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白

應當不談論什麼東西吧,於誰而言 沒有固定時間發文,莫約是在修稿或者......睡覺 本人帳號大概只會寫些文章,或抱怨或講故事或...邊抱怨邊講故事(故事大概難產了) 以個人淺見撰文,歡迎指教

《謝醴傳.第五章》

發布於
修訂於

那農人坐在椅子上,瞪著雙目卻彷彿沒看著任何東西,嘴裡嚼著一些「哈」、「痾」的聲音。

謝醴就坐在他的一旁,微微蹙著眉頭,仍拍著他的肩安慰著,說一些「沒事」、「寬心吧」之類,沒什麼用的話。

此時,謝醴已經把農人扶進了屋子,開始安慰起受驚的農人。

莫爾斯就在一旁看著這副場景,恍若孩子在照顧失智的老父親一般。

之後,那老父……那農人準備去村裡,打算去尋人來幫忙。

謝醴也本欲前去,誰料那農人婉拒了謝醴的好意,有些僵硬的躬身陪笑,接著自顧自的快走離開了,全程致力於不與兩個對眼。

謝醴徬徨著,不知腳步該走哪處。而莫爾斯,則是暗自發了笑。

謝醴苦思著,在決定要跟上前時,莫爾斯忽然道:「大人,那屍突然橫倒路上,怕也是有古怪吧?」

謝醴聞言,轉看向了莫爾斯,愣了一下後才點頭。

「你說的對,也許應該先去看看。」

莫爾斯點頭,與謝醴說:「可要快點。」

兩個掉頭回去看袍子所在。

等到謝醴趕到袍子所在,覺著袍子好似扁了些。

掀起了袍子的一角,謝醴愣住了。

「……什麼?」

莫爾斯聽到這聲,問了句:「怎麼了?」

謝醴的唇色微微發白,雙目撐大,露出不可置信的神情。

「……不見了。」

莫爾斯探頭過去:「什麼不……」

話音,似乎被掐住一般,止住了。

袍子底下,只有塵沙、幾株草與幾隻螞蟻。

本來應該還在的東西,不見了。

謝醴忽然將整個袍子掀起,揚起一陣風沙。

他疑惑著,盯著那塊地方沒有動靜。

莫爾斯也受了驚,但很快反應了過來。

他向謝醴問道:「這……可是魔法?」

謝醴過了一會兒,才僵硬地搖了搖頭,嘴唇微啟,卻是呼不出一口氣。

靜默許久。

此時,遠方傳來聲音,是農人的聲音。

莫爾斯聽見了,突然拉著謝醴跑走,往聲音正對的方向跑走了。

謝醴被風吹了臉,想要停下腳步。

莫爾斯回頭道:「大人,不能停下啊!」

謝醴露出了疑惑的表情,正欲開口,又被莫爾斯的話語阻斷。

「大人,只有我們兩個在場,定要怪罪道我們頭上的。而且事關魔法,讓人羅織入罪,可不能活命了啊!」

話音落下,謝醴沉默了。

魔法檢測,那不是一個很準的東西,更別提一個天使,體內能沒有一點能被檢測到的東西嗎?

「……可不是我殺的呀。」

他迷茫的說道。

莫爾斯語氣仍略帶急促地說道:「大人,其他人不會相信您啊!」


趕了一整天,兩個才算是離開了那地方。

彼此間沉默著,都沒有出一點聲音。

莫爾斯回頭看了看,謝醴始終是低著頭,與他亦步亦趨地走著。

莫爾斯問:「大人,還好嗎?」

走來時保持的沉默被震碎,謝醴好似才能抬了頭。

他臉上有一絲低沉,但是讓微笑給掩蓋著。

他道:「我沒事的,莫爾斯,不用擔心。」

莫爾斯點了點頭,也微笑道:「那大人,我們繼續趕路。」

謝醴點了點頭,沉默著被莫爾斯拉著走去。


作者的話:嘛.....等我一下。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