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生

做過美工、藥局員工、平面設計SOHO,現為藥師,兼職創作 癡戀文字、狂迷音樂、瘋魔藝術、熱愛電影 希望在藝術的追尋上獲得最真實的自已 也希望在技藝的鑽研同時,獲得靈魂的進步與深度 出版四本電子書 : 【謎遊】、【付劍】為長篇武俠,【淡軼】為短篇小說集,【菸與牛仔褲之後】為中篇小說

【文生武俠】流時其一

沙離與繆言同時思考,這三人若真要輕鬆取得自己二人性命,大可待至二人鬥得精疲力盡,屆時有如雙筷夾肉、手到擒來;那麼在此刻出手,顯見三人確有俠骨。沙離與木衣谷自是明白五閒子奉了王止風之意,前來奪得「極經」,繆言卻不知。

而木、沙、繆三人也確實不知,這三人雖接了命令,其意卻不在極經,他們只想與這江湖無名之二高手暢快痛鬥一場,這是「五閒子」放蕩荒誕至極致的特性之一。

繆言望了沙離一眼,道:「諸位欲鬥,悉聽尊便,這廂是三位齊上麼?」

沙離忽道:「三人齊上,吾等也無所置喙,倒是這下圍觀之人可多,這樣子下去,在下還怕您奇門背了個『倚多欺少』之惡名。」

那身形矮小,髮髻精美的小個子道:「咱本就不打算倚多欺少,我們這邊出二人,各跟您二佬好好一鬥。」

沙離微微一笑,道:「奇門有『五閒子』,倒多了分俠氣,我跟師兄若不躬逢其盛,倒顯得氣度小了。」

奇門三人一頭霧水,問:「什麼意思?」

沙離微笑道:「諸位身後那少年,乃我前些年收的弟子,三位若還瞧得起,咱們就三人一同對您三子,這下便無旁人之酸言冷語可侵了。」

語畢奇門三子同時轉頭望向木衣谷,見這少年身形瘦長挺拔,隱隱可見骨骼矯健、呼吸微慢,可見內功頗深。

只是全然不明這少年手拿著炒菜的長鏟到底做什麼來著?

木衣谷道:「師父有令,徒兒謹遵。」

那方臉的俊俏缺牙男子對木衣谷笑道:「小哥,不若咱們不鬥了,你下廚讓咱們吃個痛快?啊…對了…我不食牛肉,這廂還勞煩您多加注意。」

那長臉的高瘦漢子手一揮道:「師弟,莫多無謂之言。」

方臉男子吐了吐舌頭,道:「還以為有頓好吃的,到頭來還是得打架。」

繆言拱手道:「常言道,雙拳不打無名之人,還望三位報上姓名。」

方臉男子嘆口氣道:「唉…還是得報上姓名,咱們奇門五六七八九五子,今日是得留名江湖了。」

木衣谷問:「兄臺,您是五還六?」

「我乃五六三十,五閒子之三十來著。」方臉男子道。

「那您師兄不正是五七三十五子麼?」木衣谷道。

「錯!是五七三十三子。」

木衣谷笑道:「兄臺這算術可謂玄奇,從未聽過五七三十三。」

方臉男子嘿嘿一笑,道:「這下你可開眼界了,不用稱謝,我心領了。」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