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了 3 篇作品累積創作 5291 
RY

杀君马者道旁儿

以前读到五四的历史,读不懂为什么蔡元培先生要辞去北大校长的职务。他还不是第一次辞职——根据罗家伦的叙述,前一年的学生情愿,蔡元培先生以辞职换来北大学生的退让。这一次他虽然反对学生游行抗议,但在事后依旧努力解救被捕的北大学生;学生出狱后便走了,留下这句“杀君马者道旁儿”。

RY

谁能代表谁——兼论“无大台”的遗产

最近我见到处处有人代表施暴者道歉。这我能理解,而且相信是一种善意。奇怪的是,在 twitter、facebook 和各种(中英文)媒体上还有和整件事毫无关系的人主动入戏,代替受害者原谅他们。Oh the sense of entitlement...

1
RY

所谓“道歉”,以及另一种“鸡同鸭讲”

有一种“鸡同鸭讲”,来源于价值观的差异。你推崇的东西和我推崇的不一样,所以同样问题做出不同选择。如果争论谁对谁错,必然是平行辩论。还有一种“鸡同鸭讲”。价值观可能足够相近,但没搞清彼此为什么要对话,所以说出的话根本不入耳。我是读梁教授的这篇文章突然醒悟到的,因为我一般都赞同他在香港时事上的见解,但这一篇读完却很不舒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