錢鋼

记者

笔迹鉴定:从毛到习

在微信上看到网友传的两幅图:

《学习实践论》和《学习进行时》这两本书的作者,是中宣部副部长、中央广播电视总台台长慎海雄。在中国,“学习”一词,从2012年秋习近平上任起已成为双关语——在固定语义之外加上了“学习习近平”的含义,难怪,封面上被強調的那个“习”字,突兀怪异。

搜索互联网,发现一封信:

这是习近平在2014年写给一个“大学生村官”的。请注意签名。

比对一下2016年习近平给国民党主席洪秀柱的信:

可以确定,慎海雄用的“习”,是习的笔迹。网上也可以看到同样的用法:

将领导人的手迹如此“为我所用”,似乎不严肃,但在中共历史上是有先例的,那就是对毛泽东书法的“集字”。毛是书法家,他为许多报纸题写过报头。另有不少报纸,无法请到毛,便从毛的书法作品中选出字来,集成报名。

文革之初,红卫兵运动兴起,毛泽东也戴上了红卫兵袖章。袖章上的三个字是毛体。

毛没有给红卫兵题过字。红袖章也是“集字”而做。

“红”,来自毛给红旗杂志所题的刊名:

“卫”,来自毛的题词:

“兵”的出处在这儿:

近年,这种“集字”的风气,开始在中国媒体蔓延。

2018年,有部洋洋自得的纪录片,叫做《厉害了,我的国》:

片名的书法,看去眼熟。后来发现,用同一字体写的“厉害了,我的国”,也出现在许多报纸的栏目上。笔者曾亲历毛时代,忽然意识到,这不是毛体吗?

留意观察,发现媒体上的毛体越来越多。比如不久前CCTV播放的一部“致敬改革开放40年”的纪录片《我们一起走过》:

改革开放,本质是“改毛”,放弃毛的祸国殃民路线(用中共自己的话说叫“纠正错误”)。纪念改革开放的纪录片,用毛体做片名,很不恰当。况且这又是“集字”,毛什么时候说过“我们一起走过”?

搜索网络,我发现,原来中国有了一个毛泽东字体网站,内有“毛体字体转换器在线生成器”。我试着输入“厉害了,我的国”,毛体瞬间跳出:

这确实是那部纪录片的片名用的字,只是那个“厉害”的“厉”,导演可能怕观众看不懂,另造了一个。我又输入“我们一起走过”,原来请毛主席给改革开放纪录片题名这么简单!

使用毛体集字,已成为当今一些毛左和不明历史的青年毛粉(“小粉红”)的嗜好。毛左网站“红歌会”的首页口号,一看就知道是转换器生成的:

这个生成器也有缺陷。比如:

毛泽东写过《七律.人民解放军占领南京》,其中有“人间正道是沧桑”的句子。这首诗,毛有书法作品。但不知为什么,生成器用了毛的“沧桑”原字,却另找来一个“正”一个“道”。

看来,这个网站搜集了大量毛的手迹,可以根据用户需求随意组合。比如邓小平的这个著名题词:“深圳的发展和经验证明,我们建立经济特区的政策是正确的”(正好印证毛对他的批判:“走资派还在走”):

试试转为毛体:

我试着输入和毛无关的“习近平思想”:

再单输一个“习”字:

和慎海雄用的那个“习”,是不是有点像?

一个秘密被我们发现:习的签名,是模仿毛体的。

發布評論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