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orpion

讀過傳媒,又修金融,皆不精通 忙時觀察社會,閒時探索內心 目標是把個人簡介寫的有趣一些

我與歐洲番外:飢餓隨想

發布於


找不到工作又不方便線下聚會的這段時間,其實也不無聊。線上聚會的渠道越來越多,也參與過幾個特別具有啓發性的。投簡歷不是一件輕鬆的事情,更別說學無止境。過去幾年,忙於焦慮,根本沒有閒情逸致去看閒書,思考一些不產出經濟效益的哲學議題,例如平權,例如自由。別人不管是帶著關心抑或是看熱鬧的心態來問候我,也會感到詫異。媽媽說,你好像不覺得有壓力。

說實話,我也以為我沒有壓力,至少對比起其他人,我的壓力應該小一些,沒貸款,沒孩子。沒有收入,便少買幾件衣服,少吃幾次外賣,總是餓不死的。不比丈夫是企業合伙人的朋友,突然有一天在群里甩賣閒置的二手奢侈品,一問是援助貸款還沒申請下來,資金週轉不過來,這種才應該是真真正正面對困境,又是技術型出口企業,市場不知道幾時才能恢復正常,想想也頭大。

人這一生,總歸要遇到困難。這種困難,不是我想買一個lv包但是錢不夠的困難,而是擔心自己明天起床不知道能幹什麼,生活要怎麼繼續下去的困難。「如果沒體會過在深夜裡輾轉反側,大概是有其他人在為你護航」,這句在網上盛傳的名言,等到體會到的時候,頭便點成了撥浪鼓,不能同意更多。

這段時間天氣不好,陰沈沈的,沒辦法出去曬太陽,我躲在家裡發霉。擅長的菜譜已經在疫情爆發前期翻來覆去的做過了,那段時間對於全球疫情的判斷還很樂觀。一方面身處德國,疫情控制的比較穩定,另一方面也是認命了,感染就是一個幾率,盡力去避免的情況下如果還感染了,那也只能怪怪躺床上任由醫生擺布,我是沒有醫學知識的。這麼一想,我個人的風險偏好可能還居於市場之上,低谷了市場對衰退的期望。本來想著怎麼投簡歷都會有一兩個回復吧,但是眼看從三月起,一些本該開始招聘的公司就不放出任何職位了,就算有,大多數也是實習生或者學生幫工的職位,一看就知道是在盡可能的節省成本,以應對未知的風險。作為金融業的失業人員,眼睜睜的看著課堂上講過的內容發生在自己面前,有一種用語言難以形容的感覺,我不過是歷史中的一顆塵埃。假如有一天出現在書本里,例如「2020年春天的那場全球疫情,有xxxx萬人失業,市場萎縮,全球外交關係再次收集,這正是冷戰的前兆」,如果能活到有孫輩的那個歲數,就能指著這個xxxx對他們說,我就是其中之一。

回到做飯。昨天晚上刷菜譜,發現台灣古早味蛋糕的材料也就5 6樣,正好是居家必備食物,號稱「零失敗」。我做飯的風格非常刻薄,太麻煩的不做,要材料多的不做,做飯三小時吃飯三分鐘的那種也不做。所以這個菜譜,正中我下懷。為什麼想做蛋糕,還有個「歷史背景」:週四那天想吃漢堡,興致勃勃打開外賣app,發現他們當天關門。週五出門曬太陽爬山散步買菜回家,又興致勃勃打開外賣app,還剩半個小時又關門了,又只能放棄。餓著肚子煎了幾塊豬排,大概是太餓了,心情不好需求不被滿足的時候,做的飯也不好吃。所以我對這個蛋糕寄予厚望。小時候常常纏著媽媽去給我買,尤其是新鮮出爐的時候,金黃色,還沒走近就能聞到香味。我腦補了煮一壺咖啡,一個金黃色胖嘟嘟的麵包,就算陰沈沈的天氣,我就是今日最燦爛的小太陽。然而失敗了,從最開始的時候就失敗了,蛋糕都沒來得及進烤箱。第一次以為是計量問題,第二次精准計量還是差不多的結果。

然後我就發脾氣了。控制不住自己的脾氣,眼淚止不住的往下掉。把面糊倒掉,鍋碗瓢盆一股腦的扔在水池里。盯著亂糟糟的廚房兩秒,又認命的洗碗,擦乾淨歸位。不成功也不差這口蛋糕吃,但是忍不住谷歌菜譜,想知道問題出在哪裡。向親密好友抱怨,發現對方態度有點冷冰冰的,就覺得更生氣了,腦子里一個勁兒的想,你怎麼不哄我,怎麼不安慰我,用盡了前十幾年修煉的情緒控制大法,才忍住沒把這些話問出口,引發核爆。又去找其他朋友,尋找烘培大師,想知道問題出在哪裡,可是換來大家一頓狂笑,這下不僅生氣了,還鬱悶了,我在吉利丁上都沒翻過車,怎麼就在一個基礎蛋糕上遭遇滑鐵盧。

崩潰是多米諾骨牌,從一件小事,無限擴大。從吃不到蛋糕拍不到好看的照片,到陰沈沈的天氣,再到因為親密好友的忙碌而感到被冷淡,再從他的冷淡想到自己石沈大海的簡歷,逐漸懷疑自己,其實不是因為疫情和經濟,而是就是自己很差,所以才沒有回音。沒有收入,要控制自己的慾望,好看的衣服永遠只能加入收藏夾,買到喜歡的包沒機會背出去,朋友不理解當下的困境,一個勁兒的說不報名cfa鄙視你哦。

我委屈。

但是又很好玩。從第三者的角度,觀察自己,從一件小到不行的事,直到情緒蔓延全身,扔掉所謂的成熟穩重,止不住的想「作」,他為什麼不能安慰我,我不被喜歡了嗎。朋友們為什麼不給我烘培的建議,一直哈哈哈。發出去的帖子沒人回復,是不是太基礎了別人都懶得教,我是伸手黨了嗎。自以為的獨立,偶爾又好像是個謊言,或者是個泡沫,一戳,就破了。人類終歸是社群動物,就算再能離群索居,也有想被群體擁抱的時候。然後再次認識到自己在處理親密關係和人際交往方面還是太弱了,然後又開始想要工作,想把自己放在那種爾虞我詐的利益衝突里,一集又一集的試著活下去。

應該能活下去的吧。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我與歐洲 番外:早餐隨想

2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