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生皮卡丘

我和这个世界没有区别。关注人、理解人,和人所想象构造的这个世界。

哈利波特的真正胜利:马尔福

發布於

邓布利多死去的那个夜晚,星月依然耀眼,只是不知道作者本人是不是也和我们许多读者一样,哭成了傻子。这样一个温暖、善良、慈爱、包容、智慧、拥有强大魔法、几乎是世间一切美好事物代名词的白胡子老爷爷,好像不仅是霍格沃茨的,也是我们每个人的精神救赎和温暖依靠。


那个晚上,我恨毒了这个邪恶的、一定程度上导致了邓布利多死亡的小男孩马尔福。也不懂为什么邓布利多一直以来对他是一样的包容和爱护,直到生命的最后一刻。


昨读西游记,菩萨对悟空说,悟空,菩萨还是妖精,其实就是一念之间。


我想哈利、马尔福、伏地魔怕不是一个人的三种结局,among many other possibilities. 


爱战胜邪恶的结尾,不在于霍格沃茨决战的惊心动魄,和肉体上消灭了伏地魔。而在于哈利在马尔福一手导致的火场中,本可以一走了之的最后一刻,却冒着生命危险折返,救出了马尔福。和电影最后一幕,和中年发福的马尔福同学在9又3/4站台送孩子上学时的相逢一笑泯恩仇。


以暴制暴的方式可以让伏地魔/川普/or任何一个无道暴君下台,但对于伏地魔/trumpism/恶的信仰像是伏地魔受伤后的短暂而假象的和平下蛰伏着的蠢蠢欲动。it will come back, as we all know.


而爱对于邪恶的战胜,不在于战,而在于不战。“战胜”本身并不是一个合适而准确的描述。我想“化解”可能是一个更准确的描述吧。当人心中的仇恨、不安、恶被化解掉了,那么伏地魔的精神便无处容身,更没有卷土重来的群众基础了。


最近总是鼓吹爱与和平,sigh, I know I sound like an evangelical haha 😂

But despite how ridiculous I might sound to many. 但我觉得不肯也不敢相信爱与和平,是个人在各自受过伤后,对世界残酷的想象里,心上长出的一层自我保护的、cynicism and apathy的硬壳。

而爱,不是敌对的大风,更像是一场温润的雨、或者温暖的春日阳光,可以把这层硬壳洗掉,或慢慢脱掉。


爱比恶和暴力,更需要智慧和勇气,不仅要改造人心和想象,更需要改造人生存其中的客观现实世界。有时甚至需要付出生命的代价。只是邓布利多死去的那个夜晚,星月依然耀眼。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