岩島子

人往往只看到黑點,但在我眼中,卻在黑點裡,看到白點,你凝視黑點久了,移到旁邊就變成白點,你轉動眼珠,就看到許多小白點繞著黑點轉動;人生要在黑潮裡找到光,光就在你周遭,圍繞著你;你認識的每一個人,就是你的光;而你是原頭,就可以創造整個世界,只要心存感恩之心,那塊黑點就可以照亮世人。

人只有在走投無路時,冒險的精神都放大了

有些事還是不能偷懶,畢竟人生只有一次,可不能重來

清晨,萬籟無聲,陰鬱的雲朵低垂著,一羣鴿子卻在對面的屋簷,神清氣爽的曬著冷光,平日天氣炎熱時甚少遇見牠們群聚在一起,冷天都跑出來逗留,實在不可思議,我想牠們的心中肯定有顆焚燒的冬陽,引領牠們對抗寒風,看來我也要來點燃熱情的火焰,避免被冷冽的風吹熄。

早餐吃著老公買的素食春捲,有蘋果的酸甜甘美滋味,飄散出幸福,我待在電腦前書寫,微風從紗窗門滲透進來,驚覺到溫度驟然間降了好幾度,我頭暈目眩疲倦感又襲來,想來個冬眠,忍不住眯起眼陷入夢境,我獨自走上了石階,一隻油亮的黑狗朝我奔來,緊抱住我的小腿,遲遲不鬆開,我驚嚇連連想甩開,隱約地想起身,又沉睡了下去,豈料牠又跑來舔我的臉,不斷地搔癢我,逗得我反抗不了這攻勢,在夢裡狂發笑,一下子就甦醒了,我沉思著,大概是要提醒我,唯有發笑才能換來清醒的日子

一看手錶都快中午了,秒針不停地轉動,好似我的生命緩緩地流逝,人永遠抓不住飛逝的時光,仇恨不也一樣,我嘆了一口氣,無限的拉長了哀怨,唯有放寬氣度,人也神氣活現了起來

我又開始打理家務,全神貫注地清理,當灰塵消失時,我也收穫了不少,不管家中多凌亂,用汗水一點一滴的清潔,也除盡滿天的憂愁,淚水也落盡繁華裡,找不到蹤跡了。

一晃眼,都來到了下午,我安安靜靜的享受寧靜的片刻,目睹外頭的景色,榕樹不斷地被風嘲弄,它羞澀的捲縮了起來,任由強風下馬威,天空帶點鉛灰色的雲層,冷冷的觀看著,不一會風兒變本加厲扯下它的葉片,滿地的落葉,道盡它的辛酸,沒有人可以代替它挨打或承受這一切,我只能安慰自己,有個避風的角落。

天漸漸地轉成鐵紺色,企圖搶走你身上的光彩,只有站在燈光下,你才不會卡了一身灰,兒子天黑後才漫步的回家,上半身都浸濕了,全是運動過後的痕跡,一做完功課,就盯著我說,「要來好好放鬆一下。」我臉都綠了,譴責的語調說,「你動不動就休息,如果按照你的方式,很多事情都不用做了。」他頂我的嘴說,「妳天天不休息,器官都在運作,就會腸胃出血。」我聽完感到很有道理,人都要適當的調整身心,路才能走的更長遠,便改為和緩的態度叮嚀他,「要複習功課,有些事還是不能偷懶,畢竟人生只有一次,可不能重來。」

兒子奇異的微笑著,忽然問我一個奇妙的話題,他用假設的口語說,「妳只有一個人居住,而且還很年邁,此時有一個家庭出現危機需要妳保護他們,妳要繼續活著完成人生的使命,還是保護他們。」我瞄了他一眼,就回應他說,「當然是保護他們。」兒子樂開懷的把頭鑽向我的懷抱說,「每個人都會想要保護他人。」這句話燃開了我心底的困惑,當你有了羈絆,往往要繞道而行,唯有扔掉束縛,才能敞開心胸接納別人

兒子走到姐姐的書桌旁,女兒露出不悅的態度說,「你幹嘛用我的東西!」兩人又 拌嘴斗舌吵了起來,姐姐不客氣地強調說要學習弟弟不讓別人使用,我大聲喊著說,「妳為何要學不成熟的弟弟,應該要學媽。」女兒氣憤的說,「不要。」兒子走向我尋求協助,我平靜地問他,「你到底跟姐姐拿什麼?」兒子哭喪著臉說,「我的書封面破了,我只是拿膠帶黏起來。」我溫和地說,「那你跟姐姐關係破了要怎麼樣?」他馬上明白我的用意,回我說,「要黏起來。」我放寬心的說,「去抱一個和好。」兒子立馬轉身去抱姐姐又和好了。

不一會,姐姐去上廁所,尖叫連連的說,「廁所馬桶都是螞蟻,我不敢上。」我衝上前,一整排的螞蟻,繞著馬桶邊緣進食,我叫女兒先不要管牠們,一邊祈禱牠們趕快離開,過段時間又去瞧,竟然都不見蹤影,才想到冬天沒食物,就連糞便都覺得很美味,甚至冒險前往危險地帶,只要我沒注意到一沖水都死光了,或許牠們是要告訴我,人只有在走投無路時,冒險的精神都放大了,那怕朝著死亡邁進,也比餓死來的有殊榮感。

(2021.11.09)

照片由馬爾科內裡上Unsplash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30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