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葉小畫家

圖文創作者,藝術工作者。喜歡寫小說、奇幻、歷史、繪圖,同時也是資深夜貓子一枚。 小說的話建議到我主頁標籤處觀看,這樣順序比較不會錯亂。

長篇小說:【穿越DarkLand】第八章 成為魔獸獵手-2

  <8-2>



  沿著木梯扶手她踏著木階向下,草綠色的法袍飄飄,那頭頂上的羽毛正在空氣中跳舞。


  費兒一走下樓後便發現,此時弗萊澤和杭特已在酒吧大廳。望見弗萊澤她自是一陣欣喜,正當她被喜悅之情圍繞時,猝然,她卻被一旁的刺目景象吸引。


  【等等⋯⋯還有一個小跟班,羅賓,都忘記他要跟來了,有一個大跟班杭特還不夠嗎??】


  此時費兒在心裡面慘叫【我才是弗萊澤的貼心小助手!!!】


  「都到齊了吧?」弗萊澤左右張望。「羅賓,麻煩你帶路了!」他開口道。


  「是,弗萊澤大哥!」羅賓回答的鏗鏘有力,就像準備衝鋒陷陣一樣。


  【弗萊澤大哥......叫的那麼親暱,你誰啊??】費兒在背後惡狠狠地瞪著。


  一行人走出酒吧。在途中大道上,弗萊澤見到幾名貌似魔獸獵手的人。以裝扮判斷,有戰士、法師以及刺客等職業,看來戰士城不僅是安哥洛的王都,連帶魔獸獵手、冒險者都多了許多。


  沿著通往神殿的路上,在大道旁他們經過幾間仲介所。


  據說政府營運的只有一間,其它的都是私人營運,而每間仲介所都有著他們的王牌獵手。弗萊澤細細觀察,那仲介所內總是聚滿了獵人,他們穿戴著裝備、喝著酒。那是一個歡騰、熱鬧之所,永遠充滿著夢想與熱血。


  【真是一個新體驗啊!Darkland中可沒有這種組織和體系。】弗萊澤在心裡想著。他對這一切都滿是好奇,好似自己又要再當一次什麼職業都沒有的初心者。


  「鏘鏘!這裡就是神殿了,漂亮吧?」羅賓用異常興奮的語氣說著,彷彿他才是今天要接受浸泡儀式的人。


  「真是雄偉!」一旁的費兒抬頭欣賞,張著嘴,那眸子滿是讚嘆。


  「是啊,費兒,我們走吧!」弗萊澤望了一眼接著說道。


  這神殿主要供俸九大創世神,飛扶壁、尖拱門,從外部看來與哥德式建築相當類似,但內部卻有排排巨型圓柱。在聖堂裡有九尊大的離譜的石像,祂們由上而下俯視著戰士城的人民。


  神殿裡雕梁畫棟,建築風格高聳削瘦,一進去便是挑高至二十公尺的大殿。穹頂上貼著金磚、繪著彩繪,還有許多九神以及天使的石雕,並以白色調為底,大理石花樣為地磚。


  那彩繪玻璃窗畫著創世神的事蹟,跟杰克說過的五天創世的故事一樣,頂上還有一個大大的九神符號,一個箭頭向上,箭頭旁帶著兩個翅膀。


  【好像在哪兒看過?】弗萊澤仔細回想【啊……是尼豆尼豆帽子上的圖樣⋯⋯】


  【原來是這樣,畢竟尼豆尼豆職業是修士類別,不過估計連她自己都不知那帽子上代表的是什麼。】想到這裡弗萊澤不禁莞爾。


  【希望尼豆尼豆早點復活⋯⋯】弗萊澤在心裡想著,思緒才剛結束他就聽到一旁的費兒正在大叫。


  「那、那是尼豆帽子上的標誌!!」這聲音不僅宏亮還有明顯的上揚,就像她見到甚麼詭異的外星人。


  「對⋯⋯我知道,我也看到了」弗萊澤小聲說道,因為神殿裡面頗為安靜,此刻費兒的大聲呼喊已經招來許多白眼,這讓弗萊澤感到有些丟臉。


  沿著側殿迷宮般的栱柱,一行人走到神殿中庭,神之泉就位於其中。它大概長寬各五公尺,底座周遭用寶石鑲嵌,兩旁一樣刻著創世神慈愛事蹟。


  陽光透過彩色玻璃投射出絢爛光芒,它營造出神聖不可侵犯的權威。泉水由下往上噴出,水氣再向上噴灑,它經過陽光並投出一道道彩虹。


  「這裡便是神之泉喔!」羅賓壓低音量,他生怕打擾這莊嚴肅穆的清修環境。


  聽見後弗萊澤便朝他笑了笑「好的,謝謝你,羅賓!」


  弗萊澤瞅了瞅。前方已有五名男子,他們正排隊等待接受浸泡儀式。附近還有幾名修士負責維持秩序,而在神之泉前方有兩位高階神官主持儀式。他們手持短權杖和金圓盤,在泉水前映出一道高深莫測的身影。


  「好、好多人!」費兒說道。


  「因為每個自覺實力進步的人都可以再接受一次階級劃分,也就是浸泡儀式,所以每天神之泉都人來人往。」羅賓音量雖小但那語氣仍是難以掩飾的興奮,畢竟成為戰士是他的夢想,他也一直想通過浸泡儀式,來到泉水前並獲得證明可以說是他的畢生夙願。


  抬頭望,塵埃在光束下清晰可見。弗萊澤走向前去,一併加入直排隊伍後他看了眼四周──


  那群維持秩序的修士皆身穿黑長袍,他們衣著簡單,胸前掛了九神標誌的鐵製項鍊、並留著鍋蓋一般的齊瀏海髮型。而主持儀式的神官則是身穿紅長袍,戴著一頂大高帽,帽上帶著金織線,並且繡著赭紅色的九神符號。


  「請脫下全部的衣著以及鎧甲。」在旁邊幫忙的修士朝弗萊澤說道。


  「喔⋯⋯好的。」弗萊澤應答後便開始更衣。


  他先是脫下盔甲,接著是衣服,再來長褲,眼看便已脫到只剩貼身純白薄馬褲。在溫暖的陽光下他露出肌肉糾結的身體,那身形相當健美、肌肉方方正正的。那美好的體態如同神的恩賜,宛如一座完美石刻、一座能工巧匠精雕的無瑕作品。<註>


  瞧見眼前畫面,費兒那圓圓的杏眼瞬間瞪大。此時她那看不見的鼻血正在狂噴,白皙的小臉一瞬間便染上紅潮。她雖感到一陣害羞,但卻又捨不得閉上雙眼。


  【今天真是划算,可以看到弗萊澤脫衣服,據說等一下浸泡儀式還要泡水……泡水!?是泡水耶⋯⋯!!!】想到這裡費兒露出一臉癡癡的微笑。


  現下她什麼也無法思考,因為腦海裡早已被「泡水」這個單詞塞滿,它不斷在費兒的小腦袋裡迴盪,直到佔據了整個思路和腦神經。


  「我不用嗎?」杭特在一旁問道。


  「梧桐說不用,一下子太多高階獵手同時出現、又隸屬一隊……如此一來等於公告天下我們是玩家。」弗萊澤頓了頓續道「他想達到的效果是──讓其它公會懷疑,卻又不能確定。」只穿一件薄馬褲,他泰然自若的抱著胸口。


  聽見後杭特微微點頭,他俊眉低垂、顯然已經了解。「那我隱藏起來在一旁協助。」


  「紅色!」神官此時宣布一名男子的階級劃分,只見他持著短杖說道「神賜與汝的階級證明,不論是國王還是賤民都不予改變,受到西方大陸九神聯合議會所承認,賜與汝紅色階級。」


  「謝神恩典!」男子單膝跪地,他雙手恭敬的接過證明。


  在不遠處的弗萊澤定睛一看,那證明是用羊皮紙書寫,上面印著神殿蠟印。


  「九神聯合議會是什麼?」此時費兒終於恢復思考,紅著張臉、她開口問道。


  「是一個跨國的教會共同組織,國王也無權過問,所有國家裡神殿的土地和修士都屬於九神聯合議會,各國都會有一個大主教,由各國主教擔任議會成員共同決策......」羅賓頓了頓續道「大哥你們不是西大陸的人吧?我早就這樣覺得了!」說罷他便嘻嘻的笑了出來。


  「啊⋯⋯是啊,我們是遠方而來的旅者。」弗萊澤答道,但那回答的表情略顯尷尬。


  「橙色!」神官又宣布了弗萊澤前面一人的結果。


  弗萊澤前方的五名男子均是「紅」、「橙」這兩種顏色之一,而在西大陸的階級排序依序為「紅~橙~黃~綠~藍~靛~紫」七個階級,紫色為最高級,那是西大陸迄今沒人能達到的階級。


  高聳的穹頂下,修士擺了擺手臂示意。現下終於輪到弗萊澤,他訝異自己竟也受到周圍莊重的氣氛感染、並開始慎重看待這些浸泡儀式。


  神官打了個手勢弗萊澤便進入池中。「請!」他神情肅穆。


  「嘩啦、嘩啦──」弗萊澤近乎裸體,擺動雙腿,那澄淨的波紋在他四周漾開。他先是雙手交叉放在雙肩,接著平躺並沒入水中。旁邊有一名修士輕壓著他肩膀,過了三十秒水霧開始慢慢變化。


  完成後弗萊澤直起身軀,水珠滴滴答答的從肌肉線條滑落。那溼漉漉的半透明馬褲緊貼著肌膚,與周圍的波光相映、儼然一副天神再臨的模樣。


  霧氣蒸騰間、結果出來了。「這、這怎麼可能?」周圍的神官一片譁然,他們此起彼落的交談,簡直就像在鬧哄哄的市場。


  那是紫色和白色,它在巍峨神殿揭示,朦朧中帶著神性。


  「白色是最高等級,所有光的綜合體……」主持儀式的神官不可置信,在神泉旁的修士以及市民也紛紛看傻了眼。


  「不可容許神的判斷!」見那名神官起了質疑另一名神官趕忙糾正。


  「啊……抱歉,望偉大的九神赦免……你、你是神之血脈嗎?」那名失言神官滿臉驚慌。「不,神之血脈最多到藍色,那你究竟是什麼?」他顫聲問道。


  「我、我是神之血脈。」弗萊澤的表情就像不小心把舌頭吞了。為了低調他可是撒了謊,而他本來就不是個會撒謊的傢伙。事實上他從沒料到自己會是紫色階級,他以為自己頂多就是個藍色階級。


  「咳!」定了定神後,那神官擺了擺衣袖。「神賜與汝的階級證明,不論是國王還是賤民都不予改變,受到西方大陸九神聯合議會所承認,賜與汝紫色階級⋯⋯」


  那神官以一種「不知見到了什麼」的表情說著。事實上,他也不知究竟要分成紫色還是白色,白色階級只怕太褻瀆神祈,於是他便將弗萊澤分配成了紫色。


  聽見後弗萊澤單膝跪地、並用雙手恭敬的接過證明。「謝、謝神恩典!」他講得有些彆扭。


  那神官持著短權杖在弗萊澤頭頂輕點九下,至此終於完成了儀式,只見弗萊澤緩緩站起身軀,轉頭時卻望見羅賓沖著他笑。


  「哇!大哥想不到你這麼厲害!這簡直是⋯⋯」羅賓一臉崇拜。他頓了頓接著說「你是西大陸有史以來第一名紫色階級!!」那語氣就像公布哪位中獎的幸運兒。


  「是嗎?」弗萊澤挑起單邊眉毛並搔了搔臉頰。【好吧,這樣名聲夠大了吧?夠釣出其它公會成員了吧?】他在心裡暗暗的想。


  「是啊!!」羅賓手舞足蹈,他實在太開心了,開心到覺得自己都快暈過去。「你可不可以教我成為戰士⋯⋯拜託!」他滿臉誠懇。


  費兒見狀在心裡狠酸【拜託,紫色階級的又不是你??】如果可以,她實在很想扇羅賓兩巴掌,好讓他清醒些。


  「我說過了,首先要你父親同意,第二點,你要做好付出生命的覺悟,就算這些都有了,我對個人品德可是很在乎的!」


  倏然,費兒覺得好似有些不對勁。她偷瞥弗萊澤一眼、臉瞬間紅的像顆蘋果。「弗、弗萊澤大哥,快將衣服跟鎧甲穿起來吧!」她連忙打斷。


  「啊……對吼!」經過費兒提醒,弗萊澤這才想起現下他可是近乎全裸。


  倚著側殿圓拱柱,弗萊澤正穿載鎧甲,一旁的杭特也在幫忙。當他快穿完時一名帶著皮製小帽的男子猛然湊近。


  「要加入我們的獵手仲介所嗎?紫色獵手。」男子摸著弗萊澤的雙手。「我們是紅獅鳩仲介所,有紫色階級加入,我們會非常榮幸⋯⋯」這名男子衣著講究,那懇求的態度就只差沒有下跪。


  【在這裡獵人頭嗎?】這是弗萊澤腦中閃過的第一個想法。


  「我會每間慎重考慮的,謝謝!」微微一笑弗萊澤便抽回雙手。他最受不了推銷和拉攏,一方面他不知如何拒絕,另一方面,他想憑自己的判斷找出適合自己的會所。


  「不如您現在就答應吧,我們的酬勞比其它會所還多!」說罷男子勾起貪婪笑容。「紅獅鷲最適合您這種深具實力、且獨具慧眼的英雄。」他補充道。


  「大叔,你沒有耳朵嗎?他剛才就說會考慮了。」踏步向前、費兒毫不客氣,而那眼神就像在看糞便上的蒼蠅。竟敢騷擾我的弗萊澤?活膩了嗎??費兒在心裡嘀咕。


  「啊......」被這麼一瞪男子有些不知所措,


  「放心,我會好好選擇的。」弗萊澤朝男子點頭。「走吧,我們回靴子與盾。」他轉頭說道。


  水霧蒸騰依舊,在神泉的前方,神官見弗萊澤離去便將權杖、金盤放下。他立刻交代別人執行儀式,接著快步穿梭在栱柱前。


  額尖滲著冷汗、臉色一沉,他先是在天使和聖獸的石像前徘徊,隨後便迅速轉進神殿後的小房間。


  那掩起的小門是多麼不起眼,在這華貴的聖殿幾乎隱匿了蹤影,虔誠信徒來來去去,但就連他們亦不曾注意。


  忽地一隻黑色巨鳥停在石像羽翼上,牠澄黃色的眼睛如同老鷹,而更加詭異的是──此刻牠正一動不動緊盯著門扉。


 --------------------------------------------------

小說介紹

小說目錄請點我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17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