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潜水教练olivier

毕业于985计算机硕士,30岁后放下国内的所有,追求自由的新人生,思想于04年翻墙,肉身在18年才跟上了思想的步伐。在菲律宾教授自由潜,目前独居在malapascua岛。 希望通过分享我自身在自我流放中的感悟,带给他人更多的思考。 所有未注明出处的文章均为原创,谢绝私自转载。

珀斯日记第七十二日:口罩,是对自由的禁令

perth 从上个周五开始,就已经取消了公共场所的人群数量限制、强制戴口罩、以及出示疫苗注射证明的措施。对此,我所看到的很多当地华人朋友是反对的。

上个周五,也是我的garden日,我去农场主carmel家做工,85岁的老太太对很多社会时事也很关注,她很期待这次的澳洲选举,对自己支持的政党抱有非常大的期望,也对取消口罩零表达支持。


我本人也是支持取消这种强制性的措施的,并不是说我认为戴口罩对于防疫没有益处,而是很多事情,你并不能用你的想法强加给其他人执行。




在我看来,如果给所有的政府一个选择,大家都会选择做一个极权政府,毕竟不用选举就可以稳坐钓鱼台,但并不是每个政府都有这样的机会这样做,在一些投票选举的民主国家,没有给一个政党长期执政的民意基础,倘若谁透露了这样的意图,另一方的媒体以及民意一定会将这个缺心眼的政党给淹没。


疫情期间,无疑给了所有的国家和政党一个冠冕堂皇的机会将对民众的控制最大化,不同的是有些地方公民对自己的公民权很坚持,有些地方的民众不知道自己本该拥有什么样的权利。


不同于很多的华人对取消口罩禁令,我对此感到欣喜,民众要从政府手里获得政府已经拥有的权利,不是一件容易事。




过去的三年中我似乎从未陷入对疫情的恐慌中,即使每天保护的严严实实,真的轮到你了,你也毫无招架之力,因为紧张的神经影响了每日的生活,我认为大可不必,我不想活的比所有人都长远,但我想每天过的都很开心。


对于口罩,我认为我们每个人因为自身健康的问题,尽可能地保护自身的安全是无可厚非的,但是不能因为自身对于疫情的恐慌,也要求所有人都必须做到和自己一样的方式。


我并不是认为政府要求民众都带口罩对控制疫情没有好处,而是当其他人的自由得不到保障,那么有朝一日你的自由也将得不到保障,别人也可以用你不能理解的方式要求你做你不想做的事情。


就像今天你可以要求低学历的人群离开,明天你也可以要求买不起房的人离开,后天又可以要求非出生在本地的人离开。




要对自由有更加深刻与长远的见解,今天你所捍卫的他人的权益,其实是为有朝一日他人保卫你的权利奠定基础。


今天你轻易拿走的他人的权利,他日,别人会以更惨烈的程度从你身上夺走。


如果你判断自己完全不能适应当下环境的行事方式,做事原则,那你就应该有勇气,有信心去追寻,或者退回到你认可的环境。


我们有句话叫做,严于律己,宽以待人,这也是我过去三年海岛生活最大的收获之一,我们作为个体,能且仅能控制的只有自身, 对其他个体的控制与严格要求,都将是自身困扰的主要来源,当你专注于做好自己,尤其是对大多数的父母,己所不欲,勿施于人,如果你连自己都没有学习的毅力,又如何要求子女好好学习。


当你给了别人更多的自由,别人也乐意给予你更多的自由,我很赞同一本禁书《巨婴国》提到的概念。




的确,人的心理年龄与成熟度是需要渐进成长的,无关国籍,只是有些地方的文化背景与客观环境更适宜于个体心理年龄的成长,有些地区的人尽管已白发苍苍,心理年龄依旧是幼童,如果这样的人群构成了社会环境的大多数,那么这个社会环境就还处于幼儿期,那么生活在其中的成熟人群会非常痛苦。


任何事情,都将有好有坏,取消禁令也许确实不利于防疫,但有助于社会环境经济好转,有助于更多人享受自由人生。况且这样的条例也是在捍卫你的自由,因为你依旧有佩戴口罩的选择权。


我认为,这是民众行使自由权、政府回退控制权的一场胜利。




民众,与政府,始终都是站立在对立面的角色。一方权利强大,另一方必然若小。而我们每个人,都应站在民众的角度为己方争取更多权益,因为你并不是一辈子都站在政府一方。


我誓死捍卫你的权利,即使在你不知情的情况下。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