乔木

中美故事。不党,不卖,不盲;独立,中立,直立。乔木,旅美学者。

台湾对韩国,我挺韩国输,中华队加油

2019年11月世界棒球赛,中华台北队对垒韩国队,韩国瑜发帖:“今晚要出征,我挺韩国输,中华队加油!” 一语双关,巧用幽默。自嘲者自信,幽默者乐观。

自由无价钱,民主不免费

12月7日晚,美国华盛顿近郊的远东饭店,韩国瑜夫人李佳芬的助选欢迎会。这是她北美行的第一站,由国民党美东支部和韩国瑜美国后援会举办。

大厅里气氛热烈,摆了20多桌,约有200来人。参加了午餐会的客人说,中午在另外一个饭店,来了800多人,每位20美元。这次晚餐会每位50美元,居美的台湾朋友Joe订了两位,邀我一起来助兴。

餐间组织者来收费,其他人除了餐费,也有另外给韩国瑜竞选的捐助。Joe不久前回台探亲,已有捐款,此次就交了我们两人的餐费。自由无价钱,民主不免费。无论是美国还是台湾,竞选都是要花钱的。蔡英文在台上,可以利用执政党和官方机器的资源优势,在野的韩国瑜,只能依靠民间和选民,还要面对各种不利。

举个例子,大陆跑到澳大利亚的26岁的刑事犯王立强,为了申请政治庇护,自称是中共特工,在港台澳都执行过任务。最邪乎的是,他说为了干预台湾选举,2018年他持韩国护照赴台,给了韩国瑜2000万人民币政治献金,助其当选高雄市长。尽管被发现他出示的韩国护照是假的,台湾方面也说同期没有发现相关的出入境记录。这么大一笔钱,携带怎么过关,转账又不可能,如何接洽,都是孤证,韩国瑜也明确否认。但是媒体一炒作,惹你一身骚,没人负责任。

最有意思的是,王立强2019年4月到澳洲,11月自称良心发现,高调接受媒体采访,等待政治庇护审批,供出香港老板向心夫妇是他的上级。其实向心的资料网上都有,他们夫妇在王爆料后,照常去台湾办事。如果真有鬼,岂会自投罗网?

但因为对韩国瑜不利,民进党政府借口配合调查,禁止向氏离境。蔡英文再笼统说句“中共介入选举的意图非常明显”,就由你去猜吧。至于进展、证据、结果,等选举后再说吧。选举的策略就两种,自我表扬、抹黑对手。

此次欢迎会,大概只有我一个大陆人,无党无派、自我放逐的旅美学者。要是有类似王立强一样的人,会不会又指控我政治献金、介入选举?

其实我就三个目的:一是关心两岸局势、中美台关系;二是对台湾的竞选政治、选举文化感兴趣,看看热闹;三是台湾朋友请客,我还没有机会对等回请。

宴会期间,有美国的议员致辞,有台湾的侨领讲话,还有各种台湾风格的助选口号,一人领喊,众人呼应。其中闽南话“冻蒜、冻蒜”(当选)的口号,饶有趣味。

他们都是在美多年、事业有成的台湾人,也称台胞、华侨,有没有入美籍不清楚。不少人表示1月11日会回台投票。台湾的政策是,不管什么国籍、常居何处,只要保留台湾的户籍,就有投票权,也可以参加健保。在美出生的第二代,也可申请台湾户籍,回台投票。

台湾也讲“为人民服务”

印象深的是韩国瑜太太李佳芬的答谢讲话。1963年出生的她,曾任记者、电台主持人、三届云林县议员,现任私立学校的高管。国语温柔,娓娓道来,讲了韩国瑜的居家特点、做事风格。丈夫出来竞选,全家遭放大镜检视,自己的心境。开始的不解、不适,到后来的支持、尽力。她提到“国家认同”和“为人民服务”,我觉得又亲切又有趣,既是韩国瑜的竞选纲领,也是和我的共鸣之处。

中国国民党和台湾民进党的根本分歧,就是“国家认同”问题。民进党、蔡英文独立无胆,统一无心,建设无方,作为中华民国总统,却不愿领受,老用“这个国家、台湾”来模糊指代;用转型正义、意识形态纷争来掩盖国家认同。

而国民党认为国家就是中华民国(中共解读就是九二共识、一个中国),要发展两岸关系。韩国瑜更是在政见说明会上三呼中华民国万岁,政治上不接受一国两制,但经济上推动两岸交流和人员往来。

为此他出任高雄市长以来,为了招商引资,访问香港,会见中联办领导,向大陆释放经贸合作善意,但被斥为通共。

要说这是通共,那天下谁人不通共?中国作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经贸联系遍及全球,美国作为中国最大的贸易伙伴国,也是最大的通共国。可众所周知,中美政治上对立,战略上防范。

岛内外有人不喜欢国民党、韩国瑜,但肯定也有很多人支持,要不他怎么能在高雄逆转当选?国民党又怎么能在2018年的市县长选举中大获全胜,一举多得22席中的15席呢?

国民党的国家认同、一个中国,也符合我和许多人的认识。不管叫中什么什么国,只要有民主、有民生,就是理想的国家。

特别是像我和Joe这样的许多第一代海外华人,政治上或有差异,但主张经济上合作共赢,文化上同源共识。中华一家,都不希望武力统一,也看不到独立的可能。台湾或许不在乎大陆,但大陆肯定不会放手台湾,不管是中共,还是民间;不管是现在,还是民主化后。

李佳芬提到的“为人民服务”,让我熟悉又意外。两岸都有同样的提法,尽管依赖的制度不同,但民生显然都是关切的问题。台湾虽小,不能在实质上影响大陆,但社会转型的模式、民生保障的成就,在观念和发展方向上冲击着大陆,而大陆也在用改善民生争取民心。

比起已被大陆用滥的“为人民服务”,我更喜欢韩国瑜 “庶民政治”、“勿忘世上苦人多”的提法,草根、亲民。这和他的经历、风格有关,也是喜欢他的原因。

强悍亲民的“卖菜郎”

国民党中坚世代的马立强(马英九、朱立伦、胡志强),相比他们的清廉、儒雅但软弱,韩国瑜个性强悍,当年怒揍陈水扁,爱憎分明。

也不像民进党的蔡英文,富家女学而优则仕,蒙李登辉赏识,大学到政坛,职业政客,一条直线。在当总统前,没有基层经历和其他行业历练,讲话离不了稿,被称空心蔡。而韩国瑜当兵、上学、媒体、院校、政坛起落,经历颇多。

特别是任台北农产运销公司总经理期间,不贪不私,平抑菜价,体恤菜农,业绩口碑俱佳。民进党立委质询他,本来想让其难堪、去职,不料他应答有据,妙语连珠,人气爆棚。后被发配到民进党大本营的高雄,一人一枪,自生自灭。不曾想他深耕基层,走访选民,完成了不可能完成的任务,当选市长。

韩国瑜很少穿西装,总是衬衣,双袖挽起,话语通俗,“撸起袖子加油干”的样子。其实他在退伍之后,发愤考入东吴大学英文系,后又读了政治大学的研究生并做过大学老师。

但从政以来,韩国瑜亲民形象待人,自称卖菜郎,自嘲秃子。高雄竞选时“秃子跟着月亮走、我们跟着秃子走”的选民创意,帮他得分不少。他被民进党从“北农”卖菜郎的职位逼走后,却夺得高雄市长。民进党被讥,“抢了菜摊、丢了江山”。

韩国瑜不算庶民,也不是苦人,但他倡导民生优先的庶民政治,“勿忘天下苦人多”的慈悲情怀。面对台湾的政治纷争、族群撕裂、经济不振,用邓小平的话说,他不在意识形态问题上纠缠,发展才是硬道理;用习近平的话说,就是“清谈误国,实干兴邦”,他不和民进党人扯什么虚的理念、价值,都是实的口号。

竞选高雄市长时,他提出:货出得去,人进得来,高雄发大财。就任市长后,他推动基础设施建设,增加就业机会,提出“让(台)北漂青年回家”,走访果农,外联市场,促进贸易。

现在竞选总统,他首先明确对一个中国“中华民国”的认同,主张两岸交流,扩大经贸合作,提振台湾经济,这是审时度势,非常务实惠民的战略。

政治似江湖,换手如换刀

香港问题爆发以来,触动了台湾人敏感的政治神经,对韩国瑜选情不利。但香港表面上是民主问题,实际是由于对大陆的经贸优势不在,过分依赖地产、金融,房价高企,经济增长乏力,年轻人对现实不满,对未来忧虑,经济问题寻求政治的解决。

台湾现在也面临着相同的问题。过去提出“南下战略”,加强和东南亚的合作,走不通。后来民进党“反服贸”、蔡英文政府不承认“九二共识”,政经搅合在一起,问题更多。中国是经贸大国,全球都在和中国做生意,具有地缘优势和相同文化的台湾,却排斥大陆,有效性、战略性恐怕都难以持久。不说别的,大陆暂停个人自由行,对台湾的观光业打击就很大,难以替代。

如果台湾政策不当,经济提振乏力,岛内政治激化,对外迁怒大陆,现在香港的乱局又会在台湾上演。

只是少数香港人可以往台湾跑,2300万台湾人往哪跑呢?

而且夹在中美之间,台湾从来不是靠自己说了算。中美之间政治对立,但生意大做,来往不断,台湾又何必固步自封呢?明摆着,安全靠美国,经济离不了大陆,政治上靠自己。台湾经济换发新活力,人民更有钱,是守护政治价值更好的基础、给国家认同更强的信心,而不是相反。

面对蔡英文政府四年的首鼠两端,进退失据,难有作为,不妨换韩国瑜试试。政治似江湖,换手如换刀,快刀斩乱麻。

自嘲者自信,幽默者乐观

受香港问题影响,民调对韩国瑜不利。但自从川普当选、英国脱欧变来变去,民调就越来越不靠谱。网络有水军,民调被操控,最终还要选票说了算。

回到我开始参加的助选会,那些在美国的台湾人,人过中年,事业有成,对现状和未来有更为清晰的考虑。他们在网上并不活跃,但关心政治,珍视选票,看得更为长远。

韩国瑜的瑜,和输赢的输相像,有时被人调侃写成韩国输。曾有民进党议员发文“支持韩国输”,本来是想讽刺韩国瑜,但不仔细看,却是自乱阵营。

韩国瑜也敢于自嘲。2019年11月世界12强棒球赛期间,中华台北队对垒韩国队,韩国瑜发帖:“今晚要出征,我挺韩国输,中华队加油!” 一语双关,巧用幽默。

自嘲者自信,幽默者乐观。

1月11日的台湾有点冷,高雄奇迹能否重演?光头卖菜郎, “冻蒜”!

(支持原创:paypal.me/qiaom 

不管大陆台湾,国家国父只一个

美国一城市立法,十一要升五星红旗,怎整?

你们全家都是博士

發佈評論

看不過癮?

馬上加入全球最高質量華語創作社區,更多精彩文章與討論等著你。