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間世

歡迎光臨 還原人生的文字

【冰室與黎明】歧視作為政治表態

「不招待警務人員」

如果今日你在餐廳見到這張告示,你接受嗎?我接受。你順氣嗎?我順氣。

但我告訴你,這也是歧視。

餐廳打開門做生意,為甚麼我有錢就可以光顧,警察有錢卻不受招待?

這是活生生的歧視。但我欣然接受。

警隊在外欺壓市民,如果我抱住大愛精神包容他們,對其惡行視若無睹、中門大開不作任何表示,等於反抗前先自斷兩臂,等於棄械投降。

同理,中共壓榨港人更甚於警隊,冰室不招待大陸人又何罪之有?你覺得有問題是因為你未切身感受過其中的仇恨,正如你親身落場見過警暴,自會拒絕警務人員。

結論是,歧視不需要防疫理由,僅作為政治表態也可以接受。政府不封關,我便用我的方法局部封關抗議。歧視不單止在於個人生活層面,還有其政治、社會一整個大局意義。


歧視就是歧視,正常社會中的歧視就是不好,因為歧視也是迫害,歧視最終會蔓延仇恨,永生永世。

只不過在今日香港,歧視大陸人相對中共對港人的壓迫可謂不痛不癢,何況革命不是請客吃飯,沒效果不如不做。

然而我們雖接受仇恨,但仇恨總要有個限度,不能說因為中共壓迫我,所以我隨街去斬個大陸人。以仇恨推動行動等於押上道德,每分每秒都要保持警覺。


以保持警覺、時刻反省仇恨的限度為目標,所謂放蛇不放蛇又有何問題?無論有否放蛇,我們都應該反省自己的行動所帶來的後果,現在有人來「挑戰」不過是個契機,何須上綱上線?

黎明現在帶來的一班人不是演員,而是一班實實在在但又是大陸人的人。沒錯,他們都是人,不是政治產物,不能截然區分成敵和我,尷尷尬尬走在港中之間。

這班人雖然少,但又的確存在,而我們的舉動確實正歧視他們,並帶來一定傷害。我沒說因此我們應該放棄這個政治表態,始終這裡有很多效益考量,但我們絕不能無視這個現實,現實就是一切都有代價。

黎明這班人不過是在反映現實,讓不被看見的人被看見,我們卻因而大怒,是我們過於限制自己對手足和民族的想像嗎?現在這班人已經被我們犧牲,連刷存在感這樣僅餘的權利都沒有嗎?


別說誰要可憐誰,反正大家都是受害者。黎明這類學院派受批評是必然,想要改變社會就要引起波動,否則哪來social movement;但我們也應當反思,一味得仇恨不足以獨立,獨立以後還有很多路要走。

我們內心應該和社會一樣交雜得沸沸揚揚,而非坐在家卻以為自己正在戰爭只得一個選項。困乏我多情,所教的就是不要被一種情緒壟斷一切。

説著普通話,等待一個不曾謀面的人

發佈評論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