荔枝

直江津高中二年级生

寻🐏冒险记

發布於
非正常梗概


1 14

起 床 后 就 去 把 「斯 普 特 尼 克 恋 人」 读 完 了 。 堇 的 文 章 激 励 我 这 样 写 下 这 样 的 日 常 , 唔 。 。 我 不 太 满 意 现 在 的 节 奏 的 吧 。 阅 读 村 上 的 小 说 越 来 越 肯 定 我 喜 欢 的 就 是 这 种 魔 幻 现 实 主 义 风 格 , 这 也 未 必 是 魔 幻 现 实 主 义 风 格 , 但 我 自 己 懂 其 中 个 味 就 行



看 了 《 羊 》 其 中 的 五 章 , 在 女 友 的 鼓 励 下 , 鼠 的 远 远 的 呼 应 下 , 接 下 来 “ 我 ” 应 该 就 去 找 羊 了 。

人 大 致 分 为 两 种 , 现 实 性 平 庸 , 非 现 实 性 平 庸

我 把 猫 托 給 司 机 照 顾 , 司 机 給 猫 起 了 名 字 — 沙 丁 鱼 。 在 去 机 场 的 路 上 谈 论 了 有 些 食 物 为 什 么 有 名 字 有 些 仅 有 番 号 而 没 有 名 字 。可 以 进 行 意 识 交 流 又 有 听 辩 能 力 的 事 物 可 以 被 赋 予 名 字 , 名 字 是 事 物 被 固 化 在 某 处 的 代 价。

而「我」的 名 字 村 上 一 直 没 说 。 村 上 的 小 说 是 一 棵 树 , 往 前 推 进 的 同 时 又 伸 出 有 意 思 的 枝 桠 , 枝 桠 可 以 更 充 分 地 吸 收 阳 光 。 我 们 下 了 飞 机 , 去 了 海 豚 宾 馆 , 见 了 羊 博 士 。 准 备 去 寒 冷 的 草 场 寻 找 羊 。 至 此 第 一 章 死 去 的 女 孩 再 也 没 提 到 。

开 头 的 拓 荒 历 史 十 分 有 趣 , 我 都 想 深 入 了 解 自 己 住 的 村 子 是 怎 么 一 步 一 步 发 展 到 今 天 的 。 到 达 的 小 镇 极 为 乏 味 , 死 了 一 样 , 我 和 女 友 找 了 最 好 的 宾 馆 住 下 ( 只 有 两 个 ) 。 我 去 问 了 羊 的 情 况 , 又 去 了 牧 羊 人 那 里 。 下 一 步 应 该 就 是 去 别 墅 找 我 的 朋 友 吧 。

自 卫 队 牧 羊 人 开 车 送 我 和 女 友 去 了 那 座 别 墅 , 在 不 吉 祥 的 拐 弯 处 停 了 下 来 , 我 和 女 友 两 人 去 了 。 上 面 是 宽 广 的 草 地 , 木 制 的 别 墅 , 暂 时 没 有 发 现 一 个 人 。

「但 那 早 早 晚 晚 都 是 要 消 失 的 , 就 如 某 种 东 西 已 经 从 你 我 以 及 好 些 女 孩 身 上 消 失 掉 一 样 。」

读 村 上 的 书 有 一 种 思 辨 的 愉 悦 , 阴 郁 的 沉 闷 。 谁 都 不 是 我 , 我 没 有 名 字 。 站 在 像 是 哲 学 的 角 度 看 这 个 世 界 , 但 不 乏 现 实 的 辨 析 。 。 。 哲 学 , 我 是 不 是 对 哲 学 有 什 么 误 解 。 肯 定 有 的 。

「如 果 我 觉 得 自 己 一 无 是 处 , 势 必 将 身 边 人 也 带 入 泥 沼 。 我 可 喜 欢 自 己 的 一 无 是 处 呢 ?」

2 7

《 羊 》 读 完 了 。 p y t h o n 基 础 程 序 设 计 看 完 了 。 「有 顶 天 家 族」 看 完 了 。 这 几 日 成 天 熬 夜 , Masturbation , 忘 了 自 己 是 谁 。 自 暴 自 弃 的 方 式 摆 脱 《 羊 》 带 给 我 的 悲 伤 感

date: 2020-10-16 16:10:54
pulished: true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