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兽爱智慧

阅读·实修·转化

400 对话:王力雄主持 达赖·滕彪·江天勇|纪录片

野兽按:今天在王力雄先生的youtube频道看到这部纪录片。分享给诸位内地书友,也推荐大家关注王力雄先生的“绝世今书”频道。

《對話》紀錄片 102 分鐘

622次观看•2020年4月26日

【讚賞與回贈】頁面:https://jidaibooks.com/donation/

關於紀錄片《對話》

2011年1月4日,達賴喇嘛在印度達蘭薩拉,法學學者滕彪在深圳,維權律師江天勇在北京昌平,由王力雄在北京通州家中主持做了一次視頻對話。這次對話的全程錄像及其後的延伸採訪被製作成了《對話》。

紀錄片《對話》在國際及港台多個影展播放,在國內影展則被強令封殺。

【轉世70】中涉及到影片《對話》內表現的部分情節,為使觀眾讀者能有進一步的了解,《絕地今書》「特別節目」於今天(2020年4月26日北京時間18時)發佈紀錄片《對話》的全片,歡迎大家觀看,觀後如有問題請留言提問,作者稍後將會集中回答大家的問題。(註:原定今日播放的【轉世71】將延後一天播出)。

图为2009年夏天,尊者达赖喇嘛在达兰萨拉的府邸接见王力雄。

达赖喇嘛:我没有觉得自己变成了一条狗

文/王力雄

2009年6月25日,我在达赖喇嘛的流亡地——他在达兰萨拉的府邸中,听达赖喇嘛这样谈论流亡:

1956年,我来印度参加释迦牟尼诞辰2500年纪念日,与周恩来总理、贺龙元帅在印度见过面。与周恩来见了两次,一次是在中国驻印度大使馆,一次是在尼赫鲁家。贺龙是来我的住处看望我的。他们当时主要是劝我不要留在印度,应该回西藏。记得贺龙对我说:“狮子只有在山上才是狮子,如果下到平原,就会变成一条狗。”那次我回西藏了。不过从1959年到现在,我已经从山上下到平原五十年了,可是我没有觉得自己变成了一条狗(笑)。我这样说不是骄傲,而是因为在一个自由的环境中,能让我做更多的事情。

流亡虽然是不幸的,但是我在五十年的流亡生涯中感到很充实。利益他人、利益众生是我的发愿,在自由的环境中能够更好地实现这种发愿。现在回头看,流亡印度五十年,比我留在西藏,能让我更好地去做利益他人和众生的事。

一些来看我的汉人总是说我应该回家,回到祖国。我说并不是我不想回啊。中国方面说是给我提供机会,但不是什么都可以答应的。当我的同胞在受苦,当在我的家乡在实行军事管制时,中国方面邀请我回去朝佛啊,参加什么仪式啊,如果我去了,那会发出错误的讯号。因此不可能只要他们给了所谓的“机会”,我没接受就是“自己放弃了机会”。

我一直向中国方面强调,不要把西藏问题达赖喇嘛化。西藏问题不是达赖喇嘛个人的问题。从2002年与中国方面开始会谈,我们的谈判代表从来没有提过一句解决达赖喇嘛个人问题的话。包括在中国方面对我提高攻击调门时,我的代表想在谈判中提出中国方面停止攻击达赖喇嘛的要求,我的回答是不要提,当中国方面对西藏人民进行残酷镇压的时候,如果他们停止骂我,对我友善,难道正常吗?他们那样骂我是很公正的。

就我个人来讲,得到了“流亡中的自在”,其实并没有特别要回到西藏的欲望。当然我知道境内的西藏人民都在盼望我回去。尤其是老人,希望在世的时候能和我见面。但是也有不少年轻人和学者认为我还是不回去好,如果中国还没有自由,西藏还被专制权力统治,我留在国外,可以做更多的事,也能更好地帮助西藏人民。

2009年7月,于达兰萨拉

(本文为RFA自由亚洲藏语专题节目,转载请注明。)


达赖喇嘛与中文网友的第一次推特对话(审定稿)

作者:达赖喇嘛 王力雄(达赖喇嘛办公室已根据录音和藏汉文翻译审定了达赖喇嘛的以下谈话)

王力雄:尊敬的达赖喇嘛,首先感谢您在日程繁忙的旅程中抽出时间,与中文网友对话。从北京时间5月17日上午10:30开始,中文网友在“与达赖喇嘛推特对话”的谷歌汇问中向您提问,4天多时间,虽然中间有谷歌汇问的宕机,有中国方面随之对谷歌汇问的封网,但还是有1,253人提交了289个问题,并投了12,473票对问题进行评选。

这次您日程繁忙,对话时间不能很充分,但不是希望您这次能回答很多问题,而是希望是一个开头,由此能建立一个渠道,形成一种方式,使您和中国的民间社会从此可以进行自由、持续的交流互动,这将有助于双方了解真实的对方。

谷歌汇问可以让所有参与者对每个问题按照“不错”还是“不太好”的选择进行投票,然后以不同的方式进行排序。这次是按照其中的“支持度”排序(Sorted by popularity)向您提交问题。

“支持度”的算法,是赞成票多少与赞成率高低两个因素的乘积。这个算法对目前对话并不完善,因为赞成多反对也多的问题赞成率低,但正说明争议大,恰是更需要您解答的。我想今后您直接与中文网友交流时,可以由您根据情况选择问题,也许更恰当。

下面我开始按“与达赖喇嘛推特对话”的谷歌汇问(http://goo.gl/mod/Eq6K)中“支持度”的排序转达中文网友提问(注:因为提问者大都用的是假名,而以支持度为据的提问可以代表网友的集体态度,因此不单独介绍提问者)。

达赖喇嘛:好的。首先表示,王力雄先生对今天这次对话搭建了一个很重要的平台,得以使我有机会与中国民众对话,我感到非常高兴。很遗憾的是,过去多年来,我们所做的与中国政府改善关系的努力,一直没有取得实质结果,但是我对中国人民一直抱持很大的希望,信心十足,所以今天能有机会与中国民众直接交流,让我高兴。

王力雄(开始提问):支持度第一的提问中有两个问题,前一个问题是:“达赖尊者您好,我想请问您对于西藏以后宗教领袖的问题。请宽恕我的冒昧。您如何看待您终老后可能会出现像现在的‘两个’第十一世班禅的类似问题?”?补充一下,支持度第九的提问:“达赖在大限之后,中共肯定会在国内选一位活佛,对此,您有什么措施?”与这个提问大同小异,两个问题一共得到556人赞成,是目前所有提问中得到关注最高的。

达赖喇嘛:一九六九年我对外有一个非常正式的宣布,就是未来是否继续达赖喇嘛的体制,应该询问西藏人民,也取决於西藏人民的决定。

同样,在一九九二年我作了一个正式宣示,未来西藏问题解决后,我将不担任西藏政府的任何职务,西藏一切事务,由西藏境内的留任的公务员继续管理。二零零一年,西藏流亡组织的行政首长,开始在西藏流亡社会透过民选的方式产生,任期为五年。

因此,我觉得达赖喇嘛这个体系并不重要。我健在的时候我会努力。对达赖喇嘛的体系,中国共产党比我还要关心(笑)。所以,出现两个班禅的这种现象,是有这种可能性。但这个现象的出现,除了增加混乱不会有什么正面的帮助。

王力雄:支持度第一的提问中的后一个问题是“另外对于中共所认定的第十一世班禅额尔德尼确吉杰布您如何看待?”

达赖喇嘛:据我的了解,他是蛮聪明的,在佛法上也很努力,但是民众对他还抱有一种怀疑的态度,我认为这主要得靠自己,能否在佛法讲修上做一个有贡献的人,这是很重要的,这是要靠自己的。

王力雄:支持度第二的提问有444人赞成,也是中文网友高度关注的。提问内容是:“想向尊者了解一下关于流亡政府代表与中共会谈的情况,为什么每次都会无果而终,到底双方在哪些问题上不能达成一致,以致谈了几十年仍然无成果?”

达赖喇嘛:主要在于中国官方一再强调没有西藏的问题,只有达赖喇嘛的问题。但我个人其实没有任何诉求,主要关心的是六百万西藏人民的文化、宗教及环境等问题。直到有一天,中央像他们认为存在新疆问题一样,也认为有西藏的问题时,并且要面对这个问题,努力去解决这个问题时,我会同心协力,因为我们的目标是一致的,是为了西藏的建设、发展与团结。在目前,中共的做法只是依赖强制性手段,一再强调西藏的稳定,但是,我认为稳定来自于内心的信任与信赖。

王力雄:支持度第三的提问中有两个问题,前一个问题是:“尊者您好:不管中国未来的政治走势会如何发展,现在的汉族与藏族普通百姓之间的隔阂越来越大,很多藏民把问题简单的归罪于汉人统治,但其实我们汉人也是这种独裁统治下的受害者,您如何看待这个问题?”

达赖喇嘛:汉藏之间的关系,并不是在一九四九年或者五零年才开始,两个民族之间关系可以追溯到一千年以上。这种关系在历史上有时是非常和睦的,有时也是纷争的。现在可以说是一个纷争时段,根本原因是政府造成的,而不是人民。所以,我们人民与人民之间的关系是非常重要的。为此我们在世界上很多自由国家呼吁建立汉藏友好协会,也取得了一些成果。我认为目前最大的障碍是没有实施邓小平提出的实事求是。应该像胡耀邦那样,为了了解事实去做很多努力。最近温加宝总理的一篇文章肯定了胡耀邦做事的风格,也即不仅仅依据官方的文件,而是要到实地去了解情况。

同样的,在中国境内因为不了解事实真相,以及社会机制的不透明,造成了很大问题。如果对真相能够透明的话,对於处理并减少贪污腐败等都会有很大帮助。

王力雄:支持度第三的提问中,后一个问题是:“您有什么方法来维护好汉藏民族之间的友好关系吗?”

达赖喇嘛:我不管到世界任何一个国家,都抱着一个真实的人的心态,由此得到很多人的认同。汉藏两个民族如果同样持有人的心态,有一个平等基础,很多问题就可以解决。我经常会见到来自中国大陆的民众,我觉得他们都是很真诚的,我们的沟通没有任何障碍。

人与人相互产生怀疑猜忌,这不仅仅限于汉藏民族之间,全世界都一样,因此就需要接触,并且去消除这种猜忌。我在世界上不管见到任何人,都强调人与人之间的和睦关系。这有两个层面,第一,我们都是同样的人,这是最基本的,也是最重要的;第二,才是宗教、文化与语言等彼此的不同。

在一九五四、五五年我在北京的时候,我知道了马克思主义的理论是强调国际主义的,这表示人都是一样的。我对此非常赞同。

王力雄:支持度第四的提问是:“达赖尊者:《为全体藏人获得真正自治的备忘录》中,并未写如何保护汉族人在西藏的权益。你是否认同现有藏区汉族居民在自治后仍拥有居住权?你能否发表备忘录来描述如何保障藏区汉族居民平等生产生活的权益?很多汉族人认为你的自治是变相独立,因为他们怀疑自治政府会歧视和驱除汉族。”

达赖喇嘛:早期,在一九五零年前,西藏也有汉人居住。在我出生的地方,也有信仰伊斯兰教的回族,还有汉人。未来的西藏一定会有汉人居民。但是,关键问题是西藏不要成为和现在的内蒙一样,蒙族变成了少数,这样就失去了民族自治的意义。有的藏区,因为汉族人口的增长,西藏的语言和文化正在面临很大的危机。

王力雄:支持度第五的提问是:“请问大师,您书中所述过去的西藏是祥和的佛国,与中国政府所述的黑暗的农奴地区有很大出入,而且很多图片和视频也证实了过去农奴制度的残酷和黑暗,大师可否解释一下为何有这么大出入?”

达赖喇嘛:早期的西藏,也就是一九五零之前,是一个落后的社会,对于那时的制度不完善,我们是承认的,谁都没有说早期的西藏是像天堂一样。现在的境内外藏人当中,可以说没有任何一个人想恢复旧的制度,做梦也没有想过。

但是另一方面,中国政府宣传过去的西藏社会像地狱一样,这种说法与事实也有很大的落差。例如中共曾经制作的电影《不准出生的人》,纯粹是一种宣传,很多藏人无法认同,因为内容与事实不符。比如文革时强调文革取得了很大胜利,但是后来,当事实再无法掩盖时,就看出这种宣传没有什么力量。犹如六四天安门事件,全世界都知道,但是中共在宣传时也当成似乎没有发生。

最重要的是,你们每一个人应该公正地、客观地、科学地去调查与研究,这是非常重要的。我常常也跟藏人讲,不要以为是我讲的你就承认、就接受,你要去观察了解。作为一个佛教徒,即使是佛陀的教言我们也要做彻底的分析与了解。

王力雄:支持度第六的提问是:“如果当局允许您回到西藏,允许西藏自治,您觉得您希望给西藏带来什么样政治制度?”

达赖喇嘛:这主要是通过境内藏人,特别是知识分子,以实事求是的态度来做决定。在流亡社会,过去五十多年来,我们已经实现了社会制度的民主化。

王力雄:支持度第七的提问是:“这个问题可能很尖锐,我很想问达赖喇嘛,中国政府对你批评最凶的一条,是说你要求西藏不驻军,说这是变相独立的最根本一点。你现在还坚持‘西藏不驻军’这样的要求吗?驻军权是领土主权中最重要的一个权力,西藏不驻军的主张恐怕广大汉族人民都不能接受,有没有可能,你放弃这一观点呢?”

达赖喇嘛:虽然我们讲自治,但我经常明确地讲,外交与国防由中央政府来负责。早期我提出过,当印度与尼泊尔等周边国家都友好、互相信赖的时候,西藏可以成为一个和平区,这只是一个梦想与远景,全世界都对此有同样追求,所以不用担心。

王力雄:支持度第八的提问是:“从目前的态势来看,在达赖尊者有生之年和平解决西藏问题的可能性趋近于零。请问尊者如何看待西藏的前景?”

达赖喇嘛:从中共立国六十多年看,毛时代,邓时代,江时代,胡时代都不同,发生了很大的变化,所以,我坚信民族政策会发生变化,特别是西藏问题,在互利的基础上能够得到解决。曾经在西藏工作过的退休干部与党员,以及中国知识分子,已经开始提出民族政策不合理,需要反思,呼吁改善民族政策。所以,我认为在不久的将来, 一定会发生变化,问题会获得解决。

王力雄:尊敬的达赖喇嘛,相对中文网友提出的289个问题,今天我们只谈了一个很小的开头。新的问题,以及对您的回答的反应,还会在“与达赖喇嘛推特对话”的汇问上不断增加,请您继续保持关注。并衷心期望我们共同努力,充分利用互联网这个改变时代的技术,把解决西藏问题的努力,从官员间的密谈伸展到汉藏民众之间的坦诚相对和民主协商中来。谢谢。

2010年5月21日 星期五

于美国纽约公园大道Loews Hotel 1014室

*********************************************************************

附:致达赖喇嘛的“推特对话”邀请书

尊敬的达赖喇嘛:

中国有一句古话——“兼听则明”。多年来,西藏问题在中国境内只有官方说法,这无疑难以了解西藏问题的真相。而您若能与中国境内民间人士直接交流,也会有助于您对现实状况的了解。由于边境隔离和信息封锁,以往只有个别中国境内的民间人士有机会与您接触,这对双方都远远不够。

前一段时间,您注册为推特(Twitter)用户,这使我想到利用推特的社会网络,可以打开您与中国民间进行直接交流的门户。目前超过8万的中国境内使用者突破网络封锁,形成了自由交流的中文推特圈。他们很多人是中国民间社会的意见领袖和传播枢纽,您与他们直接交流,相当于面对中国的民间社会;而您的观点通过他们,也可以被中国民间社会广泛了解。

中文推特圈人士大都特立独行,感兴趣的不会仅仅是您在推特上的单向发布,而是期望亲自向您提问,得到您的回答。可以理解您没有时间随时进行这种对话,我的建议是:能否由您选择一个特定时间,先与中文推特圈进行一次这种对话的尝试?

一次对话会有一次收获,也希望通过这样的尝试,找到一条中国民间与您进行对话的长期途径。

谢谢。

王力雄

2010年5月5日

王力雄的有托邦

—— 原载: 华夏文摘

美国女歌手Lady Gaga 2016年邀请达赖喇嘛主持她与美国男星泰勒·金尼的婚礼


《亚洲周刊》专访王力雄:达赖喇嘛已经不会再往后退了

Submitted by woeser_weise on 2007, August 25, 10:20 AM.

来源:亚洲周刊 纪硕鸣

作家王力雄对解决西藏问题及达赖回国持悲观态度,指出达赖已作出妥协,不会再往后退了;认为西藏问题解决的前提是中国民主制度的转型;不赞成在中国实行西方式的政治转型,提出“递进民主”主张。

一九八四年以来,作家王力雄独自在青海藏区的黄河源头用汽车内胎扎捆的筏子漂流一千二百余公里,横贯黄河上游的藏族地区,从此开始了对西藏的关注。这些年来,王力雄二十多次进入藏区,足迹踏遍所有藏区,并亲自驾车沿青藏、滇藏、川藏、新藏四条公路线进入西藏,累计在西藏的时间三年以上。怀著对西藏、西藏文化和西藏民众的深厚感情,王力雄四次拜见西藏精神领袖达赖喇嘛,写下巨著《天葬:西藏的命运》、《与达赖喇嘛对话》。他关心西藏和达赖喇嘛的命运,不仅仅因为他有一位藏族作家做妻子,更有一种缘份,妻子唯色说王力雄前世一定是西藏人。

最近,王力雄又一次来到西藏。这些年来,他每年都要进藏,为的是“接接地气,直接感受西藏的最新情况”。回到北京,王力雄想的还是在藏区的所见所闻,他告诉亚洲周刊,虽然这次没有机会到青藏铁路沿线去走,但西藏文化被破坏是很严峻的事实。他说:“达赖喇嘛在德国访问时指,担心西藏文化将在十五年内消亡,我认为这不夸张。很现实的可能性,就是西藏开始市俗化、市场化。西藏文化的核心有一套人与自然、人与人的关系,现在这一切都在发生变化。”

 虽然达赖喇嘛的特使刚刚和北京政府在上海有过第六次接触,王力雄仍担心,北京方面与达赖喇嘛之间有越来越多难以逾越的障碍、分歧,“解决西藏问题及达赖喇嘛回国变得遥遥无期,我对这个会谈一直持悲观态度的,因为中共是没有诚意的”。王力雄认为,西藏问题的结可以解,但很困难。“我跟达赖喇嘛说过,西藏问题的解决,前提是中国问题的解决,中国问题的解决是民主制度的转型,在现在共产党的制度下是不可能的,真的要解决是促进整个中国社会的转型。

以下是访问的主要内容:

 * 为什么你对西藏问题和达赖喇嘛如此情有独钟呢?

因为西藏凝聚了太多全世界都在关注的问题,如:传统与现代;多元文明文化的并存;宗教问题、帝国主义殖民主义的问题;民主转型中的民族问题等等,这些全人类共同面对的挑战,但却没有得到很好的解答。我对西藏问题的研究、关注是回应这些问题的思考。

西藏人的苦难和不幸,受外来力量摆布,使他们陷入苦难之中,作为汉族人我很同情,希望能为他们做些事。与达赖喇嘛的接触,并不是要表达崇拜,而是一种亲近感。达赖喇嘛的个人魅力全世界认同,当然也更认同达赖喇嘛代表著弱势民族和传统文化,难能可贵,我们应该予以支持和保护。

* 你为什么认为北京与达赖喇嘛代表接触没有诚意?

因为对他们来说,西藏已经在他们的手中,军队警察以及国家机器都在手上。按当局的想法,让西藏自治是过去五十年代毛泽东的权宜之计,现在已经把西藏都控制住了,怎么还要让西藏去实现高度自治呢?对他们来讲,这是历史车轮倒退,他们并不认为这种真正的高度自治、实行现代民主制及现代联邦制度是一种进步。

* 在邓小平时代,希望达赖喇嘛回国的愿望还是很真诚的吧?

那个时代中共的想法是,和达赖有谈成的可能,让达赖接受个人安排,当人大副委员长或政协副主席,包括他手下人回来作一定安置,这些都能做到,只是给予一些待遇。但在政治方面是寸土不让的,当局认为,在西藏问题上是善意的,达赖喇嘛是应该接受的。

  * 如今有什么变化吗?

中共在西藏问题上的态度从来就没有变化过,只是邓小平的时候,他是想把问题解决,而且认为,解决问题的途径就是和达赖喇嘛及流亡政府去对话及谈判。但在原则的问题上不可能让步,不可能在西藏的高度自治上、藏人治藏上或者大西藏这“三藏统一”的问题上有变化。江泽民还想做点什么,包括双方的接触是那时启动的,江泽民接见过中共藏族资深老干部平措旺杰。现在平措旺杰写了信也没有用。足以看出中间的差别是很大的。

  * 你觉得中央政府并不想解决实际存在的西藏问题?

 中共已经认定,与达赖谈是谈不出结果的,他们清楚地看到了,达赖喇嘛和流亡政府是不会接受只安排个人的地位命运的处理方式,他们一定要与西藏的政治问题、西藏的高度自治联系在一起。达赖喇嘛不会接受回来当个委员长、安排好手下的人就完了。因此当局决定等达赖过去了再说,以达赖的死亡来换取西藏问题的解决,达赖喇嘛在就会凝聚西藏的力量,这种凝聚的核心就是高度自治。但北京认为这样的话干脆就不要与达赖谈了。多年考验已让他们认识到,达赖是不会变的,这在中共上下都达成共识了。

   * 你与达赖见了四次,你觉得达赖喇嘛在一些问题上有没有妥协可能?

 妥协一直在做的,也一直在让步,但我觉得现在是退到底线了。从现在再往下是很难再变了。流亡政府在八十年代以前是一直要求独立的,包括到九二年出的西藏未来的宪法、流亡政府外交部印的一些文本上,都还是以国家自居的。

   * 以中国宪法统一藏区

 从那以后,达赖喇嘛放弃独立是非常明确的,现在更明确了,按他的话说,是不断的像念经一样,“我不要求独立,我不要求独立”。过去是以民主的制度实现整个藏区的高度自治,现在又有调整了,是在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的框架内来实现整个藏区统一的目标。这就是达赖喇嘛方面已作出的妥协和变化。但到此为止,不会再往后退了。

 * 中央政府和达赖喇嘛间的主要分歧在哪里?

 达赖喇嘛提出解决西藏问题要走中间道路,内容包括:他留在中国、实行民主的方式,实现整个西藏的高度自治。但北京认为西藏已经高度自治了,主席官员都是西藏人,还不是藏人治藏?达赖喇嘛认为,这不是西藏人民要的,这些官员是上面指派的,不代表人民。

  * 有西藏官员称,广大藏民并不希望达赖喇嘛回去,你接触的藏民又如何呢?

   我认为至少百分之九十五以上的藏民是希望达赖喇嘛回西藏的,我走了这么多地方,只遇到一个过去的老县长,他不希望达赖喇嘛回来,他是一个翻身农奴,受过不少苦。其他的人都希望达赖喇嘛回来,经常是一提达赖喇嘛就泪流满面。

   * 你觉得西藏问题解决的最好方式是什么呢?

   中国不能以苏联解体方式来解决民族问题,也不能以南斯拉夫失控式的方式解决民族冲突。最好的方式是“递进民主”的方式。无论西藏或台湾与中国大陆的关系问题,都要先解决大陆问题,展望大陆民主,推动多层次的递进民主。我最关心的就是中国政治转型,我提出递进民主是因为,如按西方式的民主转型,可能民族问题暴发是很激烈的,所以我一直不赞成在中国实行西方式的政治转型。我把很大精力放在民族问题上,主要是中国未来政治转型,第一个要面对的就是民族问题,处理不好就是大规模的民族问题,很有可能国土分裂及不断的民族动荡。

图为王力雄2007年夏在甘孜州甘孜县县城。

王力雄:达赖喇嘛隐退对流亡政府的影响

达赖喇嘛卸掉西藏政府的政治职务,被视为流亡西藏彻底完成民主化的标志。虽然他实际上已长期不参与世俗政府的工作,但他的正式卸职还是会带来一些变化。

有的变化是形式,只需更换一下程序,无足轻重。实质性的变化,主要在达赖喇嘛以往掌管的藏中会谈可能带来的影响。

以往会谈,藏方代表的身份是达赖喇嘛特使。那身份具有微妙地位,可以视为私人性质,因此被中方所接受,也是中方始终称呼“达赖喇嘛私人代表”的原因;但同时,因为达赖喇嘛是西藏流亡政府的法定元首,因此也可以代表西藏流亡政府。达赖喇嘛正是利用这种交叉身份和中国政府会谈,才把西藏流亡政府带入国际社会的视野。而当达赖喇嘛卸掉政治职务时,便失去了这种关联。

以往中国方面并不想会谈真正取得进展,只是因为达赖喇嘛在国际社会的威望,以及对境内藏人的宗教地位,拒绝接触难以交代。而只要有会谈,因为达赖喇嘛的元首身份,就不能不涉及西藏政治问题和西藏流亡政府。虽然明知不会有实际结果,西藏方面仍然积极会谈,并始终作为中心议题,除了意图表达藏方解决问题的诚意,还有一个潜在目的,就是通过会谈在国际上突显西藏流亡政府的存在,将自己提升到代表全体藏人的地位。应该说,以往藏中会谈确实起到了这种作用,可视为西藏流亡政府取得的主要收获。

今后,不排除中国方面还会和达赖喇嘛代表接触。相信达赖喇嘛的代表那时仍会表示不谈达赖喇嘛个人问题,只谈西藏问题。但是中国方面现在可以拒绝,理由就是达赖喇嘛不在其位,不谋其政,达赖喇嘛除了个人问题,已经没有别的好谈。如果达赖喇嘛坚持不谈个人问题,中国方面就会说中断对话不是自己的责任了。

而对西藏流亡政府,中国方面一定拒绝接触。除了出于傲慢的心态,也是不给其进入藏中关系领域的机会,防止其在国际社会面前的曝光。在那种情况下,流亡政府单方面的声音,如同对着空气打拳,引不起世界关注,逐步落入被淡忘的状态。流亡政府这种被边缘化的前景,有可能是达赖喇嘛卸掉政治职责后,需要考虑和解决的主要问题之一。

2011-5-3

(本文为RFA藏语节目,转载请注明。)

【轉世70】真假達賴 | 冒不惜和印度開戰的風險才請來達賴喇嘛


【西藏之声2019年3月8日报导】美国《时代/TIME》杂志在达赖喇嘛尊者带领藏人流亡六十周年之际,刊出对尊者的专访。尊者谈及内心和平、全球气候暖化、美国总统川普等议题,并在就达赖喇嘛制度的延续作出评论,尊者指出,自己不在后的两三年内中国必然会选择他们的达赖喇嘛,但是绝对不会获得藏人的承认。

美国《时代》杂志记者日前在印北山城达兰萨拉,专访西藏人民至高无上的领袖达赖喇嘛尊者,并特别于尊者带领藏人流亡印度六十周年前夕刊出。

尊者:“西藏六百万藏人信任我。只有达赖喇嘛能代表六百万藏人,其他谁都无法代表;相对来说,在一些地区,中国人对藏传佛教与藏人的态度稍为宽容。我认为如今一些中国人希望深入了解达赖喇嘛;或许两三年后,事情会改变。我已经卸下政治权责,而且非常诚恳地想要为中国的佛教徒服务,以此来推动中国的道德宗旨复兴。”

有关达赖喇嘛体制的未来

在专访中被问及达赖喇嘛体制的未来,尊者表示,自己不在后的两三年内,中国可能会选择一名达赖喇嘛,但是绝对不会获得藏人的承认。“比如他们选择的班禅喇嘛,一些中国的官员也称他为假班禅喇嘛。”

“早在1969年,我就非常明确地指出,达赖喇嘛制度是否要延续,应该依照藏人的意愿。既然达赖喇嘛体系从某时开始,那么这也注定会于某个时刻不再具备关联,那么就让其停止吧,完全没有问题!”

达赖喇嘛谈内心和平

尊者说:“我们所有70亿人类,在情绪上、在思维上,在身体构造上大致一样。每个人都希望快乐地生活。西方文明,因为其教育体系而非常偏向于物质价值,尽管物质欲望总是带来太多压力、不安、妒忌等等。我们人类拥有杰出的大脑,有能力在身体层面遇到任何困顿,都可以保持和平的内心。”

“这一能力唯人类独有,其他动物并不具备。信不信仰宗教,或者信仰什么宗教,完全是个人的事物。然而,同为人类,我们应该学习人类情绪的运作方式,以能够更加有效地对抗各种破坏性情绪,令自己更加平静、和平,这就是内心和平。”

对美国总统川普的看法

尊者表示,第一次听到川普总统的“美国第一America First”言论,他感到有点不适。因为美国作为自由世界的领军,应该带头严肃地关切全球性问题。

气候变化问题不分国籍区域

全球气候暖化是各大洲和各国家共同面临的问题,而西藏高原的地理位置与南北极一样重要。因此,西藏环境的保护极为关键。

尊者强调,实际上存在的许多困顿,都是由人类自己所造成的。“我们的国家”、“他们的国家”、“我的宗教”、“他的宗教”,正是因为这些观念而制造出各种问题。“解决这些问题的唯一方法,就是提倡人类一体性理念,因为我们必须共同生活在这个地球上。”

360 王力雄长篇小说《转世》油管本尊朗读有声连载

纪硕鸣:王力雄写中国改革生死劫

王力雄:新疆追记

發布評論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