翁婉瑩

無法被定義的讀者、旅行者與寫作者。往來島國台灣、印度半島與緬甸黃金之土。印度承載了我的智性與喜悅,緬甸反映了黑暗與小我。 即時更新 Facebook 翁婉瑩

緬甸的全面性內戰(2)

發布於
著名演員Htar Htet Htet,5月11日貼出自己背著步槍的照片,說她已經在民族地區參與軍事訓練一個多月。她寫下,「只有我們贏了,就可以回家;只有我們贏了,被捕者就可以重獲自由;只有我們贏了,犧牲生命的人就不再遺憾;只有我們贏了,家庭就可以團聚。」

地方武裝組織動向未明,但緬軍已面臨多邊作戰

撣邦

位於撣邦北部的三個民地武所組織的「北方聯盟」-緬甸民族民主同盟軍(Myanmar National Democratic Alliance Army,又稱果敢同盟軍)、德昂民族解放軍(Ta’ang National Liberation Army)和阿拉干軍(Arakan Army),在政變之初遲未表態,軍政府強力鎮壓抗議民眾後,這三個組織於3月下旬發表聲明,軍政府若持續殺害抗議人士,他們將強力反擊。

果敢同盟軍與德昂民族解放軍與緬軍的戰爭交戰多年,這兩支軍隊在5月4日、5日於撣邦北部貴概鎮(Kutkai)對緬軍發動攻擊,當地居民對《The Irrawaddy》表示,許多緬軍在衝突中喪生或遭俘虜,武器也被繳獲。果敢同盟軍與德昂民族解放軍聲稱,己方未有傷亡。

果敢同盟軍與德昂民族解放軍在5月4日與5日於撣邦北部貴概鎮(Kutkai)對緬軍發動攻擊。


克倫邦

克倫民族解放軍在3月27日建軍日奪下薩爾溫江旁的軍事基地提姆塔(Thee Mu Hta),一個月後另一個緬軍基地塔勒塔(Thale Hta)也被奪下。但自3月下旬緬軍持續發動報復性空襲,30,000名當地克倫居民逃入森林躲藏,或進入泰國避難。

儘管克倫民族解放軍在2015年與中央政府簽署停火協議,但緬軍仍持續擴張控制區域,而頻頻發生衝突。作為緬甸最古老的民地武,政變後率先表態反對政變,同時也是軍事衝突最劇烈的區域。

其政治組織克倫民族聯盟(Karen National Union)的主席Saw Mutu Sae Poe卻在5月10日發表聲明,「我對於2021年的政治問題必須透過武裝解決,感到遺憾。」「政治問題必須透過政治手段解決,就是談判。」

他主張克倫民族聯盟應持續與政府進行談判,遵守停火協議框架,他也呼籲已簽署停火協議的民地武遵守協議,維護和平。

Saw Mutu Sae Poe與軍事領袖敏昂萊關係密切。政變後他曾表態,除非軍政府停止殘殺抗議人士並釋放被捕者,否則他不會與敏昂萊見面。

克倫民族聯盟主席Saw Mutu Sae Poe(左)與軍事強人敏昂萊關係密切。


Saw Mutu Sae Poe的發言在克倫族社群與緬甸輿論引發討論。克倫民族聯盟中的一位代表表示,這份聲明是主席的個人言論,不代表聯盟的立場。

「Saw Mutu Sae Poe的聲明反映了現實,因為克倫民族解放軍中的七個旅,實際上只有半數參與反軍政府的戰爭。」一位不願透露姓名的政治與民族事務觀察家對《The Irrawaddy》表示。

而克倫民族解放軍的第五旅中校Saw Baw Kyaw He則與主席持相反意見,他發動攻擊爭奪緬軍基地,並支持民族團結政府,反對武裝鎮壓平民。

許多克倫族青年在網路社群發表看法,認為Saw Mutu Sae Poe與其他領導人若不支持過去70年克倫民族聯盟實現民族自決的努力,就應該辭職。

網路路使用者Naw Wahkushee表示,「許多克倫人無法接受主席的立場,就算這是他的個人聲明,但他仍隸屬於聯盟,而且他代表克倫人。」

地方武裝組織動向未明,但年輕人已準備舉起武器

其心各異的武裝組織

「數百人正在我們這裡接受戰鬥訓練,也有許多人已完成培訓,回到他們的基地,等待那一刻到來。」克倫民族解放軍第五旅發言人5月6日對《Arab News》表示,「人民國防軍的成員會快速地增加。」他說。

「我個人認為,人民國防軍事代表緬甸大多數族群-緬族的武裝團體,但團結不同民族的武裝團體,來對抗我們的共同敵人緬軍,是沒有問題的。」克倫民族聯盟發言人說。

而秘書長Saw Kwe Htoo Win對於是否加入人民國防軍,「在做出決定前,我們還有很多問題必須釐清。」

當最古老的武裝組織-克倫民族解放軍內部各方意見歧異,各支民地武儘管支持民族團結政府與人民國防軍的成立,對於是否加入後者,其心各異。

民族自治訴求不一,與緬甸歷朝各代領導人的關係,以及過去翁山蘇姬執政時對少數民族的疏遠,在歷史包袱與如今的共同敵人-敏昂萊與他的軍隊之前,各民族是否能團結在同一面旗幟下?

克欽獨立軍積極支持反軍政運動,但對是否加入人民國防軍,仍未表態;果敢同盟軍與德昂民族解放軍與緬軍持續衝突,但僅被動反對軍政府的武力鎮壓;同在撣邦的撣邦重建委員會(Restoration Council of Shan State,其武裝組織為南撣邦軍)沒有和緬軍發生重大衝突,且僅口頭支持反軍政運動。

軍力最強大的佤邦聯合軍(United Wa State Army),擁有2萬至3萬兵力,至今依然沉默;若開邦的阿拉干軍(Arakan Army)拒絕加入民族團結政府,致力恢復過去偉大的「阿拉干王國」。

當民族團結政府正面對各方軍事組織曠日廢時的談判,緬甸年輕人已經準備舉起武器。


只有我們贏了的時候

74名年輕人在4月30日晚間,於克耶邦賀普魯索鎮(Hpurso)被武裝部隊逮捕拘禁。當地人告訴《Myanmar Now》,這群年輕人剛完成軍事訓練。

與克耶邦站在一起


民族團結政府在5月5日宣布成立「人民國防軍」,受到許多地方防禦團體的歡迎,因為維安部隊的攻擊、逮捕與夜間突擊,全國各地出現許多新興的民兵組織。

來自仰光的防衛組織之一,Zayar Win告訴《Arab News》在仰光就有上千人準備拿起武器,這些組織互相聯繫,但需要整合與領導。

Zayar Win曾擔任工程師,他運作一家慈善組織,曾為疫情下生活困難的弱勢族群提供援助。但今年4月該組織停止援助工作,轉而為不合作運動募款,包括製造爆裂物攻擊維安部隊的人。

「很遺憾的是,我們必須暫緩對窮人的援助,把重點放在和軍隊戰鬥的人身上。」他說。

聯邦議會代表委員會(CRPH)在Facebook貼出人民國防軍訓練影片,雖然人數、訓練地點與裝備不明,但發言人Sa Sa對《NHK》說,民族團結政府正在與各地民地武合作,並希望能讓軍人脫離緬甸國軍,加入人民國防軍。

「我們不需要積極招募成員,因為他們已經在那裡了,成千上萬的軍人會叛逃並加入我們,因為他們不願意殺害自己的人民。」Sa Sa說。

民族團結政府的國防部副部長Khin Ma Myo對《The Irrawaddy》表示,人民國防軍將由三個部分組成,一是自行培訓的成員;二是在其他部隊接受軍事訓練後,加入人民國防軍;第三部分是正在進行公民不合作的軍警。

Khin Ma Myo也說明和各民地武的談判狀況。「我們正在以建立聯邦聯盟的目標,來團結各個地區,在流程中的某些方面需要談判,但我們共同的敵人是一致的。」

而緬甸各民地武對於聯邦聯盟、民族自治的強度,甚至是否能脫離緬甸而獨立,便有不同的想法。

一位來自勃固(Bago)的聯邦議會代表委員會成員,提醒了「共同敵人」的可能迷思。「我們必須根據規則與法治做出系統性的反應,才能迅速根除緬甸國軍這個共同敵人,而不是基於情感來消滅共同敵人。」他對《RFA Burmese》說。

曾參加國際選美比賽的「緬甸小姐」,同時也是著名演員Htar Htet Htet,5月11日在Facebook粉專上貼出自己背著步槍的照片,說明她已經在民族地區參與軍事訓練一個多月。

「當所擁有的都被犧牲了,就沒有什麼可以失去的。」她在貼文中解釋。她沒有說明自己在哪一個部隊,而她更寫下,

只有我們贏了,就可以回家。
只有我們贏了,被捕者就可以重獲自由。
只有我們贏了,犧牲生命的人就不再遺憾。
只有我們贏了,家庭就可以團聚。
知名藝人Htar Htet Htet加入軍事訓練


Photos from BBC Burmese The Irrawaddy - Burmese Edition Myanmar Now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緬甸的全面性內戰(1)

當年輕人舉起武器

5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