乔木

中美故事。不党,不卖,不盲;独立,中立,直立。乔木,旅美学者。

“同志们辛苦了”该怎么翻译?

其实翻译成同志们,你们太累了(也该歇歇了),也挺好。阅兵太严肃、死板了,老是歪着脖、板着脸,不妨轻松一下。

中央编译出版社,2008年出了清华大学某位老师的著作《中俄国界东段学术史研究》,引用的资料里面,多次提到一位中国领导常凯申。

一般人莫名其妙,这是谁啊,怎么没听说过。再一看原文,其实就是从蒋介石先生的英译名Chiang Kai-shek,再翻译成中文的常凯申。

还有更离谱的。三联书店1998年出了北京大学几位教授翻译、校对的吉登斯名著《民族——国家与暴力》,其中有一段话:

“中国古代著名思想家门修斯说过:‘普天之下只有一个太阳,居于民众之上的也只有一个帝王’”。

一看门修斯就不像中国古人的名字,还是著名的思想家,就更没有听说过,古人也不会说那样的大白话。

查原文,门修斯(Mencius)就是孟子。那句话其实是孟子引述孔子的一句话:

“天无二日,民无二王”(《孟子•万章章句上》)。

如果原文出现孔子(Confucius),会不会翻译成“孔休斯”呢?

无独有偶,北方的清华北大翻译不辍,南方的大学也没闲着。南京大学出版社2006年出了法国思想家居伊•德波的《景观社会》,译文提到中国著名军事家“桑卒的《战争艺术》”,其实就是孙子(Sun Tzu)的《孙子兵法》。这个桑卒刚好与门修斯配对。

上海的复旦大学亦有贡献,该校社会科学高等研究院的学术网站上,2006年5月11日发布一篇文章,提到“施米特引用了中国诗人昆仑的诗句,来展望这种世界革命或战斗下的真正的政治的斗争和和平:把革命和战斗的火种当礼物,一把送给欧罗巴,一把送给美利坚,一把留给中国自己,这样和平才会来主宰世界。”

段尾还注明:“这是本人的翻译,未查到昆仑原诗”。

那么中国诗人昆仑到底是何方神圣?他的原诗又是什么呢?

明白人都看出来,就是毛泽东的《念奴娇•昆仑》:安得倚天抽宝剑,把汝裁为三截?一截遗欧,一截赠美,一截还东国。太平世界,环球同此凉热!

翻译作为技术活,除了“信达雅”即准确、通顺、有文采外,还是个知识活,需要熟悉文化、历史、政治、国情等,否则不光闹笑话,还会犯错误。但翻译最终是个语言活,熟悉两种语言的表达、结构、搭配,用心琢磨,才能出佳作。

中国进入电视时代后,1984年国庆35周年邓小平大阅兵,出现四句话:“同志们好!首长好! / 同志们辛苦了!为人民服务!”这几句话后来成为阅兵的标配,沿用至今。

新华社高级专家黎信说,当年对外报道发英文稿时,他作为把关人,发现值班编辑把“同志们辛苦了”翻译成You are (你们太累了)。

他当时给改为Good job(干得好)。这是个地道的英语表达,意思虽有了,但并不全面,特别是和后面的为人民服务(Serve the people)不太搭配。由于赶着发稿,就那么处理了。但是并不满意,一直在思考。

外国的阅兵并没有类似的问候、应答。但中国的既然有,就应该翻译出来。后来他终于想到更好的、符合当时场景、英语表达和搭配的翻译: 

Hello,comrades!
Hello,commander! 
Thanks for your service! 
We serve the people!

其实翻译成同志们,你们太累了(也该歇歇了),也挺好。阅兵太严肃、死板了,老是歪着脖、板着脸,不妨轻松一下。

(支持原创:paypal.me/qiaom 

美国一城市立法,十一要升五星红旗,怎整?

美国,一个女人,离家寻狗57天记

發布評論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