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生皮卡丘

我和这个世界没有区别。关注人、理解人,和人所想象构造的这个世界。

从钢铁侠到美国队长:瞎说21世纪前两个十年美国中东政策的流变

發布於

石油,像是哽在亚欧非这位老者咽喉处的一口血黑色粘稠老痰。吐不出、又咽不下。呛出了惊天动地的咳嗽,连几个大洋之外的年轻美洲都跑来凑热闹。

2008年钢铁侠上映,漫威电影开场。当年几近破产,不得以出卖版权的情怀小作坊,也走上了被资本、政治、意识形态裹挟的大荧屏。

留给个人阐释的空间太大,瞎聊几句美国中东政策。

在阿富汗一场劫持谋杀里,军工武器世家王子兼职天才、善恶分明的Tony Stark,在自家生产的武器打击和平民yinren的感化下,看穿了资本的血腥真相,放弃了自己王子贵族的身份,挑起了人道主义救援的大旗,势要救战争难民和世界于水火。

2009年,奥巴马以保护平民为目的,“暂时增兵”阿富汗。

2011年的美国队长:在纳粹神秘组织九头蛇掌握黑科技高精尖无差别屠杀面前,美队被创造,试图以人性之善,去化解被科幻、军队、权力放大了的人性之恶。当然最重要的还是个人英雄主义的主角光环,及唯一出场两次以上的女性角色使命般的爱情加持。

2011年,九一一事件。ISIS稳步壮大持续成长。美国一以贯之的中东政策开始反噬本土。

除去这些有的没的被资本和意识形态看中并强化的,对敌人概念的塑造和强化、干涉主义和战争洗脑。从钢铁侠的主动出击到美国队长的被动盾牌,也影射了美国从插足中东到泥潭深陷,从先发制人到退场不能。

电影啊,好玩,像是拆洋葱,一层一层好像总是剥不到底。

钢铁侠里,观众们见怪不怪的,看敌人从远处拉回到身边,也似懂非懂的感慨,哦原来美国在中东的每一步,都是美国国内利益和政治斗争的投影哦。搞了半天,还是为了钱、权、性的欲望,没创意。

美队里,第一层看是大家就算有哮喘也要来当兵啊,无论如何也要爱国要当兵啊。再往下看,美队被senator抓去剧场里唱歌跳舞卖国债券,怕不是漫威仔细包裹的对自身、梦想和现实最真实的讽刺。挥舞着显眼到滑稽的盾牌,战无不胜所向披靡,是赞扬吗?还是讽刺?

阿富汗战争中,美国扶持塔利班反对派以抗衡苏联扶持的共产主义政府。后苏联被迫撤军,并一定程度上因阿富汗泥潭而解体。这亲手培植的塔利班,却成为心腹大患。

嗨,但您能只怪美国吗?它前无古人后无来者吗?

怕只是欲望史上,沧海之一粟。


讽刺了这么多,我的洋葱剥到了这一层。

但美队里还是有一句话真的打动我。(要先翻一个白眼,给一丢丢benefits of doubt 假定a man象征的是“人”而不仅仅是字面意义上的“男人”;再翻一个白眼,原谅刻板的“强”与“弱”概念,与其二元对立。然后鼓起很多勇气,take this sentence to its best case.)

手术前夜,美队问Dr. Abraham: why me?

Dr: Because a strong man, who has known power all his life, will lose respect for that power. But a weak man knows the value of strength, and knows compassion.

虽然共情也经常被抓来做工具,但我还是觉得它在其最本质意义上,是解决许多问题的不二法门。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