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了 7 篇作品累積創作 24757 

五顶帽,一面旗 —— 1949年以来的中苏(俄)关系

錢鋼

笔者按:新冠疫情波及全球,也影响中国与伙伴国家的关系。来自俄罗斯的消息称,莫斯科当局在监视疫情时针对中国人的执法行为,引起中国人不满。这篇从语象角度回顾中苏(俄)关系史的文章,是2019年写的,发表于2019年9月17日FT中文网,录以备忘。

醜陋的人民日報系列頭條

錢鋼

中共中央機關報人民日報,代表中共輿論導向。它在2020抗疫中的表現,為這種導向留下了無法塗改的歷史印記。習近平2月3日披露,他在1月7日的常委會議上「對新型冠狀病毒肺炎疫情防控工作提出了要求」(《求是》雜誌,2020年第4期)。檢索1月8日至1月20日人民日報上全部1132篇文章,沒有「肺炎」一詞。

语象笔记: “指示”“批示”有天大差别

錢鋼

这是2020年2月26日人民日报。对农业生产和抗疫,习近平作了“重要指示”,李克强作了“批示”。“指示”和“批示”,翻译成英文似乎没有区别,中文语义其实也大同小异。“指示”和“批示”都是高层领导对下属发出的指令。“批示”写在下级呈送的报告上,“指示”有时可以口头发出,区别仅此而已。

病毒肆虐时,党媒在忙啥?

錢鋼

在对新冠肺炎传播之初的同期新闻报道作回溯性研究时,我读到这样的句子: “有些动物身上可能携带病毒,如果随意寄递会产生疫情扩散”(人民日报,2019.12.16第7版)。“将围绕重大传染病疫情防控、突发公共卫生事件处置……修订一批急需的国家标准”(人民日报,2019.12.25,17版)。

留给这2369人的疑问 —— 武汉、湖北“两会”复盘

錢鋼

新冠肺炎的祸闯大了。抢夺生命的同时,追问声起。两件事同等紧要。亡羊而不及时补牢,将付更惨重代价。网上流传一副对联:“若有惟民不惟上,绝无封口致封城”。“惟民”,即尊重民意。可民意在哪里?谁来表达?许多人注意到,病毒肆虐时,武汉市、湖北省先后召开了“两会”。

笔迹鉴定:从毛到习

錢鋼

在微信上看到网友传的两幅图:《学习实践论》和《学习进行时》这两本书的作者,是中宣部副部长、中央广播电视总台台长慎海雄。在中国,“学习”一词,从2012年秋习近平上任起已成为双关语——在固定语义之外加上了“学习习近平”的含义,难怪,封面上被強調的那个“习”字,突兀怪异。搜索互联网,发现一封信:这是习近平在2014年写给一个“大学生村官”的。请注意签名。比对一下2016年习近平给国民党主席洪秀柱...

中国语象2018

錢鋼

2018年中国政治话语最重要的测试点,是“习近平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的缩略进程。只有当缩略彻底完成,中共历史上继“毛泽东思想”、“邓小平理论”后的第三个冠名旗帜语“习近平思想”才告定型。缩略速度折射最高权威的强度。我们曾预计最终缩略版年内出台,实际缩略进程活跃强劲,涌现大批过渡性提法,但缓于预期,似受到大环境影响。国家语言资源监测与研究中心发布“2018年度中国媒体十大流行语”,其中两条和...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