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hlak

来自马来西亚的码字人,散文、网文、攀岩 每日一篇作品(什么都写) 不定时网络小说《精灵培育员》更新(正常情况1天2章) 欢迎点置顶的Ohlak作品分类查看我的文章。 (想看我聊什么可以留言告诉我) 喜欢我请多多支持,感谢大家!

在人海中忘了自己

我不爱跟人见面。疫情严重是借口,见了太多人会忘掉自己,才是真正理由。

可能是小时候?可能是长大以后?似乎见了越来越多人以后,自己就越来越渺小。办任何事情,做什么决定,其他人也是我会考虑的点,除了自己之外。同事……朋友……家人……爱人……

直到有一天,有人告诉我:“跟你聊天,你似乎都在谈别人,你自己呢?”

我才突然发现,在脑海中的大箱子里面,我把自己收进了一个小小的瓶子里,塞在了最角落,随时会从箱子缝里掉出来的位置。

而我知道了问题,却解决不了。每天都在与各式各样的人见面,长期被中华文化灌输要“我为人人”,行为模式已经成型的我,要从深层的思维逻辑上去多为自己多思考一些,我需要调整和跳出来的舒适圈实在太多,多得我花了好多时间都做不到。

直到疫情出现,我们都有了一个远离人群的借口,我才慢慢把大箱子的东西一个一个往外丢,把自己从瓶子里拿出来,摊平在箱子底下。

“能不能把我自己当成一块泡沫纸?把箱子里的所有东西都保护起来。”

“不,还是当一块美丽的布,铺好盖好,大家打开箱子的时候会先看到这一块富有品味、充满个人特色的我。”

我觉得,这就是我可以静下心来写作的主要原因。

只有看见了自己,才能书写自己。能够书写自己,才能把过去的人生体悟融会贯通,写进未来的人生里,最后超脱自己的现在,超脱自己的时代,真正地写出一部几百年后人们还会觉得好的作品。

那种感觉,就像是我可以抱着一个箱子,来到一个房间。然后我坐下,把箱子打开。一件一件地向大家介绍箱子里的物品。侃侃而谈,细心解说,了如指掌。

然后我要把这些物件,放进这一个房间里,成为房间里的收藏之一,存在却不显得突兀。直到房间再次装满,下一个拿着物件进来的人,把我的物件换下去为止。

箱子是我,房间是这个世界。我不知道房间多大,但是我知道我看得完。当我能够用自我的布,包裹着整个箱子里的物件时,我就看得完这个房间。

可是这一点还需要修炼。

我这个月常常往外跑,也加深了自己与其他人的联系,然后又是同样的情况,渐渐地把自己忘在了一个角落。回头看看这个月的所有文章(大家看看我matters主页就知道了),其实也发现了自己都在写一些身外之物,而自己呢?似乎好久不见。

比较难过的是,我并没有主动发现自己,而是脑海中突然出现了一件事,我一想到就落泪。而偏偏就有这么一天,我不断想起这件事,然后不断落泪。我才注意到,忽略了自己的一些感受。

我在乎同理,不论碰到什么人,都想着要站在对方的立场思考,不论做不做得到。而这就导致我的箱子里,常常都有许多其他人的东西。尤其是这一个月,塞着却没整理,一不小心,又把原本的我布,塞进箱子深处了。

人是不是都这样?对自己越好的人,我们对他就越苛刻,就比如这一个在箱子里陪伴我最久的一块布,我却常常把它忘了,塞进箱子底。

真羡慕自恋的人,他们记得常常把自己的布拿出来展示。更佩服自私的人,他们可以把所有人的东西都丢出箱子,哪怕只装自己的一块布,也不允许其他物件进入箱子。如果自私的人又不要脸,这是我只敢远观,而不敢靠近,五体投地的人。他们不止要把其他物件从自己的箱子里拿掉,还要把自己放进别人的箱子,要大家为着他着想,却不会替别人着想。

其实我很烦,我烦大家总爱假装自己为你好,一副掏心掏肺的样子,其实却只为了自己。

比如我最常听到的:

“写书?写书好啊,不如写个教人财务自由的?”他总觉得钱最重要。

“写书?写书好啊,不如写个加密货币的?” 他只想要一个推广自己加密货币的方法。

然后呢?世人会用自己的贪婪,去包装你的梦想,如果就这样追着光鲜亮丽的梦想而去,最终的结果就是,发现自己的梦想被扯得支离破碎。

所以,我不爱见人。

每隔一段时间,就把箱子收起来,好好整理,把各种不重要的物件都扔了,当一个无情的人。

反正有情的人,也只是大家想要利用的傻子罢了。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1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