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今艸

生如夏花|獅子座|反映者| 有詩的生活不乏味|冒險是人生之必要

家教雜筆|原來學中文這麼難?


工作停滯的日子,手上仍有幾個因緣際會受到長輩介紹的國文家教案子,說實在的,母語為中文的我,我真沒想過原來這麼多學生對「國文科」有這麼大的障礙,沒錯,不只是古文,連學習白話文都有很大的問題。




回想大學課業閒暇之際,時常到各國小去課後輔導弱勢學生,陪他們度過雙薪父母不能準時接他們下課的時光,又或者是隔代教養,必須留校輔導他們完成當日的課業。小孩其實沒我們想得那麼天真,但也不至世故,不過早熟的跡象是普遍的。他們其實很寂寞,因此總是在我一到教室就嘰嘰喳喳找我麻煩。

某日,有個六年級的學生平常太頑皮,會特意在校園閒晃或打球,玩夠了才來課後輔導,被我電了幾句,但接下來的對話卻讓大家啼笑皆非。


我:你晚到喔!今天又有什麼原因,說來聽聽?

學生Y:老師,我當值日生好嗎?你不要含水殺人

我:你說什麼?再說一次好嗎?同學!(太過震驚以至於我馬上翻了白眼)

學生Y:老師你……(低頭沉思三秒)喔我知道了!老師你不要含水噴人

我:……我沒有用口水噴你就不錯了!

全班立馬對他大吼:是含血噴人!!!


沒錯,成語的學習也是一個障礙,嗆師不成反被嗆。




甚至,連學習的單詞都有問題——

學生Y:老師!(基本上學生Y都是直呼我名諱,唉。)

ㄐㄧㄡ ㄐㄧㄡ ㄨㄛˇ(音同啾啾我),是什麼東西?

我:你又在說什麼啦!叫我揪揪你還是在學小鳥啾啾叫啊?

學生Y:不是啊!我在寫國語圈詞好嗎?老師你告訴我什麼意思我才要寫!

我望著學生Y自以為的表情忍不住又翻了個白眼。

正要跟他拿國語課本來看的時候,此時耳邊傳來班上國文小天使的聲音——

學生G:老師,你不要聽他亂講!

哪是ㄐㄧㄡ ㄐㄧㄡ 我!是瞅(ㄔㄡˇ)瞅(ㄔㄡˇ)我啦!都沒在上課!


全班又立馬在安靜的圖書館笑成一團。

當時的我覺得肩上擔子又更重了啊。




說實在的,有些人覺得家教老師時薪換算起來會超越一般上班族的時薪,但這可是指「上課」的時數,時薪雖高卻要包含你備課與通勤的時間成本以及費用(比如自製講義、交通費等等)。此時數內的耗腦程度可不亞於上班族,甚至我覺得還得加上與家長(某種程度上可說是客戶)社交的時間,相處熟稔了才能明白學生的思路與家長的教育方式與追求的目標(有的要求理解學習、培養興趣為優先,有的是成績導向,我接的案子都傾向前者)。


近來的學生是一名國中一年級男孩,身在資優班,大概是到了青春期,在教課的過程與我的對話大部分只有一個字,不然就是兩個字。


「剛剛教的聽得懂嗎?會不會太複雜?」

可。

「真的都懂?有問題就要問哦!」

可。

「上次的週考成績如何?有沒有需要檢討或疑問的地方?」

尚可。

我真的很想叫他立刻去買一杯可不可紅茶給我喝呢。


這種惜字如金的學生,但對學習卻不求甚解,但青春期的好勝心也不是開玩笑的,於是身為老師就要成為一個「搞嗨場子」、「話癆」的角色,才能去挖學生內心深處的癥結點。




【本日實戰之怪奇物語】


「剛剛提到唐朝詩人賀知章看過李白的詩作後,曾讚賞李白是從天上被貶降到人間的仙人,也就是『天上謫仙人』,因此後世又稱李白為『詩仙』。」我叮嚀著學生別只憑記憶,要做筆記才行。


過了幾分鐘後,回頭一瞥學生的字跡,背脊發涼久久不散。

「李白,被賀知章譽為『天上折先人』,後世又稱『詩仙』。」




而我往往教得愈多,卻愈見學生的根基不足之處,先撇開古典文學、現代散文,成語識不得幾個也情有可原,但是連日常用字都毫無概念,不禁開始思索著,為何科技發達、工具取得如此容易的時代,我指的是不用像我以前遇難字必須翻查字典,還得先知道這字是什麼部首或是讀音,現在有各種YouTuber分享讀書方式、Instagram上學生開啟讀書帳互相追蹤,還有雲端筆記共享平台,而在體制內的教學上也追求「多元化」等,然而學生的國文程度卻每況愈下?

閉著眼都能猜到的:缺乏文字閱讀量(無論紙本還是數媒)絕對是一個主因。

當然還有其他原因可待分析與觀察,就下回再記錄吧。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22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