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nChaos

Expecting Chaos, Experiencing Chaos, Surviving Chaos. 民间经济学爱好者。丑,懒,蠢,衰,穷。

小巷奇人

發布於

我们家门口有一家门钉肉饼,不难吃。卖肉饼的女孩挺好看的。顾客都是常客,有两个人常坐在最中间的位置,每次都点肉饼,凉菜,羊杂汤,带一瓶白酒。一个人虽然年纪不小了,但是依然很帅,国字脸,略收窄的下巴,剑眉星目。古人说的星目,指的是眼睛大,眼型端正,有神,这个帅大叔就是标准的剑眉星目,中国古典的美男子长相。身材保持的也好,挺拔端正。跟帅大叔对饮的是个标准的配角,秃头,大饼脸,芝麻小眼,戴毛线帽子,喝酒脸泛红。仔细一想,这两个人对坐喝酒,就像是世俗版的老年朱时茂和陈佩斯。每次看到他们,我就觉得,卖肉饼的女孩,喝酒的帅大叔,都很像是“小巷奇人”故事中的角色。

我小的时候,儿童文学有一个连载就叫《小巷奇人传奇》,也有很多其他的奇人主题小说,我非常迷恋这个主题。那时候大家对于奇人的想象,无非是以下几种,懂中医,会占卜,能鉴别古董,会武术,有特异功能,国学糟粕大集合。甚至于,一个人与众不同,比如长得帅,能够被街谈巷议拿来做主题,这就够奇人标准了。

“奇人”这个主题常常和“侠隐”这个主题混合在一起,因为穷人需要公平,盼着英雄们飞蛾扑火地去伸张正义。侠隐这个主题变化很多,张北海的《侠隐》 更接近于文人做梦,漆身吞炭,十步杀人;藤泽周平的《隱劍秋風抄》 《隱劍孤影抄》 则染上了一期一会的色彩,武士们是些带刀的白领职员,隐侠带着刀,就像蜜蜂带着刺,刀一出鞘,正义伸张了,自己的命也搭进去了。小巷穷人的想法更加朴素,形象地说,奇人们躲在女厕所里面,趁地主老财在隔壁拉屎的时候爬墙头拿石头砍他,砍完就跑,全身而退,然后去小饭馆喝酒吹牛逼,结束。那时候我心目中的奇人形象,就是这样,偶然的侠客,鸡贼的英雄,这辈子干了一件漂亮事儿,以后吹逼三十年,结束。

前两天我去买肉饼,又看到帅大叔和好看的女孩,这些我小时候仰慕的角色。忽然发现我距离自己小时候的梦想已经好远了,回头看小时候的梦想好愚蠢啊。这倒不是燕雀和鸿鹄的区别,我自己也没那么牛逼。更合适的说法是,小时候的我,还有我仰慕的奇人们,他们都是家鸟,住在城市里,安于此地;而我变成了候鸟,我从来没想过自己能走到这儿,也不知道自己将来会走到哪儿。家鸟和候鸟没有高下之分,鹰是家鸟,麻雀也是家鸟,大雁是候鸟,游隼是候鸟,燕子也是候鸟。没有高下之分,只是很伤感,当我踏入肉饼店,好像回到了我的小时候,我才惊觉,自己已经比奇人们,比少年时狂野的梦想更奇怪了。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