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eihuayü

關注東南亞的政治經濟和能源轉型,以及中國海外投資及基礎建設。目前在北台灣,曾在北京、香港和仰光工作和生活。更常以英文寫作。個人網站:peihuayu.net;推特 @PeihuaYu

希臘第一大港的起死回生之路

海運行業在希臘經濟中地位舉足輕重,作為地中海第一大港,比雷埃夫斯港的命運牽動國內外的目光。「中國企業剛來時,希臘社會對即將發生的改變確實非常懷疑...(但是我們發現)他們帶來的不只是錢,還有技術。我認為,我們確實信任這種關係與操作」,史特吉烏利斯說。「希臘是個小國,我們所關心議題的規模不能與美國和中國這些大國相比。我們是一個需要投資的國家,我們希望把這樣的案例複製到更多行業去」,新民主黨高層說。

首發於2019年8月22日《財新世界說》

作者 余佩樺 發自希臘雅典
編輯 張希蓓

從雅典市中心出發向西南,只需約半小時車程即可抵達波光粼粼的愛琴海,總長約三十公里的海岸線上如今起重機林立,來自全球各地的貨物在此登岸,或出海遠航,或通過鐵路與公路進入中東歐,大大小小的物流倉庫遍布其間,希臘本地人與來自世界各國的遊客,也要通過這裡的客運碼頭,從雅典前往度假勝地聖托里尼等散布愛琴海與愛奧尼亞海的大小島嶼。

這是2019年夏天的比雷埃夫斯港,希臘第一大港。

比雷埃夫斯港的歷史可以一直追溯到雅典城邦時期,但僅僅十年前,受制於希臘迅速萎縮的經濟與本身的管理低效,這個有數千年歷史的古老碼頭還一度被認為已經沒有未來:經營問題叢生,運轉效率低下,夏天時工人勞務繁重,冬天淡季則沒什麼業務。甚至有些滿載亞洲產品的貨輪不得不前往德國或英國的港口,再輾轉把貨物運送到巴爾幹國家。

比雷埃夫斯港地理位置/谷歌地圖

改變的契機來自東方。十年間,比雷埃弗斯港從一個衰落中的港口快速躍升為地中海第二大港,且有望在短期內競逐第一大港之位,根據比港港務局的估計,2019年港口的吞吐量將達到2010年時期的五倍。

「希臘歷屆政府與幾乎所有處於不同政治光譜的政黨都認同,中國為比雷埃夫斯港帶來了正面的影響。」今年七月選後,希臘材料工業研究與技術中心(Mirtec)首席顧問迪米特里斯·莫薩斯(Dimitris Moursas)這樣對世界說表示。該機構是希臘經濟與發展部下轄的政府認證機構,莫薩斯則長年頻繁往返中希兩國,親歷了這十年來兩國共同經歷的種種風波與變化。

「中遠海運在比雷埃夫斯港的投資可能仍將是未來中希關係的核心,並且是衡量兩國關係成熟與前景的晴雨表」,莫薩斯說。

來自「東方」的變革

中資在比雷埃夫斯的投入絕非一帆風順。

中國最大航運企業、由中央政府直轄的中遠集團對於希臘海運行業的興趣始於2006年,當時它的海外業務也剛剛開始其拓展步伐。經過兩年多的接觸,2008年6月,中遠旗下公司中標比港最賺錢的二號碼頭以及基本尚未建設的三號碼頭35年期特許經營承包權。同年11月,中遠比雷埃夫斯集裝箱碼頭公司依約與希方簽署了特許協議。

沒想到,也就在那個秋天,源自於美國的全球金融危機爆發,隨後希臘政府財政與國家經濟也跟著急轉直下。接下來的七年,從2009年至2016年間,希臘國內經濟規模縮減了26%,每人年度家戶支出從15626美元降至8915美元。

自2009年10月起,中遠集團下屬企業開始接手比雷埃夫斯港集裝箱碼頭的運營,但是迎接他們的並不都是歡迎的面孔。當時任職於希臘最大企業「希臘石油」公司、現任希臘企業投資貿易促進局(Enterprise Greece)主席兼CEO的格里格里斯·史特吉烏利斯(Grigoris Stergioulis)對世界說回憶,「中國企業剛來到比港時,希臘社會對即將發生的改變確實非常懷疑,中國人將如何對待人民?中國港口的工作條件將如何?他們的用料是否都會來自中國?中遠會建造些什麼?」

對所有這些問題,當時,希臘當地都還沒有答案。由於擔心會失去政府給予的特權與津貼,也憂慮中資入主後的港口前景,活躍的行會組織「比雷埃夫斯港碼頭工人工會」發起了多次罷工與抗議,一度導致碼頭關閉,港口大量貨物積壓。

「在一開始,我不得不向中國公司抱怨:請在你的經營之中多多使用本地企業,不要組建內部公司。」 比雷埃夫斯工商聯合會主席柯爾奇第斯(Vassilis Korkidis)告訴世界說,「要把港口的財富傳播給本地社會,如此一來,人們才會支持你。」

比雷埃夫斯工商聯合會主席柯爾奇第斯(Vassilis Korkidis)/余佩樺

柯爾奇第斯本身經營家族的航運電子設備企業。他以自己熟悉的行業舉例說,希臘本地有很好的企業,生產並向全世界出口港口的備件、繩索和電線,本地公司都很樂意給予中遠這樣大客戶很好的折扣。他對中遠說,與其從荷蘭進口,不如從希臘買。

經過數年的溝通,柯爾奇第斯認為中方已充分理解了本地商界的訴求,目前情況也有了不小改善。

今年七月,中遠比雷埃夫斯集裝箱碼頭公司則通過電郵對世界說表示,「本地參與」問題在很大程度上已經化解,目前該公司由六名中國董事管理,其餘約2000名員工都是希臘籍;所有建築工程都委託給本地公司執行,這些公司已設法提供了非常有競爭力的報價;除此之外,公司對集裝箱碼頭的投資也已經在各種港口服務(裝卸、儲存、物流)中,創造了近2000個直接就業機會,在補充服務業則間接創造了三倍數量的工作機會。

在資金之外,中遠海運也帶來了希臘原本缺乏的物流與倉儲管理技術。「他們(中遠)帶來的不只是錢,他們帶來還有方法、技術。我認為,對於大多數希臘人來說,懷疑已經消失了,我們確實信任這種關係與操作」,史特吉烏利斯說。

投資,抑或「收買」

但除了來自當地的疑慮,籠罩在中資與比港頭上的還有更遙遠也更龐大的政治陰雲。

自從中國的「一帶一路」倡議提出後,中遠在比雷埃夫斯港的經營就被視為該倡議在歐洲的標誌性項目。「沒有炮艇的新殖民主義」、「希臘港口成為北京對歐槓桿」等各式環繞比雷埃夫斯港的地緣政治演繹應運而生。

比雷埃夫斯港是距離蘇伊士運河最近的地中海主要海港,亦是當之無愧的希臘第一大港,從蘇伊士運河來到比港的船隻,可以通過鐵路、公路與海運接觸到中歐、東歐超過三億的消費者。除此之外,比雷埃夫斯也是國際郵輪中心、以及連接希臘本土與海島的主要樞紐。

中遠比雷埃夫斯集裝箱碼頭公司接管運營後,快速檢修了碼頭,並且投資添購起重機、物流倉儲與管理軟件,大幅提升碼頭的吞吐能力,原本悠閒的港口僱員都變得忙碌起來,比港的集裝箱吞吐量全球排名快速爬升。從2009年至2015年,希臘港口的集裝箱吞吐噸量增加了4.5倍,其中九成都是比港的貢獻。

2015年,港口與雅典西部「鏽帶工業中心」特拉西奧平原之間的鐵路開通,從特拉西奧平原可以直接連上泛歐高速鐵路與公路,增加了港口的綜合運輸能力。中遠集團利用這一機會,開發了比港通往中歐的綜合運輸方案,使得華為、惠普、索尼等跨國公司開始與中遠、希臘鐵路公司合作,通過比港轉陸運把產品送到中歐。

但比雷埃夫斯在交通運輸方面無可取代的核心地位,以及中資的大量注入為周邊帶來的醒目變化,也造成了它成為希臘國內政壇激辯的關鍵目標。

2015年1月,在多年經濟動蕩催生的政治版圖裂隙當中,新興政黨「激進左翼聯盟」一舉打破四十年來新民主黨與泛希臘社會主義運動(PASOK)兩大黨的政治壟斷,躍升為新執政黨,它年輕的領導人齊普拉斯甫一上台,就宣佈反對出售包括比港在內的「國家關鍵基礎設施」。

但身陷經濟危機的希臘與比雷埃夫斯港似乎沒有更好的選擇了。同年7月,由於債務問題進一步爆發,齊普拉斯不得不走回此前他曾激烈反對的增加稅賦、削減福利的老路,而兩國高層此前就比港問題的直接溝通,也促使這位年輕的希臘總理放下原有的異見,重新開始推動比雷埃夫斯港港務局公司(管理整個比港)股權的私有化。

2016年8月,中遠集團又從希臘國營企業收購比港管理局公司多數股權。按照協議,中遠香港分兩階段收購比港管理局67%的權益,並須在5年內向港口投入2.94億歐元的強制投資(mandatory investment)。2016年8月10日,雙方完成第一階段51%的權益交割,比港管理局公司也正式脫離希臘國營企業的身份,成為中國央企控股公司。而剩餘的比港管理局公司16%權益,將在中遠集團完成上述合同規定的投資義務後獲得。

或許是在回應一些外界對於希臘接納中國央企巨額投資的指責,在比雷埃夫斯出生、求學、並繼承父業的柯爾奇第斯主動對世界說提起:「國家(希臘)正在從港口的利潤中拿走大量的錢,因此,港口的現代化將有利於希臘經濟,儘管管理層來自一家中國大公司。港口仍然位於希臘,實際上不能從希臘遷出,它是我們國家的一部分,也給我們國家的經濟帶來了很多好處」。

莫薩斯則對世界說表示:「中國在希臘的投資只佔中國在歐洲投資總額的很小一部分。希臘被毫無道理地指責或懷疑與中國有優先關係。我們與中國的關係,並不與我們和其他國家的關係相對立。事實上,在希臘與第三國的其它關係中,中國可以發揮關鍵性的補充作用,進一步發展中國經濟,並為更密切的歐中商務往來和貿易提供更多機會。

希臘材料工業研究與技術中心首席顧問迪米特里斯·莫薩斯/受訪者提供

新的開始

比雷埃夫斯港在中資的運營下漸回正軌。2017年,比港成為了歐洲第七、地中海地區第三大的繁忙港口。2018年,比港處理了490萬標準貨櫃單位,比2017年增長了19.4% ,躍居地中海所有港口的第二位,有望在短期內競逐地中海地區第一大港的地位。2018年,比港港務局實現公司史上最佳的盈利表現,淨利潤同比增幅達到147%,淨借款從2017年底的670萬歐元轉為負值。

與之幾乎同步的則是希臘經濟的逐漸復甦。2017年,希臘GDP回升1.5%,2018年增長1.9%,儘管仍需接受債主們的「監督」,但2018年8月,希臘終於走出持續了近八年半、為期三輪的歐盟委員會、歐洲央行與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的三方紓困計劃,重新拿回了財政自主權。

經濟危機後的十年,希臘正在艱難掙扎中迎來一個新的時代,而政治環境的最終改變,或許將是新起點的最後一塊拼圖:今年7月,在希臘的國會大選當中,中間偏右的親商派傳統政黨「新民主」全面獲勝,也成為希臘這十年來首個獨自贏得執政權的政黨。

擺在「新民主」與其領導人、希臘新總理基里亞科斯·米佐塔基斯(Kyriakos Mitsotakis)面前的首要問題依然是經濟。希臘的銀行業仍充斥著不良貸款、公共債務與國內生產總值比高企、希臘公共電力公司等國企也仍在苦苦掙扎。「我所肩負的責任沈重」,米佐塔基斯在勝選之夜的演講說。

海運行業在希臘經濟中地位舉足輕重,作為第一大港,比雷埃夫斯港的命運依然牽動著國內外的目光。

過去幾年,儘管財務與業務表現都堪稱亮眼,但中遠集團對於比雷埃夫斯港港務局的權益收購仍未徹底完成。而關係到最後16%股權收購的關鍵問題——比港港務局對周邊地區投資的規劃方案——則因各種理由遭到反復否決。

希臘比雷埃夫斯港邊/余佩樺

按照2016年股權收購協議所要求的投資義務,比港港務局已多次擬具擴大比港與周邊地區投資建設的「比港大計劃」,內容包括建設造船基地、數個新酒店、新郵輪碼頭、購物中心、物流倉庫等。今年2月,希臘港口規劃和發展委員會終於部分批准了比港港務局5.8億歐元的「比港大計劃」,這已是方案的第六版,但仍有一些投資項目遭到否決。

直到大選前最後一次相關會議,原政府的港口規劃和發展委員會仍未接受「比港大計劃」中的造船活動與購物中心,當時仍是在野黨身份的新民主則多次指控政府當局阻撓投資計劃。

據世界說瞭解,中遠集團早在大選前就已開始與預期將組閣的新民主高層接觸。

雅典市中心的憲法廣場與國會/余佩樺

選舉結果被證明是個好消息。米佐塔基斯政府就職後,新任海運與島嶼政策部長普拉基奧塔基斯隨即表態稱,原則上將支持中國央企中國遠洋運輸集團所控股的比雷埃夫斯港港務局在選前提交的投資計劃。業內人稱「傅船長」的比港港務局總裁傅承求,也已經與新任海運與島嶼政策部長普拉基奧塔基斯會面,彙報港務局最新的總體規劃。

「希臘是一個小國,我們所關心議題的規模,不能與美國和中國這些大國相比。我們是一個需要投資的國家,中遠海運在比雷埃夫斯港的投資十分成功,我們希望把這樣的案例複製到更多行業去」,新民主黨一名高層對世界說如此表示。

世界說朱逸蕾、張藝歐、金書沁、謝雯雯、張涵宇對此文亦有貢獻

原文鏈接:《財新世界說》希臘第一大港的起死回生之路;《財新網》特稿│希臘第一大港的起死回生之路

本文為「希臘系列」第三篇
第一篇參見:歐債危機十年,一個希臘「富三代」靠什麼保住家業
第二篇參見:債務危機後,希臘現存最古老珠寶商想來中國開店
第四篇參見:「後危機」時期的希臘,對存在感日強的中國怎麼想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後危機」時期的希臘,對存在感日強的中國怎麼想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