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明飞行兔

关注知识产权、区块链、二次元文化、自闭谱系障碍。Likerid: pasqual

现在了解 Radical Markets = 2010 年了解比特币

《Radical Markets》一书已经有简体中文版,且可以在kindle商店豆瓣阅读购得电子版。关于这本书是啥,引用一下@寶博士 写的文章的开头(我懒得普及了):

這是由芝加哥大學知名法學院教授、國際法律專家艾瑞克·波斯納(Eric Posner)和微軟首席研究員、芝加哥大學經濟系有史以來最年輕教授格倫·韋爾(Glen Weyl)所合寫的一本新書《激進市場:徹底根除資本主義和民主,建設公正社會》(Radical Markets:Uprooting Capitalism and Democracy for a Just Society)。……
……其中包括「共享自評估稅則」「二次方投票」「移民介紹分紅」「禁止投資壟斷」和振奮人心,一聽就懂的「數據即勞動」(註:細節容後述),這兩位人生勝利組高智商奇才,甘冒社會的誤解和大不諱,在書裡為當前的崩壞現世提出這些顛覆現狀的提案,以期改進資本主義/民主社會當中資產被壟斷、貧富愈發不均的缺陷,這讓我非常感動,也開始對這些提案的「真實性」、「可行性」感到好奇。

宝博的文章里 mark 了一些介绍 radical markets 的中文文章,其实都是我所钦佩的作者,文章也都写得不错,但都不如我这篇,看我这篇就够了,想兼听则明也可以去读那些,但必要性不大。

我会把这个词译作「根本市场」,以「根」(root)为本,based on root,而且这套理念对市场和计划、对私产和公域的理解非常深入根本——当然,它的构想在当下的社会认知里,确实也堪称「激进」。但是,按流行的方式翻译成「激进市场」,就是望文生义的错译,没有模糊空间。

那么,这个 radical markets 是个啥呢?本书介绍了 COST(哈伯格税),还有 QV(二次方投票),还有一些别的,都是一些看起来很新奇的经济社会机制,是作者们设计出来的,看上去是一些「脑洞」,一些有趣的「构想」,好像都是挺神奇的、挺反叛、挺激进、挺理想主义的一些「idea」。

如果你把这本书读成了这样,就完蛋了(然而这本书确实很容易读成这样)。

为什么呢?

虽然两位作者没有明确指出,但他们字里行间就是这个意思:本书介绍的 COST(哈伯格税)与后面章节介绍的 QV(二次方投票)事实上是同一种现象的两个侧面。

既不是「脑洞」,也不是「构想」,也不是「设计」,更不是「idea」,而是对一个非常「根本」的经济学天花板的破解。如豆瓣上的书评所言,两位作者因为过于聪明(一位是二十出头就当教授的天才少年,另一位是法学教科书上有名字的大泰斗的儿子),高估了读者们的经济学基础,许多东西也许他们以为是不言自明的吧,所以没有抽丝剥茧地提前提和过程,主要篇幅都直接讲他们的研究结果了。

这个「同一种经济学现象」的逻辑,通俗讲是这样的:

首先,把私有财产不要看成是天经地义的,而是要理解成一种「垄断」

就会发现,原本是你有这些财产、我有这些财产的一个私产与私产交易的市场,就变成没有所有权属的,所有的物品天然是无主的「公共产品」,就像公共牧场谁都可以来放牧一样,只是这个公共牧场里有一些人在垄断一些牧草;

然后,我们知道,市场是配置资源的机制,私有财产的配置通过市场来进行,理想状况下可以效率最高;但公共产品如果通过市场分配,就算理想状况下也会出问题,即「搭便车」现象,有人为村子修路,许多人占到便宜,但修路的人难以从中得到足够回报,于是渐渐地就没人修路了,大家最后都受害,这种现象也很常见;

这个问题一直是无解的(当然,书中描述了人们为解决这个问题做的种种研究,科斯也对搭便车提出过质疑,而这本书其实也是两位作者跳出窠臼重新认识科斯的结果),也就是说,理论上,用市场机制可以完美分配私有财产,却不能完美地分配公共产品;

右起第一位是科斯 图片来源:https://marketbusinessnews.com/financial-glossary/transaction-costs-definition-meaning/

于是就需要政府来理性地分配,国家机器来保护私有财产,提供治安、国防、司法等公共服务,政府承担公共建设、防灾救灾的责任,而大家缴税供养政府来做这些事。可是,这也带来政府寻租、贪腐的空间,以及纳税的使用效率不够高的问题,但已经是最不坏、最现实的解决办法;

但是现在,Weyl 和 Posner 提出了一套经济机制,可以实现「用市场机制分配公共产品」反而能够让所有人的福利最大化,避免「搭便车」现象。这套机制是啥,就是这本书的内容,自己去看,我不会说的比作者更好,我只是把他们没说的东西演绎出来。

这套机制的特征有很多,但最根本的特征就是:基于幂函数(书中有分析为什么是幂函数,其实是对曲线交叉面积的计算,因为是面积,所以要平方),所以,这种能有效分配公共物品的市场被作者们称为 radical market。

由于他们发明的机制理论上能实现「用市场机制完美地分配公共产品」,所以就带来了一个爆炸性的可能:也许,我们可以不需要私有财产这个概念了。这里的逻辑是,以前,私有财产可以用市场完美分配,公共产品不可以,但现在把私有财产视作被个体垄断的公共产品,有了 radical market,那么就可以用市场完美分配这些公共产品了,于是,私有财产的概念就没有意义了。

这对右派、对自由主义者来讲,简直是大逆不道,对左派、马克思主义者来讲,则是大福音;

可是,它还带来另一个爆炸性的可能:由于没有私有财产的概念,也解决了搭便车现象,那么,我们就不再需要政府了。这里的逻辑是,私有财产本来需要政府和法律保护,公共物品如治安、国防、基建、司法、义务教育、基本医疗、救灾、社会福利这些,也需要人们纳税供养国家暴力机器来提供和分配,但选择政府做这些的基础,是因为市场分配公共物品会出现严重的搭便车问题,政府来分配的话,搭便车可以减少。但现在有了 radical market,搭便车完美解决,市场可以完美地分配公共产品的话,就不需要中心化的政府来分配了。政府全部的存在意义都在于分配公共产品,如果它分配的效率反而不如市场了,那么政府对人类社会就不是有利的选择了,市场才是。

这对左派、对马克思主义来讲,简直是大逆不道,对右派、自由主义者来说,又是大福音。

这就是 radical market 的神奇之处,能够把贯穿近现代史两百年的两大股思潮结合在一起,是因为它发现了自由主义和马克思主义二者共同的那个立足「根本」。

而这个根本,一是上面提到的一套幂函数的逻辑,二要求很低的市场交易成本。

融合左派和右派两个几百年的死对头的是啥?是低交易成本条件下的幂函数……哈哈,你会发现人类社会跟宇宙一样,结构太美了。

Radical Markets,在我看来,就是人类社会层面上的 E = mc2。在极低的交易成本下,其效果能够显现出来——这一点,有没有像极了相对论效应在物体运动速度接近于光速时能够显现出来的特点?世界本质,人类之光。

而区块链、加密货币的价值,就是从技术上降低了转账的交易成本。

所以作者在书中明确地提出了,比特币的出现,加密货币的诞生,能够与 radical market 相结合,可能激发出魔法般的化学反应。这本书去年被以太坊创始人 V 神读到,他发现了这一点,于是把书介绍到了区块链行业。

好了,本文应该是目前华语互联网全网最好理解、最通俗、总结得最到位的对 radical market 的解释版本。我有自信说,超过中文全网现有的其他所有介绍这个的文章。读者现在再去读 Radical Markets,应该能获得恍然大悟的效果。

亂世讀書:薦 Radical Markets(上)

法學、經濟學與區塊鏈的最潮交會 — 激進市場(Radical Markets)與其入門閱讀清單

發布評論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