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思高

https://petermasklo.observer https://vocus.cc/user/@petermasklo 現正連載:《盟軍中的德國佬 Gerhard Neumann》二戰歷史創作系列 主要以香港粵文創作,間中出現書面中文(好似係…) https://www.facebook.com/petermasklo

面對核事故,香港人只能自求多福

發布於

6年前上映的網絡小說改編電影《那夜凌晨,我坐上了開往大埔的紅Van》,以香港變成末世之境,淪為人體實驗場為背景而展開。不過此等聽過科幻之事,看似不可能,但意外地離香港人很近。香港東西兩邊方圓二百公里已有五座核電廠(大亞灣、嶺澳、台山三座運作中,陸豐、太平嶺兩座建設中),套用香港潮語來形容,一旦出現核事故就真是「香港、九龍、新界無得避」。

數日前美國新聞網絡(CNN)引述消息,指參與台山核電廠設計及提供核燃料棒等核能物料的法國企業法馬通(Framatome)判斷台山核電廠正面臨「迫在眉睫的核輻射威脅」並向美國能源部求助。此後其母公司法國電力集團(Électricité de France)向媒體證實廠內懷疑出現與核燃料棒相關的問題,導致廠內稀有氣體成份增加。

如果你是香港人,應該會猜想到於此時中國的官方會如何作答。營運者中國廣核集團台山核電合營公司指情況「安全」、中國外交部更指「一切正常」。誠然,每次中國發生任何事故時,當局的第一反應均是掩飾其過,「唔知當無事」,直至事故變得一發不可收拾時才慢慢認衰。觀乎最近期的例子,武漢肺炎爆發之時的時序,由「造謠」變「可控」再變「爆發」,可見一斑。

中國的問題與該負上的責任先按下不表。每每核事故發生之時,最受影響的必定是居於輻射擴散範圍的民眾,對如何在事故之時如何疏散及保護民眾實屬首要。

以發生過人類史上最嚴重核事故的前蘇聯為例,其處理手法公認出現嚴重過錯,百里內受影響的數十萬民眾都花上近一個月才轉移完成,幸而在冷戰的背景下,前蘇聯民眾大多曾接受過基礎核防護訓練,本為核戰而設的訓練在面對核事故時亦能運用;加上數以萬計早已接受核事故處理訓練的軍、醫,以及大量不怕死的工人才能穩住情況,縱使最終已付出沉重代價。

但當同樣的狀況在香港發生時,試問香港政府有何自信覺得能處理得好過前蘇聯政府?港府何曾為港人提供過,即使是極基本的,核相關的防護知識課程?為民眾而設的防災演習呢?也許絕大多數香港人接受過的演習,就只有在學時的「火警演習」。一旦在台山,甚至距離香港更近的大亞灣發生核事故時,港府又如何能在短時間內將七百多萬落入輻射擴散範圍的香港民眾轉移到安全地區之餘,期望尚待轉移的民眾懂得自保?不要忘記,香港全境屆時可能均要封鎖,在三面環海之下,唯一的陸路向中國方向可是要穿越更接近核電廠的區域!

相較於曾經歷嚴重核事故以及不時出現天災的前蘇聯、日本及臺灣等地,香港政府無論對於處理周邊區域發生核事故的應變及疏散方式、教育民眾面對核事故以至一般災害時的應急手段、以至從預防階段的「先介入、先發現、先處理」(按:嗱~~寫法非常的「香港政府化」的)都是「一舊雲」,除郤每年的極細規模核生化演習外,以及日常由天文台負責的每小時核輻射數據公告,就一無所有。

特別在「先介入」的部分,試問如今的港府,能對抗中國的壓力及掩飾而提早發現問題嗎?至少武漢肺炎的經驗印證:此等與中國「國威」與「實力」相關的問題上,絕對信不過香港政府。

香港人,還是自求多福更實際。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是「事故」不是「核災」:回到2011/3/11那一天,福島第一核電廠到底出了什麼事?

從《切爾諾貝爾》說起

《切爾諾貝爾的謊言與真相》

1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