津津

嗜書,愛玩文字,腦洞蠻大的,有時文藝,有時卡通,有時俠氣,有時憂鬱......,個性多面,真心不變。 做可愛的人,寫可愛的文,聊可愛的事,過可愛人生!

津津讀書分享攤--讀《張愛玲傳》—燃盡一生愛情才華

 (編輯過)
「故事」兩字就極具魅力。曾經的,逝去的,過往的,因為難以追溯,因為有了時光濾鏡,添了美好與哀愁。每當聽完故事,總是驚嘆、長嘆、感嘆。隨之而起的是對人世現象的叩問。

每個人的一生都是一本書,再怎麼平凡,都有動人的瞬間。大部分的故事都消逝在歲月流雲煙海中,沒有人會記得他們的名字、遭遇。而有些故事則會被流傳下來,代代傳誦,因為他們曾用力的在人生畫布上,力竭所能地劃下濃墨重彩的一筆。

「故事」兩字就極具魅力。曾經的,逝去的,過往的,因為難以追溯,因為有了時光濾鏡,添了美好與哀愁。每當聽完故事,總是驚嘆、長嘆、感嘆。隨之而起的是對人世現象的叩問。

讀完《張愛玲傳》,我想問,為什麼女人總是容易被渣男蠱惑?為什麼身負才華卻客死異鄉?

時常聽見女子所遇非人的故事,中森明菜如是、唱紅台語歌《小雨》的林玉英如是,媽媽口中某位朋友也是如此。有時我在想是不是在某個神祕地方有生物在窺探地球,人生的劇情要這樣設定才符合他們的觀看口味,那麼編劇是誰?我們的角色是在一出生就決定了嗎?不然要如何解釋這種在人間演爛的戲碼?對這些女人,除了心疼還是心疼。

我們費盡心機要去解構「愛情」,卻自始至終只能歸於命運。感覺愛情就像某種病毒,在不同人的身上發作、生出各種難治病徵,連醫生都束手無策。為什麼沒有人發明專門對抗愛情的疫苗?或許人就是貪戀這種痛與樂摻雜的感覺。寧願讓毒根深植在基因裡,一代又一代的享受並哭喊著。

而才華,充滿光輝的詞彙。罩在某人身上時好似黃袍加身,尊榮華貴。但事實上,那袍是透明的,僅有少數人得見他的真顏。懷才的人在等,等有人發現他身上的袍,但大多數人只忙著妝點身上的行頭,極少人會仔細的朝他身上欣賞。當有天,陽光恰好照在懷才的人身上,他身上的金黃色才得以發出燦眼奪目的光芒,於是他瞬間成了王,擁有了許多仰望的眼光。只是,這一天,什麼時候來?沒有人知道,唯有「天」!

「懷才」總與「不遇」掛鉤,「懷才得遇」無疑是幸運的,應該列入人生第五大樂事(人生四大樂事為:洞房花燭夜。 金榜題名時。 久旱逢甘霖。 他鄉遇故知)。究竟什麼可稱之為「才」,應該是不同於他人的閃光點吧,但「有才」誰說得算?必須是他人的眼光認可,那如何得到認可?誰知道呢?時代在變,眼光在變,人們的流行口味在變,在這個多變的時局,誰能快速激起群眾的反應,獲得群眾的追捧,他就有可能紅,他就可能成為那個人們口中的「有才之人」。

生活的枯燥乾澀,需要「才」來調味;人生的迷茫頓挫,需要「才」來開解;看慣的人情風景需要「才」來詮釋重構;而人們的精神目標,需要「才」來指引,點燃人們的熱情和動力。「才」是世人追求「真善美」境界的產物,是世世代代不肯割捨,心中的那點光!

人人都是一把火,來這世上用力地燃燒,有人燃燒信念、有人燃燒自由、而張愛玲用一生的歲月燃盡愛情與才華。你呢?

對於張愛玲,我是憐惜的。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津津讀書分享攤---初識張岱,生命原來可以活得如此無所畏懼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