貓兒

愛貓成痴,但是又對貓毛過敏的女孩。 從精神上的貓奴,變成實質上的貓奴,喜歡貓咪呼嚕嚕的幸福聲音。 星座是大貓座,但個性很像家貓,喜歡放假一個人窩在家裡,享受一個人的獨處,沈浸在自己打造的文字世界裡。 期待自己的寫作風格,具有貓的優雅與貓的狂野,剛柔並濟。 我是貓兒,這是我的故事。

原本以為早已放棄寫作這件事,如今的我卻重拾筆桿

發布於
來自心靈深處渺小的期待,一直都有對年少自己一個交代與保證。18歲那年勇氣的消逝,黑暗裡仍殘存一盞微弱光點,照著沒有全然死去的心。事隔多年,重新燃起的自信火苗讓我拾回筆桿,張牙舞爪的冒牌者惡魔再次向我咆哮嘲弄。但這次,我將不再退縮。

2020.10.23 首發探路客   2021.10.15 修改二發Matters

我是真的以為這輩子不會再碰寫作這件事情,從18歲到25歲前半段至少是這麼想的。

Photo by Burst

國高中以前因為興趣而寫小說,隨手撕來的日曆乘載著繁星般的奇幻想像,然後又一字一字,卸載到它們應該歸屬的章節裡。
18歲後,那些日曆手稿載完最後一批旅客之後,不再收客,也沒有航向終點,猶如一艘被遺棄的孤船,搖搖擺擺,點著一盞微弱破舊的燈火,在黑暗中漂泊。我一直將手稿帶在身邊,期待哪一天航線重開,我會再次拾筆書寫,也因此特別珍惜。
後來大學4年(應該是5年)過去了,不僅沒有重啟章節,相反地,還有一股沒來由的衝動想要親手毀掉這些手稿,只因為我覺得不可能。
當然最後是沒真的狠下心。

受過歷史系專業訓練的經驗告訴我,一手史料是最珍貴的史料,那些手稿猶是如此。

它們是我青春的痕跡,羞澀的字跡描繪著最純真的夢想,不受汙染,只想好好做自己。

Photo by Unsplash

我不應如此無情對待。應該說,來自心靈深處渺小的期待,一直都有對年少自己一個交代與保證。
17歲的我要未來的自己無所畏懼的衝,卻在18歲之後上了大學,將她期許的勇氣通通收了起來,一收就是塵封多年不見天日。
一個名為冒牌者的惡魔盤踞在心頭多年,時而咆哮時而張牙舞爪,更常將勉強振作起來的渺小自信毫不留情的吞噬殆盡。

真的有那麼糟糕嗎?
真的表現就是那麼不如預期嗎?

樂觀的人會向前看齊,並期許有朝一日可以成為一樣優秀的人;悲觀的人常常自我否認,成功是天方夜譚,那一定要具備天時地利人和的情況才會辦到的事,還有運氣要夠好。
太多時候,我的想法都是傾向後者。久久一次的自信爆棚猶如黑夜開得燦爛煙火,幾秒之內只剩煙灰與煙硝;自信瓦解如同漫長黑夜,夜裡的寂寥與蕭涼讓自己一蹶不振,沒了熱情的心如同死去一般靜靜躺在漆黑的夜裡。

真的就是那麼不堪一擊?我不斷反問。

Photo by Burst

說穿了其實是害怕失敗,害怕丟失那不值一文的面子。

在一群優秀的同儕裡面,我經常自慚形穢;當努力之後的結果不盡人意時,我得瘋狂尋找各種心靈雞湯來安慰自己。

 「失敗是一種資格,獎賞你上過擂台。」

高中時期經歷二次的文學獎落選,我收到母親的安慰,但始終無法告訴自己你依然很棒。大學時期,也曾想過投稿校園文學獎,但在閱覽歷屆得獎作品之後,我馬上把念頭打消。
完全不是別人的對手,因為害怕失敗。
在找不到激勵誘因的情況下,我把寫作之筆收了起來,手稿收在抽屜深處,小說word文字檔最後一次編輯停留在2015年的9月,沒了續集更新。
夢想就這麼死了嗎?我心裡也清楚其實還在。
黑暗中閃著一個微弱的亮點,那一丁點亮光映著15歲自己的青澀面容,17歲的青春勇氣,還有我的小說中,主角們的身影。亮點努力閃著、亮著,累積我生命的經歷與體悟後,有一天,它耀成熾白的亮光。

Photo by Burst

亮點努力閃著、亮著,累積我生命的經歷與體悟後,有一天,它耀成熾白的亮光。
最終,我在25歲的後半段重拾了筆桿,點開5年來從未更新的故事,開始每天敲打鍵盤的日子。
冒牌者惡魔依舊是狂妄咆哮著,過度在意他人眼光讓自己裹足不前,否認自身實力,更常嘲笑自己只是無病呻吟。
我也是猶豫了很久,跟惡魔打了幾架之後,才決定要架設部落格,選在探路客開始耕耘我的文學田地。

這需要一些勇氣,一些臉皮,還有一些決心。

航線重新啟航了,十年前設定的情節架構,過了一個十年,建構出更完整的世界觀;手機取代過往的日曆,靈感在鍵盤上穿梭跳躍。寫作當下,我常打破時間的藩籬,身陷文學的情海,廢寢忘食,遺忘晝夜,這麼一直寫著。

線下的我,寫著架空的故事;上線的我,說著自己的故事。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11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