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劳工论坛

中国劳工论坛简介:https://chinaworker.info/zh-hans/%e6%88%91%e4%bb%ac%e6%98%af%e8%b0%81/ 如果有兴趣订阅《社会主义者》杂志,可发电邮至:chinaworker.isa@gmail.com

情势堪比地震”:美国星巴克工人联合争取公平的工会选举

發布於
“因为当一个工作场所的工人站起来反抗时,它会激励各地的工人站起来反抗。往往都是因为工人有站起来反抗,职场上才会真的做出实际的改善……10年前,快餐店工人要求15美元最低时薪和建立工会。然后,我们在很多地方赢得了15美元最低时薪。现在,我们要回来为建立工会而战斗了。”

中国劳工论坛的原文链接:https://chinaworker.info/zh-hans/2022/03/27/31955/

中国劳工论坛的telegram链接:https://t.me/chinaworkerISA

中国劳工论坛的Twitter链接:https://twitter.com/OctRevolution17

如果有兴趣订阅《社会主义者》杂志,可发电邮至:chinaworker.isa@gmail.com

星巴克的员工在全国范围内有30多家分店为组工会而战,布法罗的门店不再被孤立——他们更是燎原之星火。

Greyson Van Arsdale 社会主义替代(ISA美国)

星巴克的员工在全国范围内有30多家分店为组工会而战,布法罗的门店不再被孤立——他们更是燎原之星火。来自布法罗的星巴克员工成功赢得了工会,现在在为着他们的第一份公平合同而奋斗,并帮助更多其他星巴克门店组织起来。他们于周二前往西雅图,并在公司后院声援争取加入工会的星巴克员工。

那天早上,员工们与西雅图市议会议员、同时也是社会主义替代成员克沙玛·萨旺特(Kshama Sawant)站在星巴克西雅图总部前,要求星巴克停止他们破坏工会的策略,并允许工人进行公平的工会选举。

“当我入职这家公司时,他们告诉我他们的主要任务之一是‘挑战现状’,我想说的是……我们正在挑战现状。这把他们吓坏了。”领导布法罗工会工作的星巴克员工之一吉安娜·里夫(Gianna Reeve)说。

萨旺特在新闻发布会上宣布,她将从她的团结基金(来自从她的市议会工资中仅扣除工人的平均工资后剩下的钱)中向新成立的星巴克工会捐赠10,000美元,以帮助组织工作。

萨旺特代表西雅图的第3区,星巴克前首席执行官舒尔茨(Howard Schultz)的住家正在这一区。据福布斯估计,舒尔茨的身家超过44亿美元——这些都是通过直接剥削星巴克员工的劳动果实而得来的。

职员与科技工作者工会PROTEC17、代表学生雇员的工会组织UAW4121和图书工作者工会等当地工会当晚与星巴克工人联合会的成员,以及数百名支持组建工会的社区人员一道,在卡尔·安德森(Cal Anderson)公园举行集会,以表达他们的团结声援。

PROTEC17组织者瓦施克(Gretchen Waschke)说道:“我们为西雅图和俄勒冈州尤金市的星巴克员工感到自豪,他们已经要求公司承认自己的工会。我们想让你们知道,你们所在社区的PROTEC17成员支持你们为赢得对于工会的认可和良好的合同所做的努力。”PROTEC17代表太平洋西北地区的9,000多名公共部门员工。

当萨旺特上台时,她注意到星巴克员工开创了令人难以置信的先例。“星巴克是一家去年收入达290亿美元的巨型企业。如果工人成功地建立了工会,不仅如此,而且赢得了一份公平的合同,这简直堪比一场地震。”萨旺特说:“我们从组织工会的历史中吸取教训至关重要。正如历史和星巴克员工现在所展示的那样,谈判桌上的权力来自谈判桌外的力量。”

这次星巴克工人组织工会的行动是更广泛的组织工会热潮(特别在服务业)的一部分。波士顿15家咖啡馆的工人最近赢得了对其工会的认可,接下来可能还会有更多这样的战果。这些工人最关心的是,他们需要在工作场所赢得更好的条件。

“咖啡师、柜台工作人员、后台人员、前台人员,我们有责任组织起来并提出一系列明确的要求来反击:实现未计小费的生活工资、性别平等的医疗保健以及工作中的民主决策,包括在新冠疫情下的安全措施。”波士顿一家新加入工会的独立咖啡店的工人、工作场所合同行动团队的成员怀特(Sam White)如是说。

星巴克在美国有9,000多个门店,即使是将其中一小部分门店组织进工会也将是一项挑战——然而,新门店申请工会选举的速度显现出工人们已经受够了他们目前的状况,并愿意迎接挑战。工人们手里拿着标有“重建战斗劳工运动——组织星巴克工会!”的标语,展示了他们的斗争是如何成为更大范围斗争内的一部分。

“星巴克在一个又一个城市的工会化浪潮,是这个国家(美国)目前正在发生的最重要的事情。”社会主义替代(ISA美国)劳工组织者阿克塞尔班克(Elan Axelbank)说:“因为当一个工作场所的工人站起来反抗时,它会激励各地的工人站起来反抗。往往都是因为工人有站起来反抗,职场上才会真的做出实际的改善……10年前,快餐店工人要求15美元最低时薪和建立工会。然后,我们在很多地方赢得了15美元最低时薪。现在,我们要回来为建立工会而战斗了。”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