玥希縈

一個工程師的小小白目夢,也是一個宅宅的文字角落。

星光圓舞曲-7

第三章 封殺

 李雨靜努力壓抑害怕的情緒打了電話,叫了救護車。

隨後叫了電視台的人,所有的人都嚇壞了,平常和唐龍關係不錯的,幾個大男人都嚇得一身冷汗,但不管怎麼呼喊唐龍,他一動都不動,有人靠近用手指抵在鼻間,確認還有呼吸。

眾人等待救援的時間感覺很漫長, 一秒如同過了一年,看著血流如注不醒人事的唐龍,卻不能幹嘛。

終於救護車來了,李雨靜跟著擔架上車,正當救護車在鄉間小路快速行駛的時候,唐龍倒是醒了。

李雨靜臉上還掛著清晰的淚痕,眼淚一顆又一顆的掉,幾乎是泣不成聲,努力擠出氣音說道:「我、我我快被你嚇死了……」

唐龍緩緩地睜大雙眼,發現自己疑似在救護車上,整個人昏昏沉沉,頭部似乎包著厚厚的包紮,他能感覺自己傷的並不輕……

救護車窗外透入陽光如流金般,還帶有些微的溫度,而唐龍能感覺到自己的溫度正在慢慢地下降……

他看著經紀人的哭臉,他其實是知道的。

雖然飛翔是間很小的經紀公司,能不能再爬起來,沒有人知道。

但他能感覺到,這間公司裡面的人都是真心關心他的。

認真的想要捧紅他,即便資金有限。

認真的照顧他。

即使這個經紀人,很菜。

唐龍試圖如沒事人一樣,發出宏亮的聲音說:「喂!酒醉經紀人,妳哭臉真的好醜,鼻涕都快掉下來了。」

這種白目的吐槽讓李雨靜破涕為笑,連一旁的醫護人員都忍不住掩面偷笑,遞了一張衛生紙給她。

唐龍有一種魅力。

一種讓人想要親近他的魅力。

越了解他,越會發現他堅毅的內心,所散發的光芒。

在醫護人員簡單的包紮之後,唐龍勉強望著救護車窗外的風景,那是一大片的鳳梨田,金黃色的果實有四分之三扎根在土裡,一個臨時起意轉頭向李雨靜說:「我要吃鳳梨。」

「都什麼時候你還在想吃的?」

「有什麼關係?」

「你先擔心自己的傷勢吧!」

「小氣。」

「………」

唉,該拿這個小弟弟怎麼辦呢?

*********************************************************************

李雨靜等到醫生說沒有大礙,只是需要動個縫合手術,檢查是否有腦震盪等問題,但她還是先回到飛翔公司告知徐伯和麗萍,還順道告知了晏紫,以及去唐龍的宿舍拿一些盥洗用品。

大家都忙得人仰馬翻,巴不得立馬衝到醫院去,電視台平時和唐龍相處不錯的,等唐龍動完手術穩定之後,大批人馬衝到醫院去看他。

唐龍入住醫院的兩、三天的時間,唐龍的病房便湧入滿滿的人潮,從未停過。

李雨靜不曉得有多自責,她怪她自己沒有保護好這個重要的藝人。

喔、不,或許是重要的朋友。

這段日子相處下來,飛翔公司上上下下都很喜歡這個藝人—唐龍。

就連徐伯都開始會在櫃台擺上糖果,明顯是供唐龍享用的,麗萍姐從以前只會泡咖啡,到現在開始會準備各式各樣的果汁,唐龍就像是大家的弟弟一樣。

到現在,李雨靜才明白晏紫是用什麼心情在保護著唐龍……

她忐忑不安地拉開病房門,唐龍頭上的繃帶包的快要看不到他的臉,身上也有多處包紮,但是本人還是精神飽滿的大口大口吃著大家送來的水果。

「下次別做這麼危險的舉動了。」李雨靜臉色微微不悅,拿著一袋水果擺在病床邊,拿起刀開始削起水果。

「欸,我救了妳耶!哪裡是危險的動作。」唐龍咬著蘋果,一個又接一個,臉上盡是笑容。

雖然現場有不少的血跡,但經過縫合手術和幾天的調養之後,並沒有大礙,敲的地方是後腦杓,所以術後的疤痕看不到,也沒有對腦部照成太大的損傷,單純是皮肉傷,算是不幸中的大幸吧!

包括徐伯、麗萍、晏紫加上李雨靜,幾人輪流伺候唐龍。

各式各樣水果、雞湯、鱸魚湯、各類補湯、零食,整間病房彷彿可以開一檔美食節目。

看著唐龍肆無忌憚地享用美食。

有時李雨靜不知道是該生氣還是該擔心他。

雖然沒有鬧上新聞,但電視台也不想惹事,加上唐龍的好人緣,便向李雨靜提議可以讓他以來賓的身分上一集通告。

但終究她還是拒絕了……

這幾天,她一直都在反省,會造成這些事全是因為她對現實妥協了。

明明她是深信的……深信唐龍的價值絕對不只這樣。

但她卻妥協了。

唐龍天真爛漫,一心往理想的道路上前進,他想得很簡單,只要他可以前進……

什麼苦他都可以吞。

可是李雨靜卻不能這麼想,因為她是經紀人!

這一天,李雨靜待在飛翔經紀公司,和麗萍討論著事情,雖然唐龍傷勢沒有大礙,但是至從唐龍簽下來之後,就滿滿的被針對……

「麗萍姐,這幾次的通告實在是很奇怪…」李雨靜把之前通告遇到的鳥事,全都告訴了麗萍,而且還越講越氣憤。

「這的確都是刻意的。」麗萍雖然保持冷靜,用和緩的口氣說道,但是拿著杯子的力道卻不自覺地越來越大。

「唐龍還是新人,人緣不算差…不太可能是得罪什麼人…」李雨靜抿了抿唇,剩下的答案,其實大家都心知肚明。

「看來是衝著我們飛翔經紀公司來的。」麗萍喝了一口茶,緩緩地放下茶杯說了結論。

「難不成是冷楚言?」李雨靜瞬間臉色難看,回想起那個冷血的總經理,感覺他就是會做這種事的人。

「先不要妄自猜測,你看看這一期的雜誌。」麗萍打開最新一期的芒果雜誌,纖長的手指定格在某篇新聞報導上,篇幅不大不小,內容正是抨擊飛翔經紀公司,不善待藝人等報導,甚至連Super-X的出走都扭曲成,是受不了飛翔的虐待才逃開的。

「這根本就是亂寫嘛!」李雨靜氣憤地當下就想把芒果雜誌撕得稀巴爛。

「要不要向這個傳說中的八卦記者,打聽看看?」麗萍把寫這個報導的記者名字——陳霈文圈了起來。

「虧他取了個好聽的名字,做起事來卻是標準的陰險小人。」李雨靜對這個『陳霈文』相當有印象,在飛翔還是貧窮經紀公司的時候,這個人沒有少落井下石。

「今天晚上他會在SOUND AND NIGHT,是晏紫幫我們約過來的。」

「晏紫姐是怎麼釣他出來的?」

「妳去了就知道了。」麗萍露出意義深長的微笑,沒有給一個明確的回答。

禮拜三的晚上八點李雨靜站在SOUND AND NIGHT的門口,本該會有表演的,大概是晏紫想幫唐龍出一口氣,特意把表演都挪開,全心全意只招待一位客人,那就是陳霈文。

看名字,感覺像是個女生…

但專門在敏感的時機,寫上尖酸刻薄又扭曲事實的報導。

最可恨的是,他寫的事情半真半假,還有移花接木的嫌疑。

只要少幾個文字就使整篇報導,意思就完全不一樣,可謂是『用筆殺人』的最佳典範。

怎麼想,此人絕非善類!

李雨靜打開門進去,裡面空蕩蕩的沒有什麼人,只有一個身材瘦小的男子坐在吧檯,穿著普通的深色上衣。

李雨靜緩緩地坐在他的隔壁,而晏紫正好走出來,便向該男子做了自我介紹。

「哎呀,沒想到…大名鼎鼎的傳奇歌后—周若紫,居然會在這種小地方開酒吧!」男子迅速從鼓得滿滿的舊包包裡,拿出紙、筆、錄音筆等物品來。

「那已經是二十年前的事情了,我現在只是個老闆娘。」晏紫說得一派輕鬆自然,遞了一杯酒杯在男子的面前。

李雨靜有想過晏紫姐以前可能是當紅藝人。

但沒想到是多年前的傳奇歌后,當代的玉女抒情歌手。

周若紫…就算是現在,在有一定年紀的觀眾裡,還是津津樂道。

然而就在事業達到巔峰之際,卻宣布永久退出演藝圈,沒有人知道是什麼原因。

長達十多年來,再也沒有人看過她,或是知道她去哪裡。

原來……一直都在SOUND AND NIGHT,是嗎?

「我來介紹,這位是飛翔的負責人—李雨靜。」晏紫向男子介紹李雨靜。

「這位是…?」晏紫的介紹打斷了李雨靜的思緒,便轉頭看向該男子詢問道。

就在剛剛晏紫向男子介紹李雨靜的時候,講到飛翔二字,她老是覺得男子的臉色變了一下,眼神中帶點輕視的意味。

「這位就是娛樂記者—陳霈文先生。」晏紫非常有禮貌地向李雨靜介紹該男子,要不是李雨靜看過晏紫的真性情,此時此刻她覺得晏紫的笑容笑得相當虛偽,雖然是個不失禮儀,非常迷人的微笑。

蛤?這就是那個夭壽的陳霈文?

李雨靜開始端詳起陳霈文,他帶著油光雜亂不堪的頭髮,在灰暗的燈光下,他頭上的頭皮屑依然看得很清楚,可見個人的衛生習慣,嗯、極好。

長相嘛,古云,獐頭鼠目、尖嘴猴腮,大概就長得像他這樣吧…

這個人和我所想的小人,有稍微的不一樣。

就在李雨靜觀察陳霈文的時候,她想得沒錯,對方根本不想搭理她,拼命地向晏紫搭話,例如這些年去哪裡啊?演藝圈是否有人會來這裡、唐龍是否為她的接班人之類的…

晏紫都保持一種有禮貌的微笑,從不做正面回應的回答,一有機會就灌他酒,如果他不喝,晏紫連一句話都不肯說,逼得陳霈文不得不喝。

幾輪下來,李雨靜大慨摸清這個人是個趨炎附勢的小人,對晏紫的態度客氣得不得了,甚至有討好的意味在。此外要從他嘴中挖到什麼東西,必需要給點甜頭給他。

見陳霈文喝個有點醉茫茫,在瘋狂吹噓他認識哪個大人物和他感情有多好的時候,李雨靜在旁插話的說:「哇,陳先生真的好厲害喔,請問你認不認識摩登時代的大人物?」

「摩登時代?開玩笑,我和那邊高層熟得很。」

「那陳大哥能不能教教我,我們飛翔到底是哪裡做得不好?」李雨靜堆滿了笑容,笑吟吟地倒滿陳霈文的酒杯,在他的桌上放了一張紙條。

「唉唷,這是哪個獨家消息?」

「那就看陳大哥可以透露多少…」

「你想知道什麼?」

「關於唐龍被封殺的真相。」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星光圓舞曲-楔子

星光圓舞曲-1

星光圓舞曲-2

3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