。不希望被看見的文字工作者。

主管公司人脈全部塌陷!

發布於
『為什麼要把公司確診的消息公佈出來?』同事告訴我,上司在我在群組裡炮轟之後,反問了同事這句話。上司並沒有意識到需要把公司裡頭,其他共同辦公室的同事的確診新情況告訴我們。人事部發給他的消息,他彷彿成了過濾欄,把一切可能危及到其他員工的消息攔截……

上兩週,公司會計部的感染群算是形成了。

四個群聚的會計部同事確診,連帶的也將新冠病毒傳給發行部同事。雖然在檢測後,發行部七人感染的嫌疑解除,但我的上司依舊不以為然。對於這點,我相當惱怒!為何惱怒?簡單來說,可歸類為四點:

(1)打從疫情爆發以來,公司人事部處理防疫相當不積極;

(2)各部門主管不重視疫情,我行我素,不戴口罩、群聚、共餐等;

(3)即使確診員工曾進入辦公室,依舊選擇隱瞞,直到公司消毒的前半天,人事部才通知各部門凌晨消毒,收起個人貴重物品;

(4)防疫意識從CEO到下層中年以上的員工,全不當一回事,甚至有級別高的主管發出謬論說:『只要全辦公室的人都戴口罩,他就不會被感染。』

如果我的公司是一般的公司,我並不會針對那些謬論感到憤怒。

偏偏我的公司是一家報館。疫情期間,每日都以大篇幅版面報導新冠疫情的危急情況:政府防疫方針、批評政府防疫不力、執法人員懲罰不守防疫規矩的民眾、疫情中困苦人的悲情故事、因染疫而病故的人的新聞等等。

儘管,我是活在大量疫情信息中的媒體機構,但公司裡最不守規矩的就是這群決定封面內容、亮點新聞的人!他們彷彿以為自己是免疫之王,壓根不理會不會因自己的不守規則、抱著僥倖,而導致公司的其他同事染疫,他們的不嚴謹成為病毒在公司散播的裂口。

對於他們的行為我很不滿!我在第四權機構裡工作,看到的卻是一群不受人監督的媒體人,肆無忌憚。甚至在有同事染疫了,也選擇沉默隱瞞。這在在讓我難以理解。

但更無所作為的是我的上司。

我上司的奇葩事,要數也數不完。單就疫苗分配上,就足以讓人覺得不可思議。

上司在公司裡是喜歡『與人為善』的主管,也就是《金字塔原理》形容的那種平庸人,只能憑著與人為善的辦法,獲得在我看來不怎麼重要的內部人脈關係。

當政府宣布,有註冊的媒體從業員(主要以前線記者為主,編輯沒有註冊在國家媒體從業員的名單之下,所以不被承認為『媒體從業員』)將收到衛生部發出的信函,要求新聞機構提供前線記者名單。

這件事情,按理應該由人事部統一處理。但我公司的處理方法則直接交給編輯部主管負責。誰負責不是主要問題,問題是,要求填寫名單的通知已來了一個月,卻在截止日當天,編輯部主管才匆忙把自己手上的下屬名字填進名單內,其他商業線、休閒線、娛樂線的記者,一概成了『漏網之魚』。

這時候,我很懊惱,平日跟我上司要好的、有難要我們組來承擔的上司公司好友,偏偏『漏了』我們組的記者。想想我上司花了那麼多時間經營的『公司人脈』,原來是一場夢都覺得可笑。

更可恥可笑的,還是其他媒體機構是由人事部處理這次的名單處理,來到我的公司,許多本該由人事部制定、處理、解決的問題,往往都被搞得很佛系或壓根與人事部沒有關聯似的。甚至,人事部從來都不為解決人事而存在,僅僅是個沒有意義的人事升遷發布啟事、通告的部門。

跟同事聊起這些事情,我們都無奈。

我們解決方式是什麼?

我或同事既不是主管,也說不了話,大概只能默默選擇『命運的安排』,既然公司選擇了佛系,身為佛系公司的員工,我們也只能以佛系的方式來辦公。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1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