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nChaos

Expecting Chaos, Experiencing Chaos, Surviving Chaos.

克苏鲁恐怖故事集 - 1

-- 婚姻 --

一个男人四处流浪,到晚上的时候,他敲开门,请求里面的女人接纳他。

“凭什么?”

“因为我爱你呀。”他熟练的笑着说。

女人犹豫了一下,然后她说:“把你的Q号和密码交出来,让我看看你有没有在外面勾搭其他女人。”

男人交出了密码。她看了一遍好友列表,聊天记录,仔细的看了QQ空间和相册,还看了所有好友的QQ空间和相册,然后说:“进来吧,我做了晚饭。”

于是他和她一起吃了晚饭,一起做爱。他做了七次,每次都让她高潮了七回,直到她说,“哦亲爱的,我再也不行了!咱们睡觉吧!”

于是,他们躺下来睡觉,但她并没有睡,而是悄悄等他睡着。男人很快发出了鼾声,于是女人爬起来,在他的耳边悄声问:“亲爱的,亲爱的,你最爱的人是谁呀?”

“是宝宝呀。”男人说。

“宝宝是谁呀?”

“宝宝是你呀。”

男人说完就翻个身醒了,于是女人躺下睡觉,但她并没有睡,而是悄悄等他睡着。男人睡着之后,女人爬起来,在他的耳边悄声问:“亲爱的,亲爱的,你最爱的人是谁呀?”

“是宝宝呀。”男人说。

“宝宝是谁呀?”

“宝宝是你呀。”

男人说完又翻个身醒了,于是女人躺下睡觉,一晚上她问了七次,都得到了同样的答案。最后她蹑手蹑脚的下了床,走到厨房的火炉边,她的妈妈裹着蓑衣睡在那里,她叫醒老女人,问她:“妈妈,妈妈,男人最爱的是我吗?”

“傻瓜!男人最爱的永远是他们自己!”

于是女人回去睡觉。等她睡着了,男人悄悄爬起来,从行囊中掏出手机,给其他的女人发微信,发完微信之后,他把手机藏好,躺下睡觉。第二天早上,男人对女人说:“亲爱的,我出去办个事,马上就回来。”

“等一下!”她说,“亲爱的,你最爱的人是谁呀?”

“是宝宝呀。”

“宝宝是谁呀?”

“宝宝是你呀。”

“那么,”女人说,“我们结婚吧!”

男人吓了一跳,但他镇定的说,“亲爱的,你确信要这样吗?婚姻是爱情的坟墓!它会把我们都吞噬掉的!”

“来不及了!”女人说,于是她拿出早孕试纸给他看。

男人不动声色的接过来看了看,然后说:“太好了!谢谢你亲爱的!我要马上回家去通知我的爸爸妈妈,准备婚礼!”

女人犹豫了一下,但这时她的妈妈裹着蓑衣站起来嚷道:

“傻瓜!不要相信他!他一出门就会逃走到其他女人那里去的!”

男人听了这话拔腿就逃,但这时,女人解开了自己的上衣,一对洁白、柔软、坚挺的乳房跳出来,用乳头抓住了男人的眼睛,女人扑到男人身上,她的阴道像一把老虎钳夹住了男人的阴茎,在狂喜和迷醉中,她像树叶一样颤抖,她的身体弯得像一只龙虾,她的嘴角像侧切一样撕裂,带着鲜血,口水和食物的残屑,她朝男人咆哮着:

“快啊!快啊!”

而男人已说不出话来,他像一张风中闪亮的铜版纸,抽动着咔咔作响,在风暴、焰火和大海的中心,他看到婚姻正从女人的喉咙里缓缓爬出来,伸出无数条粉色的触手。

婚姻在她的口中停留了一会儿,扭动着的粉色融进她的上下颚。

婚姻带着她满口的牙齿爬出来(好像那些牙齿本来就属于婚姻一样),轻柔的罩住了他的头脸。

他的头颅坚持了一下,然后带着一连串闷闷的脆响碎掉了,婚姻呼噜呼噜的吸尽了汁水,吞噬了理智、欲望、好奇心、或者其他男人之所以成为男人的东西,吐出一个奇形怪状的残骸,大概像是旧羊皮裹着破碗。

婚姻滑回了女人的灵魂深处,而女人坐在男人的阴茎上,握住自己的双脚,生下了一个女儿。后来,她把男人剁碎风干,靠这些食物活过了整个冬天。当着大雪纷飞,她抱着孩子坐在火炉前吃男人的肋骨,追忆他们结婚的幸福时刻,她笑着说:

“当时啊……多亏我眼疾手快!不然啊……”女人响亮的啵了一下孩子,“就没有你啦!宝贝!”

婚姻在她的喉咙深处呼噜着,吞噬着其他女人之所以成为女人的东西。


克苏鲁恐怖故事集 序

發佈評論

看不過癮?

馬上加入全球最高質量華語創作社區,更多精彩文章與討論等著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