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reated 4 articlesIn total 1365 words

記能明白我

sevendegree

每個人在不同的成長階段,總會遇上迷惘。過去兩年,差不多每星期都和一班Band 3同學在一起。雖經社會動蕩、疫情,有時跟他們上課要轉成zoom,要不時找地方在疫情不那麼嚴重時進行面授課,但看著他們有所進步,也真的是很開心。他們在上一個月底開始進入 DSE的考場,回想過去這兩年香港艱...

人生如夢 朋友如霧

sevendegree

13歲時,剛從小學升上中學,總是希望能多交幾個朋友。相較讀小學時不同,讀小學時的生活依然以家庭為主軸,學校雖然是結識朋友的場所,但也很少自己主動去結識新朋友。但讀上中學後,思想逐漸獨立,也主動去結識新朋友。那時的我,真的很天真,以為朋友一旦認識,便可以天長地久。

別再說是誰的錯 讓一切成灰

sevendegree

人活到一定歲數,總會有不少遺憾。那些年,年少氣盛,總是說些氣焰囂張的話,又或向自己最親的人出言不遜。直到幾年後,被自己發洩的人早你一步離開塵世。那時,自己才赫然發現自己當年的做法是何等的不對。可惜的是,已無法挽救和彌補。進入求愛期,也會與不同的人發展成情侶。

在靜靜夜晚長靠於窗邊星光暗淡

sevendegree

「當天這世界的空間多冰冷 默默地令我感嘆 在靜靜夜晚 長靠於窗邊星光暗淡」 陳慧嫻一曲《真情流露》,曾陪伴我多少個夜晚。小時候愛從窗邊望街。那時家住中秀茂坪的十六層公屋。窗子望出去有一條長長而彎曲的上山公路。每當媽媽在廚房做飯時,我便會獨個兒靠近窗邊,看著不多不少的車輛經過,有小巴、有巴士、有的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