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月流火

写了很多年,文字就成了生命的一部分。

植物与僵尸

祝福那些自私的、冷漠的、冷酷的人,无儿无女,不用让那把飞刀刺到自己冰冷的心上

战火依旧在延烧,猛烈的轰炸和持续上升的死亡数字,令人心碎。

平生第一次如此认真地关注一场战争,时刻追踪着战事的信息,隔着屏幕听到枪炮声,依旧能感到疼痛,此刻,除了祈祷,还能做什么?能。尽自己哪怕微小的力量,去捐款,去展示战争的残酷,去告诉那些内心还干干净净的孩子:战争不是植物大战僵尸,战争真的会死人的。

我也是无信仰者,如果仅仅指宗教。

我应该是有信仰者,我信作为人的常识和底线。

信点什么很有必要,让人敢于对你微笑、慨叹或大哭一场,那才是一种作为人的身份证。

偶遇过一个女人,她常常去寺庙拜拜,身上带着佛牌、挂着佛珠,她还喜欢展示自己的背,肥硕的背上,黑压压的一片梵文,淹没在油津津的汗水里。说完我佛慈悲,她又开始吹嘘自己的产业,若干家夜总会因为小姐貌美而生意兴隆。

看着她翕动着的血红的嘴,不禁目瞪口呆。

还有一位古典文学教授,谈吐文雅,行为斯文,昨天也让我大吃一惊。

傍晚时分,他发来一个事关战争的视频,一个极温柔的女声讲述着俄罗斯攻打乌克兰的缘由:开篇说,“今天看到俄罗斯军队抵达基辅,在欧洲舞台上喜剧演员出演的悲剧正在谢幕,金融市场告诉我们,地面战争其实已经结束了”,然后,兜了巨大的圈,讲述了一个联合国安理会都不一定知道的故事,将普京粉饰为一个无辜的角色。

愤愤写下评论,截图发给他:进入基辅当天你就知道地面战争已经结束?录制早了吧?煽情加貌似国际视野的故事,组合成的也不过是一个理由,将战犯粉饰的那么无辜。

他立刻回复了长长一段,大致讲的是:这是美国挑起的代理人战争,看不到这一点就是简单的道德冲动。你应该明白,动手的人不是坏蛋,在后面挑唆的才是罪魁。不明就里就跟着胡闹,其实是糊涂人。

我回复的简短:

1、复杂的背后故事没有证据支撑,我不评判。

2、谁发动战争谁就是罪人。

3、如果有人挑唆,他就是教唆犯,动手的是杀人犯。

4、即便一个刑事案件,审批之前,也应该先制止杀人行为。

5、我不懂政治,只关心那些在战火中挣扎的人。

他很快又发来更长一段,大致说,死亡人数不超过千人,证明普京并没有下杀手,说明他还没有发疯,他只是以战逼和。随即开始担心俄罗斯经济和军力已到强弩之末,万一垮掉,波及盟友中国。

我粗略看完,已愤怒到无法自已。我以为只有无脑的人才会赞美战争,赞颂战犯,他有脑,但还不如没有的好。这样一番乾坤挪移的理论,得教坏多少学生?而且,千人,即便千人,你还嫌少吗?

愤愤地回了一句:任何人都不应该成为代价,包括乌克兰人。您和家人呢?

想了良久,似乎想明白了这群人一个共性问题:

1、没有是非观念,谁和我好,我就向着谁。对我有利的,就是好事。

2、重度斯德哥尔摩综合症:被揍疼了,反而不恨打人者,反而觉得他是英雄。

黄昏,途径一个寺庙,看着佛陀悲悯温柔的微笑,突然有点伤心,下意识在心中祈祷:祈愿每一个洁净无瑕的孩子都能平安地活着、长大,祝福那些自私的、冷漠的、冷酷的人,无儿无女,不用让那把飞刀刺到自己冰冷的心上。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4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