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了 49 篇作品累積創作 93569 

周保松:公共生活的意義

周保松

公共生活的意義 1,前言 今天我想跟大家探討公共生活的三個問題。第一,什麼是公共生活?第二,公共生活的重要性在哪裏?第三,實踐好的公共生活,需要什麼條件?為什麼要將「公共生活」作為問題來討論?過去十年,中國公共領域的環境在持續惡化,公民社會愈收愈緊,公共活動愈來愈少。

2

羅爾斯與中國自由主義

周保松

值得留意的是,轉型問題雖然重要,羅爾斯在《正義論》中卻幾乎沒有討論,因為他覺得處理這個問題的前提,是我們須先知道在一種理想狀態下,怎樣的正義原則才最值得我們追求。只有當我們對此有所把握後,才可以用這個正義標準去處理不義制度產生的各種問題。(註12)可是這樣一來,人們難免會質疑,既...

2

我們必須在一起

周保松

我們必須在一起 周保松 各位朋友,我很明白當下這場政治大審判,對我們每個人都是巨大打擊。這是香港史上最大規模的政治審判,站在被告席的四十七人,來自不同政黨不同界別,有年長有年輕,有些甚至彼此並不認識,他們在香港最艱難的時候,選擇參與立法會初選,甘願承受不可知的政治風險,不為名不為利,只望盡一己之力,救我城於水火。

2

中大不會死

周保松

周保松 最近這一年,讀到不少中大人寫的關於中大的文章,有血有肉有靈魂,很好看。我真的希望有人將這些文字收集整理,出版成書,成為日後中大史的一部份。讀到這些文字,我總暗暗感到安慰。大家或許不知道,其實有頗長一段時間,談大學傳統、大學理念、大學文化,是被視為很老土和過時的事。

我的哲學老師及哲學的公共作用

周保松

早前上了香港電台的清談節目「哲學有偈傾 」,回憶了幾位影響我很深的哲學老師,也談了一下政治哲學在今天社會可以起到的作用。粵語,有字幕。有興趣的朋友,可看看:https://www.youtube.com/watch?v=6iYzQiCn5qc&t=2616s

How John Rawls Became the Liberal Philosopher of a Conservative Age

周保松

這是一個關於John Rawls思想的訪談,訪談人是KATRINA FORRESTER,In the Shadow of Justice一書的作者。John Rawls (1921–2002) was the most important political philosopher of his age.

羅爾斯的問題意識

周保松

罗尔斯的问题意识 ──兼答江绪林及谭安奎 江绪林和谭安奎先生早前在《開放時代》对拙著《自由人的平等政治》提出极具启发的回应,并对我的观点作出批评。[1]我首先要衷心感谢两位的努力,促使我重新思考自己的立场。这两篇文章,集中在两个大问题。第一,契约论在罗尔斯的正义理论中的位置;第...

2

馬克思與羅爾斯

周保松

马克思与罗尔斯[1] 周保松 1996年完成论文后,已是初秋,我抱着忐忑的心情,从约克南下,去伦敦经济及政治学院找我后来的老师硕维(John Charvet)教授。[2]英国的博士制度,仍然是师徒制,一开始即要选定指导老师,并由老师带着做研究。

將書讀散的人

周保松

在我的讀書生涯中,有許多難忘時刻。其中一幕對我影響深遠的,是和柯亨(G.A.Cohen)教授的相遇。柯亨是牛津大學政治理論講座教授,當代分析馬克思主義學派奠基人,著作等身。我那時在倫敦讀書,大約是2000年九月,柯亨在牛津開了一門新課,專門討論羅爾斯的政治哲學,用的材料是他後來出...

1

公共生活的意義

周保松

//公共生活是有力量的,當人與人走在一起,當人開始獨立思考,體制就會恐慌,因為他們知道自己那套東西早已經不起理性檢視。現在的社會控制,就是要將人趕回私人領域,把人變成耽於消費的經濟動物,從而令我們忽略、甚至忘記人同時也是社會存有和政治存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