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对时间
相对时间

打开另一维时间

北京沙尘暴与十年前的福岛核泄漏

气候变化已经切身地影响着人类自己,而十年前日本发生的那一场大地震却让能够帮助人类逆转气候变化的核电技术的应用陷入了停滞。

3月15日清晨,当生活在北京的人们被闹钟叫醒,准备开始新的一周的时候,却发现天色昏黄得犹如傍晚。手机上的天气软件提示当天是沙尘天气,空气污染指数已经达到了最高的500。

图片来源:🍎

中国天气网说,北京遭遇了近十年最强的一次沙尘天气过程,局部地区达到强沙尘暴级别。受到沙尘天气影响的不只是北京,中国北方大部分地区都受到了沙尘天气的影响,面积达到约46.6万平方公里。此时距离中国第43个植树节刚刚过去三天。

图片来源:中国天气网

这场席卷北方的沙尘天气被认为源于邻国蒙古:来自蒙古的干燥气旋加冷空气大风携带着大量的沙尘由北向南吹往了中国。

三月的蒙古高原,冰雪已经融化,植被却尚未复苏。裸露的地表加上持续干燥且异常高温的天气,为沙尘天气提供了充足的“原料”。当叠加上气压梯度极大的蒙古气旋之后,丰富的沙土被大风源源不断地吹响高空,并往南输送。

在北京市民感叹梦回“北宋”的时候,蒙古国已经有6人因为这场史上罕见的沙尘暴而丧生

这场沙尘暴的发生某种程度上是“命中注定”。2020年11月,数名国际气候科学家研究发现,蒙古国的热浪正在经历恶性循环:土壤干燥加速了当地的高温,而高温又加重了土壤水分的下降。

研究人员在《科学》杂志上写道,在过去20年里,热浪和同时发生的干旱显著增加。通过开发热浪和土壤湿度记录,研究发现蒙古国最近连续多年创纪录的高温和干旱,是250多年来前所未有的。

中国天气网的数据显示,沙尘暴发生之前,蒙古以及中国西北地区气温偏高明显,普遍偏高5-8℃,同时,蒙古大部分地区近期降水比较稀少,地表条件非常有利于沙尘天气的发生。

由人类活动产生的大量温室气体所导致的气候变化,正在让上一个冰期结束之后相对稳定的气候系统经历着前所未有的快速变化,而这样的变化已经切身地影响着人类自己。

从去年开始,“碳中和”这个词越来越频繁地出现在各国经济政策和新闻报道中。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在3月15日召开的一场会议中也强调,要实现2030年前碳达峰、2060年前碳中和的目标。

然而,全球目前的能源结构仍以石油、煤炭、天然气等碳基燃料为主,如果不再未来数十年里改变当前的能源结构现状,碳中和将无从谈起。

在人类日益增长的能源需求面前,最有潜力替代传统碳基能源的无疑是核电。与风力发电、太阳能发电等其他种类的新能源相比,稳定和与传统电网的无缝兼容是核电最大的优势。

不过,十年前日本发生的一场大地震却让这项能够帮助人类逆转气候变化的技术应用陷入了停滞。

2011年3月11日,日本宫城县牡鹿半岛东南偏东约130千米的西北太平洋海域发生了9.0级地震。这场日本有史以来规模最大的地震所引发的大海啸造成了超过15000人死亡,同时损毁了东京电力公司安装于福岛县的三个核反应堆。

图片来源:Wikipedia

海啸切断了维持反应堆冷却系统所需的电力,反应堆中无法降温的燃料因为热量的不断累积而熔化,并最终造成了安全壳的损毁,大量的放射性物质因此被泄露到了周围的环境中。这是1986年切尔诺贝利事故之后,全球最为严重的核泄漏事故。

事故发生之后,日本政府以核电站为中心,将其周围半径807公里的范围划定为了禁入区,大约16.5万名的福岛居民被迫离开故土。

这起自切尔诺贝利之后全球最严重的核电泄露事故,对全球核电站的建设造成了巨大的打击。过去十年,全球在运核电站数量不增返降,反核运动浩浩汤汤。恐惧让核电成为了众矢之的。

《世界核工业现状报告》(World Nuclear Industry Status Report)的数据显示,截至2020年7月1日,全球总计有408座核反应堆在运,少于福岛核事故刚发生后的437座,因新开工核反应堆数量低于日本和德国等地关闭的核反应堆数目,而且数十年来在运总装机容量几乎没有变化。

目前核能发电量约占全球总发电量的十分之一,相比于25年前17.5%的峰值下降明显。

十年过去之后,所有人的焦点仍聚焦于东京电力公司以及三座出事的核反应堆,而成功经历了那场大海啸另一座的核电站却少有人提及。

这座核电站位于日本宫城县牡鹿郡的女川町,由东北电力公司运营管理。从地理位置来说,女川核电站是十年前那场大地震最靠近震中的核电站,与福岛核电站相比,它所遭遇的海啸也更大。

然而,受地震和海啸冲击更大的女川核电站并未发生严重的核泄漏事故:仅一到三号机组的乏燃料储存池中含微量辐射物质的污水流到池外。根据JAIF(日本原子产业协会)的报告,电站周围辐射值读数显示并无异常。

对于两家公司截然不同的遭遇,东京大学荣休教授Kiyoshi Kurokawa和南加州大学教授Najmedin Meshkati在一篇文章中写到:“我们认为,这是因为东北电力公司有着深厚且积极的安全文化。这家公司从其他地方的地震和海啸——包括2010年发生在智利的大地震——学到了教训,并且不断提升自己的应对措施,而东京电力公司则疏于监管并且忽视了这些警示。”

他们同时指出,东京电力公司在危机面前的失败某种程度上也是日本文化的悲剧性反映:这家公司强调等级、服从和不鼓励质疑。

东京电力公司的失败还折射出了日本监管部门的缺位。事故发生之后,日本议会成立了一个独立国家委员会来调查事故的根源。根据独立国家委员会的报告,日本的监管者“没有监督核安全——他们通过让运营者自行监管的方式,规避了属于自己的直接责任。”

毫无疑问,福岛核泄漏是一场人造的悲剧。悲剧中反映出的种种问题,值得我们警醒和反思。可是,如果经过十年的反思,我们从这场悲剧学到的教训仅仅是对核电的恐惧,而不是用好的制度和技术规避潜在风险,我们可能会在未来将自己推向更大的危机之中。

就像《经济学人》在3月刊发的文章《福岛的教训》中所写的那样:

“两件事必须记住。一是管理到位的核电站是安全的。除了苏联时代糟糕的切尔诺贝利事故,核灾难并没有造成大规模的人员死亡。是海啸,而不是辐射,造成了福岛几乎所有的人员死亡。二是,气候正处于危机之中,而核电站能够提供大量不产生碳排放的电力满足世界的需求。”

文章最后总结到:“核电站在保持气候稳定的战斗中扮演着至关重要的角色。福岛的教训不是禁绝核电站,而是明智地使用它。”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Loading...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