毒舌婦人

成年人的責任包括創造希望

舊同學Lancy 最近將一對子女帶到英國,此前她是一名註冊社工,也是我口中時常描繪的「耶撚」。在移居英國之前她本來就非常活躍於社交媒體,經常分享政治post,搬到英國後,她雖然仍有繼續在「過時過節」作出分享,但也不難發現她總在有意無意間「show off」子女抵英後生活,這類人在香港屢見不鮮,就是心底和腦袋都裝滿鐵鏽,她的核心思想其實就是典型找著數的香港人,見高拜,見低踩,而往往10年後很大機會她的子女就是所謂回流香港的香港人本地人,就是那些對本土其實不甚了解,莫不關心熟悉,甚至看不到別人痛苦卻拿著香港身分證,會說著一口bbc腔的指手劃腳或睬你有味的「菁英」階層。

這類人是可恥的。他們的可恥在於離開可以有千萬個理由,但單純為了一再證明自己離去是明智而經常在社交媒體有意無意間去踩低香港,繼而無恥地賣弄自己一直心繫香港。這也實屬港人長期受殖民管治,對自身身份認同充滿絕對矛盾及欠缺團結性的悲哀。

每每打開報紙,又一個莘莘學子去坐牢,就不禁想起舊同學的小妹當得知自己97後出生並沒有BNO 身分時崩潰絕望哭泣的畫面,那是多麼令人痛心,這些都是籍籍無名的人,卻是香港新力軍,成年人卻沒有維護他們使他們在一條充滿光明與希望的道路上振翅高飛。

成年人是有責任為世界建設出充滿希望的道路。奈何我們這代成年人的水平就只能問出:你覺得香港還有希望嗎?

接著這些成年人一個一個地跑掉了,最無恥是繼而回頭再踩多幾腳。

希望是人創造出來的,不是因為它首先存在,你才去決定尋覓和守護它,你要計算一下回報率,就不要將自己包裝成是道德高尚之徒,我總是祝福那些決定離去的人去尋找你的希望之鄉,但留下來的人並不由離開了的人去定義有沒有希望,因為生生不息,下一代的希望就看這一代的成年人創造多少希望。

當然,這不會是輕易的事,但萬丈高樓確是從地起。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香港移民潮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