毒舌婦人

還看廢文

有時侯,我們不必急於去除惡,但可以讓自己臻於至善。

來到馬特市差不多一個月,是朋友介紹。

很喜歡寫作的我,身處於香港的我,不想香港沉淪在一片「慘情」之中,特別當我聽到有一個朋友的小妹得知自己沒有BNO時痛哭了3天,我就覺得有一定社會歷練的成年人如我,是有一份道義為比我們年輕的人帶來希望。於是想到了在工作以外擠出時間,用我最擅長的筆觸,或者可以做些什麼?在華文世界裡,讓人看看云云中的香港人如我是怎樣的形態?網絡是個好地方,你對我的了解與想像不由身材、面容、聲音所規範,就只是純純粹粹的文字。

如果心聲真有療效,何以要忌諱赤裸?

我相信文字是可以改變世界的,而馬特市不可刪除的特性讓我非常欣賞,意即我會為自己所寫的每一個字負責任。

在馬特市我不是社交動物,因為我不是因likecoin 而來。最近看到大家討論廢文問題和作者被看見的問題,我覺得這是一個不需討論甚或浪費時間的題目。

無論各行各業想被可見就得由自我超越與躍進開始,如果你是好的,優秀的,終究是會得到認同,不要問這裡為你帶來什麼,這裡不就是提供了一個平台?能在這個平台可以發揮多少,問問你又有多少能耐?劣幣會否驅逐良幣?當馬特市真的變到很爛時,自不然會成為歷史,我也會離開,這一刻我跟馬特市是建立關係中,還在觀察它,我來到這裡就只因這裡好像聚合了很多華人,而文章提交即不可改。如果你都認同它的基本價值,去中心化,不想馬特市消失,也就看看有多少人有心維持它的好和優秀,而我目前認識到有位叫#志工爺爺的人很活躍,他應該是努力維持這裡運作的人,而對他的認識就只是在notification 中經常見到他的名字。

想變得優秀都是困難的,從來都不容易。而對於廢文作者,我倒是十分佩服,能夠堅持一直耍廢的人證明對方要不生活太多空閒時間上網出廢文,他用青春作賭注,花上千金難求的光陰發廢文,要不我推測他在現實世界是個社交障礙,否則他就是個職業耍廢,既然耍廢耍得如此專業,不認同耍廢文章的你就堅持免費提供更多優質文章吧!將它比下去,將廢文淘汰出去。如果不能,也就反映馬特本來就先天不足,因為來這裡的人真的沒有足夠多的優質吧,又或者根本open source 本來的缺陷就是難登大雅之堂。

其實真的愛寫作的你,不管如何都會寫下去。只是很多人對於寫作的堅持性不強,的而且確,獲得認同會為一些寫作初哥,心境道行未足夠的人帶來寫作動力。但我覺得寫作最微妙的地方在於它可以穿越時空,聯結過去與未來的人。我最愛的作者都不是現代人,而我正正想成為一個不需現代人認同,但未來人可能因看了我的文,可能只是一句,即被啟發與啟蒙,又或者只是安慰了他,這就是我寫作的自我推動來源。

我覺得華文世界能夠百花齊放正是網絡平台的好。如果我們要求人人的水平認知一樣才能去寫文章也是一種荒謬,如果我要看非常有質素的資料我會去圖書館,去看經過圖書館管理員揀選過的館藏而不是去看免費資源,做一個免費作者同時也是一個免費讀者。

有時侯,我們不必急於去除惡,但可以讓自己臻於至善。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覺得文章素質差?從不亂拍手開始做起吧!

2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