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orpion

讀過傳媒,又修金融,皆不精通 忙時觀察社會,閒時探索內心 目標是把個人簡介寫的有趣一些

愛情的失意絮語

我不願把這稱為一場失戀。這是一個機緣巧合之下與一個陌生人度過了一些美好的時光,又莫名其妙的因為爭吵一拍兩散的故事。和過去但凡碰到感情問題就終日茶飯不思的我相比,現在神傷還要經過計算,例如打開電腦準備寫這篇文章,就收到郵件的彈窗提示,某個不再用的服務扣費13美金,想了想,還是申請退款比較重要。一封郵件寫下來,情緒已經去了一大半。

matters上寫愛情的文章所受的關注度顯然是一等一的低。豆瓣上到處是傷心人,隨便點進一個小組,除非禁止發相關帖子,否則總有失戀求安慰的人,分手求分析的人,走不出來求挽回方法的人。情緒一下子難以排解的時候,也會隨手谷歌相關關鍵詞,出來的全是類似PUA的挽回收費教學班。比起PUA,挽回教程顯然善良很多,但是也說明了「愛和人心」能成為一個產業,不管訴求者是因為「愛」,還是因為「不甘心」,或者兼而有之。我開始想這種基於人性和心理的產業會不會是5G時代的風口,畢竟大量生產力必然由人工智能取代,作為人類和他們的區別不過是我們一直忽略卻又複雜美好帶點醜陋的人性。我想到了AR技術在5G生態下對遠程線上心理諮詢的延用和發展,然後再天馬行空一點,利用5G/6G的技術提升交通工作的速度,變相實現隨意門,為異地苦情人提供解決方案。一頓搜集資料,早就忘掉了需要尋求出路的情緒。金融學生簡單美好的小快樂(大笑)。

跑題了,又再說愛情。我撕心裂肺的愛過人,分手了糾纏不清。也曾強忍痛苦,裝作雲淡風輕。印象最深刻的一次是(我懷疑每個人30幾歲的時候都會經歷一次跟生死有關的事情,不是至親就是自身),當我不得不離開的那個人在我離開那個城市的幾天後說,查出了大病(最後證實是誤診),最擔心的是父母知道了傷心,我不敢問,背地裏哭了兩天,祈求只要他活著,是不是跟我有親密聯繫完全沒有關係。他是我年紀尚輕的時候太過崇拜的一個人,因為崇拜,所以愛不好,但是與他的點點滴滴支撐我獨立度過一些困難。以至於我現在不需要崇拜他了,有屬於自己的生活,想起這段故事依然開心,曾經的難過煙消雲散。

前些天與一群相識十年的朋友聊天,他們笑說我在國外這麼多年,別說外國男朋友,連中國男朋友都沒交過,是不是瘋了,要踢我出群。不談戀愛這個事情基本是我個人選擇的,或者說一開始是我個人選擇,後面事情變多,又經歷了一段困難的時期,稍微恢復之後發現一個人也很歡樂,越發不需要努力去尋找一段親密關係。很難去跟人解釋我最初為什麼會選擇不談戀愛。大概是屢次情傷,遇到的矛盾反反覆覆都是那些,不知道受什麼啟發,覺得倘若自己過不好,如果對自己不夠了解,在人際交往和親密關係上總是處理不好的。沒有一個親愛幸福的原生家庭作為示範,我想自己試試。

現在已經能控制處理好自己的情緒,相對穩定,看待事物和感情不再這麼極端,也不再期待一個完美的對象作白馬王子。不害怕矛盾,敢表達自己,雖然還有些遲鈍,自認為比以前更能處理好親密關係。但是依然要面對愛情的失意,情緒也難免變化莫測。今天一天,看了不少討論社會議題的視頻和書,但是頻繁走神,最後連看綜藝節目都沒辦法分心,總會扯到那件事上面。要聯繫他嗎,聯繫了又會起爭執吧?冷淡的話,會更加產生誤會嗎?對方是怎麼想的?這些問題問出來,自己都覺得很好笑,這誰說得上來,大概對方都不知道怎麼回答。人際相處,就像摸貓咪一樣,貓咪安靜的讓你摸,就可以多抓幾把。如果他伸爪子了,就迅速撤回,等他收回去再試試。

我第一次選擇在這種時候不去傾訴,執行從維特根斯坦那裡學到的「不能言說的,必須保持沈默」(他當然不是用這句話分析感情問題),哪怕有人來問我也被我兇了回去。在沈默不語的時間里,我和裝著貓的這個盒子平靜相處。不觀察它,也不打開它。 

發佈評論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