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GOCN

独立媒体,非营利性质,我们关注环境、教育、性/别、精神健康等公共议题,提供负责的纪实性内容。转载联系:editor@ngocn.net

突然消失的广播 ,流浪的豆瓣“难民”

作者丨许乐

编辑丨阿八


2019年10月6日凌晨,豆瓣用户“越人”所在的一个豆瓣好友微信群里,开始讨论这样一条消息——豆瓣广播功能被停用了。她打开豆瓣进行求证,看到的是豆瓣网红“姨妈的鸭”在0点28分发出的广播“大家晚安”。在评论里,“姨妈的鸭”写道:愿我们能一起说早安。

愿望没有实现。白天起来,没人能发出一条“早安”的广播。豆瓣官方说法是:动态功能升级,10月20日恢复。

“姨妈的鸭”有着8万多个关注者,这条广播现在还是不少人动态栏里看到的“最新广播”。截至发稿前,这条广播已经有超过1700条回复,500多条点赞。有豆瓣用户在回复里说——理论上讲,豆瓣已经去世。

“姨妈的鸭”的广播截图,图源受访者

风口浪尖上的豆瓣

在谈论广播之前,我们可能得先了解一下豆瓣。

作为一个以“书影音”评分闻名的网站,豆瓣被贴上最多的标签是“文青”,但事实上,每一个豆瓣用户可能都有属于ta自己的定义。根据刺猬公社获取的数据,截至2019年2季度,豆瓣已经拥有1.96亿的注册用户,月活跃用户也在1亿左右。2019年,中国有8亿多网民数量,在豆瓣上活跃的用户至少占了八分之一。

而在近几年,豆瓣也开始频频被关注,最受瞩目的当然还是它的电影评分。2016年12月,《人民日报》客户端上的一篇名为《豆瓣、猫眼电影评分面临信用危机恶评 伤害电影产业》的文章引起热议。据《新京报》,该文首发在《中国电影报》时名为“豆瓣电影评分,面临信用危机”,但在《人民日报》客户端转载时标题却多出了“伤害电影产业”的“帽子”,由此引起一阵风波。随后,猫眼下线了其专业评分。更有传言称,豆瓣、猫眼因此遭到电影局约谈,不过该说法遭到时任电影局局长张宏森否认。

2018年,经历撤档再上映的电影《纯洁心灵:逐梦演艺圈》获得了“豆瓣最烂电影”的称号——目前该片评分只有2.2分(满分为10分,今年饱受批评的科幻片《上海堡垒》亦有2.9分)。该片导演随后多次发文谴责豆瓣,称该片“在公映首日遭遇严重不公正评分”,并表示已向国家电影局寄出举报豆瓣的材料。事件在网友对豆瓣的支持下成为一场“闹剧”,最终以豆瓣起诉毕志飞名誉侵权告终。

《纯洁心灵·逐梦演艺圈》评分截图

准备迎来自己第15年的豆瓣,在影视剧方面的影响力越来越大,而影视行业的迅猛发展,无疑也使得豆瓣的公众曝光率变得更多。今年初的“小破球之争”——电影《流浪地球》的豆瓣评分被质疑“高赞好评被收买改为差评”。豆瓣随后回应,前500名热评中仅有4名用户有跨分数修改行为,网传的“四星改一星”评分则已经删除。豆瓣亦在声明中提出会改善评分机制,“修改评分后,修改前的‘有用’(点赞)数据将被清零”。

除此之外,引起热议的还有小组。创建于2008年的“父母皆祸害”小组拥有超过12万组员,因被共青团中央点名“畸形价值观蔓延”随后被雪藏(即小组无法被搜索,已无法加入新成员);女同性恋交流小组“les sky”则是一度与微博的“les超话”同时消失。

“鹅组”、“瓜组”等多个讨论娱乐八卦的小组是豆瓣的“另一面”。鹅组最开始叫“八卦来了”,一般被称为“豆瓣八组”,与晋江兔区(即晋江文学城网友交流区)并列,被网友认为是目前最大的两个娱乐八卦讨论区。去年2月,网信办联合多部门进行的“整治炒作明星绯闻隐私和娱乐八卦”专项行动开始,八组、兔区均先后封停整改。八组也因此改名为“豆瓣鹅组”(八组组员多自称“八组鹅”)。今年5月底,鹅组又称“因技术维护需要”,停用了一个月。

在此次的广播功能停用事件中,鹅组、瓜组等多个讨论娱乐八卦的小组亦是首先被雪藏,有豆瓣用户认为,此次事件与这些小组讨论的内容有密不可分的关系。

“瓜组”暂无搜索结果,搜索“鹅组”则显示包含该词语的群组

广播意味着什么

这次广播的突然消失,豆瓣用户“伊夏”有一个很形象的比喻——“就好像一个跟你结婚十年的人,突然消失了十几天”。

到今年十二月,伊夏的豆瓣使用历史就超过十年了。打开伊夏的主页,你可以看到26312条动态(也就是广播),其中包括标记看过的3012部影视作品,读过的2575部图书作品,还有日常的吐槽、对友邻广播的转发。她觉得,作为使用频率仅次于微信的存在,豆瓣就像是她的虚拟男友,“每天上班都挂在上面,豆瓣就是我最重要的一个App”。

从豆瓣1.0到豆瓣6.0,豆瓣历经多次大型改动,广播(最早之前,广播的名字叫做“豆瓣语录”)都被认为是用户使用频率较高的核心功能之一。2016年7月的豆瓣4.0把广播放到了首页的底部导航栏,发布和阅读广播变得更为便捷;2018年7月的豆瓣6.0则更为直接,广播移动到首页成为“动态”,与“推荐”并列——用户只要打开豆瓣,第一时间看到的就是“友邻”的广播。

目前版本的移动端豆瓣首页,多次下拉动态刷新会显示如图提示

友邻——一开始仅出现在豆瓣的称谓,现在已经扩散到微博等社交渠道。在早期的版本里,豆瓣的关注尚需要对方的同意,而不是像微博那种粉丝与大V的关系,豆瓣及用户亦将这种双向好友关系称为友邻。尽管版本更迭,关注的门槛降低,但双向关注的好友互称“友邻”的做法也沿用了下来。

伊夏说,可以在广播中与友邻互动,是让她成为豆瓣重度用户很重要的一个原因。她现在关注了227个豆瓣用户,关注她的则是超过3000。但她曾经也只有几十关注量,直到在朋友的建议下开始发布一些书评、影评。“写着写着就有更多人来跟你互动,才发现它又有社交的功能,又有展示自己的功能,慢慢就有点沉迷了。”

但在不同的豆瓣用户眼中,广播有着不一样的意义。

对于用户"马鹿野郎"来说,广播则是帮助其立体地去认识一个人的工具。“通过你的观影习惯,通过你的读书偏好,通过你的日记、你的相册,我认识到的是一个更加真实更加清晰更具体的一个人。

NGOCN的书影音档案

马鹿野郎同样是使用了豆瓣十年左右的老用户。他对于广播的期待并非是“非常严肃非常深入的探讨”,“我可能只想简简单的看一看,看了这个电影,友邻打了几分”。他认为,豆瓣用户的表达更加面向自我,而非像朋友圈那样“为了别人的凝视去发的朋友圈”。

也有用户只是把豆瓣当作树洞,比如家明。昨日,豆瓣恰好在开屏画面通知他,“相瓣四年”。事实上,他已经记不清自己什么时候开始使用的豆瓣,只知道,总是在最丧最伤心的时候打开豆瓣,发一条广播,“豆瓣陪了我很多个夜晚”。最近的一次,家明的广播开头便写着“今天丧极...”。

除此以外,广播其实还是很重要的图书营销渠道。小P是某图书出版公司的员工,也是豆瓣用户。最近,他所在的公司有新书上市,原本计划节后在豆瓣做一轮推广,但如今的情况,他们也只好把重心放在其它渠道。


流浪的豆瓣“难民”

无事前通知的“升级”停用长达两周。这14日里,没有了广播的豆瓣用户正四散流浪。

在微博上搜索“豆瓣 广播”,你可以看到不少人在问“豆瓣广播啥时候能好”;有用户则是在微博中加入了“豆瓣广播消失的第X天”,记录自己期间的生活;离开微博许久的用户因此又打开了微博;有的人甚至今天才发现豆瓣广播被停用了。

马鹿野郎则在豆瓣建立了“过渡时期版聊”小组。在小组简介里,他这样写道:这是一个非公开的小组,用来在动态升级的日子里代替广播。目前该小组已有超过8万的成员,是10月6日以后建立的最大一个“过渡小组”之一。

在小组搜索“过渡”,可以看到不少类似群组

最开始,他一度以为广播不会再恢复,因此才出于好奇建立这个小组——尝试一下大家在新的小组里能否发言、彼此又是否能看见。但基于小组本身功能上的限制,他也没有太多的期待。

“这个小组并没有一个真正的主题,并不是说大家有共同的爱好,组员唯一的诉求就是发帖,因为现在我的广播不能发任何东西让别人看到,所以我要发一个东西让人看到,这个就是我唯一想要实现的东西”。他认为,这个小组已经部分代替了广播的功能。

现在,这个组已经分成了几个板块——发狗发猫的两个板块让大家晒猫晒狗;书影音专区让大家讨论书籍电影与音乐;“友邻下载”是给不同地区不同爱好的豆瓣用户交友;“万能的豆友”则是包罗万象。

在小组的热门区,有用户发了这样一条帖子:“明天就要领证结婚,可惜不能发广播了”,附文则是“我和豆友结婚了”。

伊夏和越人也都加入了类似的小组,但她们并没有选择用小组来“过渡”,她们的“避难所”是微信。伊夏已经有两年半没有用过朋友圈了,但因为这次的事情,她开始通过分组可见的方式,向添加了微信的豆瓣友邻们发布着广播。在自己的公众号上,她发布的则是原本会发在豆瓣的书评、影评。

越人在豆瓣的首页个人介绍里公布了自己的微博,以及呼吁大家添加微信。她最近添加了不少微信好友,然后在每一条“朋友圈广播”中写明是“一条广播”,保持着一天七八条的更新量。 

她们都在等待着广播的回归。


广播能够回来吗

伊夏觉得,这次的事情“很没有豆瓣精神”,但她亦表示理解,“豆瓣是因为特殊原因才这样的”。对于豆瓣精神,她理解是一种社区自治的精神,有事大家会去一起协商。

但到目前为止,对于广播功能为何突然停止,豆瓣都没有一个较为正式的声明。只是在豆瓣帮助中心的“最近热点问题”里,你可以看到一个名为“动态功能什么时候才可以恢复正常使用?”的问题,豆瓣管理员的回复是“目前动态功能正在升级,预计10月20日左右恢复”。

豆瓣的“回应”

在这个官方回应之外,豆瓣用户们有着不少猜测。豆瓣用户“企鹅”看到的消息是,事件与鹅组、瓜组等小组的雪藏有关。因为节庆之后,不少小组用户开始给一些人“组CP”,导致小组被雪藏。一些小组成员对此表示不满,于是开始大量举报一些豆瓣用户的广播——这些用户被称为“八千”(该词目前无准确定义,可简单理解为对社会问题提出批评者),其发表的部分广播被认为是违反相关法规。因此,豆瓣需要对广播进行整改。

该说法暂时无从考究。不过根据NGOCN掌握的信息,最近有不少用户出现几天前甚至几个月前的广播被删除的情况(这种情况之前也时有发生),亦可能与广播被停用的事件有关。

不过,也有好消息出现。9日,有豆瓣用户开始发现,一些友邻对书影音作出的标记会出现在首页的推荐栏内,而这本身是推荐陌生人内容的地方。伊夏认为,豆瓣事实上在承担某些压力,这已经是程序员们努力的成果。她亦愿意等待着广播功能的回归。有用户这样说,“灯被关了,但豆瓣也会偷偷为大家开一扇窗”

广播20号会如期回来吗?回来以后会是什么模样?一切都是未知数。

伊夏说,“假如结婚十年的人突然去坐牢十几天,总不能不等吧”。


注:越人、家明、小P、企鹅为化名

校对:阿八

NGOCN是一家非营利性质的独立媒体,我们关注环境、教育、性/别、精神健康等公共议题,为公众提供负责的纪实性内容。

点击链接可订阅我们的精选邮件:https://jinshuju.net/f/sGicEk 



写于豆瓣106事件后:在自己的土地上流离失所的互联网难民

登入發表評論

看不過癮?

馬上加入全球最高質量華語創作社區,更多精彩文章與討論等著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