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了 9 篇作品累積創作 2819 

独立思考是不是一个谎言?

Panto

我越来越发现,“独立思考”这个词的荒谬。人类的认知有限,能力有限,对这个世界的信息认知是非常有限的。人们绝大多数时候依赖媒体,旁人以及经验来多一些事情作判断,应该没有人能免俗。前些年爱鼓吹“独立思考”的人多是一些文青,这些朋友的所谓的独立思考,可能大概也是一些人文书籍结合自身经验的一种混合体。

中国的发展迅速的原因不仅在共产党,那么中国的言论不自由呢?

Panto

我经常看到这样的争论:支持共产党的朋友表示经济发展是共产党的功劳,所以共产党有执政的合法性;反对的朋友表示经济发展来自WTO,来自美国的善意,来自中国劳动人民的勤奋。我个人是比较认同第二个观点的,经济发展根本就不是某个政党自身的能力可以达成的,还需要外部的大环境以及一些内部的因素。

关于新冠肺炎,难道我又错了?

Panto

最近有篇法国的论文报道说,12月27号就有一位法国人感染了新冠。刚开始在知乎上看到的,半信半疑,感觉又是国内的宣传。赶紧到了“美国知乎”reddit上看了眼,发现这件事情好像不假?BBC报道的,美国网友都在热烈讨论。还是有很多人说“只是法国运气不好,先被中国过去的人传染了” 。

从柳叶刀(刺胳針)主编的两则推特看中文世界的“墙外的墙”

Panto

之前发过一篇错误的文章,以为繁体中文世界也是用柳叶刀这一翻译,被@andywong 指正,改正之后重发一篇。不是什么专业人士,喜欢在Youtube和Matters上闲逛,看到很多台湾人攻击WHO。虽然我持保留意见,但是难免被那么大的声量所影响。

Whataboutism是合理的,也是无奈的。

Panto

在@陈奇 的文章中,他用了这么whataboutism的例子。“当你批判因政府压制言论而导致疫情扩散时,TA来句,你看看欧美吧,言论自由、媒体监督、民主意识强,但是结果呢,看看他们政府的抗疫措施,现在的确诊率一天比一天高。” 我来用这个例子来说一下whataboutism的合理性。

理性讨论:美国自由民主体制在这次疫情中的问题是什么?

Panto

我很疑惑,美国的自由民主体制到底出现了什么问题?对中国体制的批判基本集中于“言论不自由”和“人治”。但是对于美国,除了一些中国人会说美国体制效率太低以外,我在美国媒体上几乎看不到对于美国体制的批判,我只能看到对特朗普此人的批判。所以我很疑惑,即使美国体制是最好的体制,它在这次疫情...

回忆自己两个月来对中美疫情的看法和预测

Panto

看到那个热贴,觉得蛮有意思,决定自己回忆一下,与事实作作比对。大家如果有兴趣,也可以发一下自己的。对中国的预测: 1月中旬,看到国内的新闻,似乎很危险。随即汇报家里,让家里做好准备,有备无患。(家里人只买了5个N95口罩hh) 2月份时,我对国内的疫情和经济感到非常悲观,影响会持续好几个月。

母国的崛起与海外国民的地位:两段历史,两个可能

Panto

我见过一些华人表示,他们在海外的社会地位与中国无关,只与他们自己的努力有关。我觉得这种说法很愚蠢,但又不知如何用实例来反驳。近来学了美国移民史,发现这两段历史可以用来反驳他们的观点。两段关于日本裔美国人的历史:1903年,加州的Shool board决定让日本孩子去上“中国人种族隔离学校”。

谈英国的“防疫“政策

Panto

好像没有人聊英国最新的防疫政策。Herd immunity是他们的防疫目标,据英国政府首席科学顾问说,需要60%的人得病并且痊愈。这个政策下,病危者应该能得到妥善救治。所以我保守地按死亡率0.5%来算,英国将损失0.3%的人口,来达成这一目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