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白

應當不談論什麼東西吧,於誰而言 沒有固定時間發文,莫約是在修稿或者......睡覺 本人帳號大概只會寫些文章,或抱怨或講故事或...邊抱怨邊講故事(故事大概難產了) 以個人淺見撰文,歡迎指教

《謝醴傳.第六章》

馬不停蹄地離開了村莊,回頭再看已渺如拳頭大小。

再往前看,是一座城鎮,圍在中間的城堡似乎大一些。

房屋遠遠看過去多是石造,也似乎熱鬧些。


天上白雲之下,是一個仰望天空的少年走在大馬路上,步伐邁得極開。

他的眼眸亮著璀璨的光芒,嘴上挈著笑意。

明朗的晴天,陽光普照。地上的小草趴著休息,路邊的小鳥嘰嘰喳喳。

少年走過了轉角,來到城鎮口前,突然見到兩個異人。

一個披著長袍,一個粗木麻衣。一個微皺著眉頭,而另一人則是沒什麼表情。

那少年看著看著,看著兩人從城鎮口走進來,看著兩人注意到自己,看著兩人就快與自己擦肩而過。

兩方人馬,就如此盯著對方。

最終,兩邊擦肩而過。

少年收回了視線,又轉往門口的方向看去。

莫爾斯:沒禮貌的小孩。

謝醴見莫爾斯轉回了視線,也跟著轉回,還輕笑了一聲,說道:「現在的小孩真可愛。」

嗯,用天真來形容還比較恰當。

莫爾斯如是想道。


走過轉角,謝醴看見不遠處有一家客棧。

謝醴與莫爾斯道:「我們住客棧吧。」

莫爾斯聞言,看了一下謝醴長袍的袖子,點了點頭。

不久,來到客棧門口前,莫爾斯道:「我能在外面先待一會兒再進去嗎?」

謝醴愣了一下,轉過頭看著莫爾斯道:「好吧。」

隨後,自己一人進去客棧之內。

莫爾斯走到了門口旁略遠處,倚牆站著,觀覽著眼前的街道。

幾個人人來人往,屋子最高也建到了二層樓。

太陽在西方的天中垂吊,應該再過不久,這座城鎮就要被黃昏,甚至被黑夜所壟罩。

忽地,一旁傳來了某個天使的一聲「莫爾斯,進來吧。」

莫爾斯轉頭過去,見謝醴站在門內。探出身子,與他朝了招手,道:「我租了一間,兩天,快進來吧。」

他還真的有錢啊。

莫爾斯如是想到,同時也點了頭,往他那方向走去。


一夜過去。

隔天天明,謝醴從椅子上起身,打開緊掩的窗扇。

晨曦入屋,讓謝醴的臉被照亮,也照亮一旁床上的,某位的臉。

那個某位被陽光刺激得醒了過來,睜開了眼之後緩緩坐起。

謝醴走到了莫爾斯身邊,道:「餓了吧,我去替你買麵包來吧。」

莫爾斯道:「我隨你一起去吧。」說著,緩緩起身。

謝醴按住了他的肩膀,道:「你身上負傷,休息好。之前我沒有注意就讓你拉著我跑,太危險了,這次要讓你好好養傷才行。」

莫爾斯聞言,搖了搖頭,執意說要跟去。

謝醴停了一下,微微皺了眉,後又展開,點了頭,道:「好。」

不久,兩個就出現在了集市。

莫爾斯看著清澈的藍天,吸吐吸吐著。

他嘴微微張開,又一次專注地看著天際。

謝醴走在一旁,見他這副模樣,微微皺眉,又微微一笑。

走到一個麵包坊外,兩個一同進去了屋子。

那店主見到謝醴,轉過身去忙了忙自己的事

謝醴走到一顆麵包旁,問:「請問,這顆麵包多少錢?」

「一枚銀幣。」

……

謝醴靜默了片刻,問:「這麵包為何賣一枚銀幣呢?」

那店主轉過身來,看向謝醴,片刻後嗤笑了一聲。

他道:「外地人,不識米價。」

莫爾斯站在謝醴的一旁,面色不善。

早知道就不跟來了。


作者的話:我在想,我要怎麼形容一枚銀幣的麵包到底多貴。

筆記一下,假使現在一顆麵包十元……美金。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