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ilementarth

錫紙帽熱愛者

日記2021.11.24

發布於

我不知道自己想要什麼,即便有時渴望著過去接近的現實,我也清楚地了解倘若它得以實現對當前現實曠日持久的懷念將成為新的痛苦,我很迷茫,因為不知道自己的目標,那扇天窗的模樣

也許要點並不是現實而是不是我的我,因此即便實現,當對形象的幻想成為描述,痛苦將再度出現。也許並沒有天窗,有的僅僅是對自己的厭惡,卻無意識地將削骨剔肉的願望寄託在處境的轉換而無法意識到一切問題的來源正是自己的存在本身—與任何描述毫無關聯的我的存在本身

由此驚訝地發現,當時間帶來的迷霧足夠濃厚,過去的形象竟滑稽地成為了追求,真是難以想像的幼稚

雖然暫時沒有感覺,但我知道我應該絕望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