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T尼可

尝试去理解不同声音,偶尔写写内心的想法

母亲节前,疫情间失联的孩子被找到了。

發布於

也许这是今年母亲节最喜剧却又最真实的感动。

小Q是我的室友,这一切都要从他昨天给我的消息说起。


5.9日,下午五点

小Q发了一条微信给我:

“我妈找到我哥了”。

在我看到这七个字后,连忙给他回复:

“哇!可喜可贺”。

隔了一会,小Q回道:

“我现在去我哥那里了”。

我回复:

“嗯呐,快去”。


我盯着屏幕好久,在床上打了一个滚。

吐了一口气,盯着天花板好久。

小半年了吧,终于找到了,在母亲节前一天,真好。


—————————


疫情爆发前

小Q和我说,他哥失联了,电话打不通,也搬离了原来的住址。一切能够联系到他哥本人的方式都无法联络上了。找过他的朋友辗转联系,也去过警局多次,但最终都因为无法追查到而不了了之。在这半年里,恰巧遇到了疫情,在各个城市封堵闭塞的环境下,寻找困难重重。更在寻找哥哥的过程中,奶奶过世了,向哥哥发送病危和丧礼的信息都石沉大海。哥哥没有见到奶奶的最后一面,也没有奇迹般出现在丧礼之中。

在小Q回去处理了几天丧事,回上海后,他有点疲惫说:妈要来上海找他。

在小Q母亲来上海后,我第一次见他的母亲,齐耳的短发,中年之后的微胖体态,更有最地道的热情——和她一同吃饭的过程中,她会比划着手里的筷子,催促着我夹菜,多吃。我带着对于陌生长辈的拘谨,点头称好。而我的脑子里却闪着这样的念头:不在我这个外人面前表现出对于儿子失联的焦虑,反而一副故作轻松的状态,这是个质朴又强大的母亲,我脑子里时不时会闪过这样的念头。

饭后,我问小Q有什么打算?

他说:还能有什么打算,挨个找过去吧,我没法天天请假,只好让我妈去原来我哥的小区和公司一路找吧。


算算时间,从5月4号到今天找到哥哥的消息之间,小Q母亲委托过亲戚,问过公司,疏通找人的关系,从最初的毫无音讯,到获得一点点的信息,一步一步反复穿越冷漠的钢铁中。

从他哥哥曾经居住的小区找到另一个小区,从一家公司问到另一家的公司,得到过线索,也碰过壁和被委婉拒绝。中途小Q和我诉苦,他的母亲找到他哥所在的公司,人事确认有这么一个人在分公司工作过,但却不愿意透露分公司的地址,因为害怕家属闹事,在他母亲提出只是希望从哥哥同事或者分公司处得到有关他哥哥的消息后,这家公司答应了第二天会提供线索安抚她离开,就再也不接他母亲的电话,也不再见他的母亲。

在我收到小Q母亲找到哥哥的好消息之前,我并不知道更多细节的寻找过程,但在得知找到的一刻开始,却也陷入这份喜悦里,在母亲节的前夕,被这份母亲的力量打动。那失而复得的孩子,是这位母亲在节日中最好的礼物吧。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